◈ 第1章

第2章

季景川走上來,嗓音清冽:「念念。」
何以念平靜開口:「季先生,我們並不熟,你還是叫我何小姐的好。」
話落,季韓墨的車子便來了。
「念念,上車。」
何以念朝季景川說了聲「再見」,便打開車門做了進去。
季韓墨壓低身子,透過何以念這邊的車窗,對季景川說道:「哥,我們先走了。」
季景川眸色愈發冷沉,眼睜睜看着季韓墨和何以念驅車離開。
他想,等錄製綜藝的時候,他有三個月的時間慢慢和何以念玩。
但季韓墨的那聲『哥』,着實膈應了季景川許久。
身後的何向晚眼底輕閃,忽然說道。
「景川哥哥,念念和二少爺這麼親密,他們一定很相愛吧。」
季景川語調冷漠:「與你無關。」
何宅。
何以念看着在她到家不久跟回來的何向晚,臉色頓時一變。
何向晚臉上帶着不知名的笑,走到何以念面前開口:「念念,四哥買了你最愛吃的小餅乾,我們快去嘗嘗。」
剛踏進門的何以軒腳步一頓,皺了皺眉。
他沒有直接進去,等何以念上樓後,才進了門何向晚帶到書房。
何向晚不明所以,問道:「哥,怎麼了?」。
何以軒籌措了話術,緩緩開口:「向晚,大哥已經把奧藍國際的那套房子過戶到了你的名下,以後你就在那邊住。」
何向晚瞳色一震,喃喃問道:「四哥,為什麼?」
第29章「念念才回來……」「我聽四哥的。」
何向晚滿臉乖巧,打斷了何以軒的話。
何向晚答應的這麼輕鬆,何以軒也不由鬆了口氣。
次日。
何以軒和何以明便讓傭人把何向晚的東西搬出了何宅。
何以明見時間還早,便打算開車送何向晚過去。
何向晚恨恨地咬了咬牙,上了何以明的車。
……時間轉眼而過,很快就到了何以念出發錄製綜藝的這天。
幾個哥哥不放心,給她裝了好幾個好多東西,足足有四五個行李箱。
到機場過安檢託運行禮的時候,要不是有紅姐在旁邊幫她,她一個人真沒有辦法將這麼多行禮一個不落的帶上飛機。
飛機上,窗外的陽光太過刺眼。
何以念帶上墨鏡,閉着眼,靜靜靠在背椅上。
何以繼給她升了頭等艙,她登機的早,如今這裏面還只有她一個人。
不多時,空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季先生,這是您的位置。」
何以念驀然一緊,倏地睜開了眼,季景川修長的身影清晰映入眼帘。
她記得何以繼升頭等艙的時候,她還特意詢問了導演,季景川是不是其他嘉賓一起在商務艙。
導演說是,她才放心同意何以繼升艙的。
季景川在何以念身側位置坐下,面色淡淡。
何以念索性閉了眼不去看,以為這樣就能忽視季景川。
可不斷竄進鼻尖的清冽香水味,又在時時刻刻提醒着她季景川的存在。
季景川側眸看向拿後腦勺對着自己的何以念,眸色幽深。
方才和導演對接的時候,要不是導演一時說漏了嘴,他還不知道何以念升了頭等艙。
直到飛機落地,二人也一直沒有說話。
何以念去拿行禮的時候,驀然發現自己東西帶的最多。
沈穆見她一個女孩子,搬完自己的行禮後又轉身去幫她搬行李。
何以念見沈穆幫自己,忙說道:「謝謝。」
放完行禮回來的季景川看着殷勤的沈穆,眸色一沉。
他上前拉過何以念手上的行禮箱,朝導演組的車走去。
何以念心中一凜,疾步跟上小聲說了句:「謝謝。」
還要兩位女嘉賓要下午才能到,所以導演組只派了兩張車來接。
沈穆剛要邀請何以念同坐一輛車,卻被季景川搶了先。
「既然如此,何小姐那我們一輛車吧。」
何以念本想拒絕,可另外一位男嘉賓聽見季景川這麼說,便看向沈穆:「那我們一輛。」
如此,何以念也不好再說什麼。
車子一路穿過繁華熱鬧的城市中心,直奔海邊的中式小別墅而去。
在飛機上何以念已經睡了一覺,此刻再想用睡覺逃避已經不太可能。
