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安幼顏腦子裡一片空白。
感情上,她和祝言風結婚後一直恩愛有加,不相信祝言風會變心。
可理智卻很難懷疑自己的算出來的卦不對。
祝言風坐在總裁椅里,薄唇抿成一條冰冷的直線。
辦公室內鴉雀無聲,靜的可怕。
阮楠身體僵硬,慌張鞠躬向安幼顏賠笑:「夫人真會說笑,我這種小人物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和溫總有親緣。」
說完,她逃也似的轉身離開。
祝言風立即起身,握住安幼顏掐訣的指尖:「微微,你這卦錯的實在太離譜。」
「你知道的,我心裏只有你,怎麼可能會出軌?」自學卦開始,安幼顏就沒有算錯過。
如果不是入世嫁給祝言風,她會是天清觀最年輕的觀主。
可眼前的男人卻神色坦蕩,清澈的眼神中沒有一絲隱瞞。
第一次,安幼顏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她鬆開指尖掐好的決,低聲喃喃:「或許真的是我算錯了。」
祝言風緊擰的劍眉緩緩鬆開,溫柔的抱住她:「一定是我媽最近給你的壓力太大了,等我忙完這陣,就陪你去白玉山泡溫泉好不好?」
白玉山溫泉是祝言風不顧溫母的反對,花了上億盤下,為了安幼顏造的人工溫泉。
僅僅只是因為聽說那裡靈氣足,會對安幼顏的修行有幫助。
他說:「我以前窮過,錢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你出現之後,我就想把最重要的東西都送給你。」
是了。
祝言風這樣愛她,阮楠的孩子怎麼會和他有親緣?
況且當年下山時,安幼顏給自己種下了情蠱。
只要祝言風對別人動心,她就會忘記一件關於他的事情。
而剛剛提起孩子時,體內的情蠱安安靜靜並沒有發作。
安幼顏彎起唇角,柔聲應下:「好。」
見她重新展露笑顏,祝言風終於鬆了口氣。
下班時,安幼顏有事先離開。
不想一出門,就看見阮楠的座位空了,祝言風的助理程鋒睿正在收拾坐上的文件。
安幼顏心念一動,上前詢問:「這是在做什麼?」
程鋒睿冷着臉,畢恭畢敬的回答:「溫總說阮楠居心不良,必須開除處理。」
用了三年的秘書,祝言風說開就開。
可見心裏確實沒有阮楠。
安幼顏默默鬆了口氣,心裏的隔閡徹底散去。
接下來幾天。
祝言風夜夜都纏着她,鬧到天亮才肯罷休。
周末,出發去白玉山溫泉前,祝言風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急匆匆走了。
定好的溫泉之行,只能取消。
她的期待落空,索性接了王太太的邀約去她家看風水。
結束後,王太太拿出手給安幼顏機轉賬。
接着忽然看見什麼,試探的開口:「簡天師,您最近和溫總感情還好嗎?」
安幼顏不明所以:「