坐在副駕駛上跟拍的攝影師看着鏡頭中男帥女靚的畫面,嘴角都要咧到耳後根了。
情不自禁之下,攝影師問了一句。
「季神,我能問一下,您為什麼要來參加我們這個綜藝嗎?」
這個問題,何以念也想知道答案。
季景川很有禮貌的笑了下,說道:「我想通過這個綜藝,找回曾屬於我的一樣東西。」
第30章話落,攝影師別有深意的『哦』了一聲,便不再開口。
何以念靠在車背上,睫毛輕顫,讓人看不清情緒。
……《平凡的生活》是天娛公司最新推出的慢生活綜藝。
讓來自四方的嘉賓共同在一個屋檐下生活三個月,用鏡頭記錄他們在這三個月的喜怒哀樂。
和當初《我獨自生活》有異曲同工之妙。
從他們進入小別墅那一刻起,錄製就已經正式開始了。
上次嘉賓見面後,導演覺得人太多,決定將節目分批次錄製。
此次節目錄製共有六位嘉賓,三位女嘉賓,分別是何以念,新人演員林涵和老牌影后季子雨;三位男嘉賓,娛樂圈大神季景川、實力小生沈穆以及男團愛豆肖霄。
上次問何以念樣貌問題的便是林涵。
節目錄製期間,大家所有的通訊設備都要上繳,如有其他需要,需向節目組申請。
別墅里共有四間房,意味着總要有兩個人睡一間房。
男嘉賓自然不用說,季景川一個人一間房。
女嘉賓這邊,何以念選了雙人間。
她如今也是一個新人,單人間自然是留給影后季子雨的。
何以念的行禮是季景川搬上樓的,沈穆和肖霄本想幫忙,季景川卻說他們兩個人一間房要收拾的地方很多,讓他們先去收拾。
來回樓梯幾趟下來,季景川額間也冒了細汗。
何以念全程裝作沒看見,只在最後搬完時遞給了他一張紙巾。
「季先生,謝謝。」
季景川接過紙巾,嗓音低沉:「接下來還有三個月,你打算一直叫我季先生嗎?」
何以念抿了抿唇,大大方方回道:「我可以和他們一樣,叫你季神。」
季景川挑了挑眉,薄唇輕啟:「禮尚往來,以後我叫你念念。」
何以念一顫,低低道:「隨便。」
說罷,便轉身回了房收拾行李。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另外兩位女嘉賓也到了。
大家幫她們把行李搬上樓後,便去廚房準備晚餐。
節目組給他們提供了最基本的生活物資,但如果想要擁有更好的食材,則需要通過一些勞動或者遊戲來獲得。
廚房。
季景川身為前輩,大家自然是聽他的安排。
洗菜、切菜準備食材,幾個人做的是有模有樣,但季子雨和林涵下來後,廚房裡一下子就滿了。
季子雨是廚藝高手,佔據廚房一席之地。
同樣會做飯的季景川,也在發揮自己的魅力。
本來他是讓何以念給自己打下手,但林涵來了之後,便不動聲色的將何以念擠走了。
何以念看穿林涵的把戲,索性離開了廚房。
肖霄、沈穆見做菜插不進手,二人對視一眼,從旁邊拿了榨汁機,準備洗點水果給大家做果汁。
沈穆看見落單的何以念,便開口招呼道:「以念,一起來做果汁啊。」
肖霄晃了晃手中的榨汁機,同樣招呼道:「一起來啊。」
何以念想了想,也不能自己真的什麼都不幹,便走了過去。
她負責清洗水果,肖霄負責榨汁,沈穆負責將榨好的果汁用不同的杯子裝好。
幾個人一起做一件事,很容易就產生話題。
沈穆將洗好的杯子放在吧台上,忽然開口問道:「以念,你以前是做什麼的?」
何以念眸色閃了閃:「我之前在國外。」
三個人就這樣輕鬆的聊着天,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流逝。
何以念將洗好的水果放在吧台上,隨手扯了張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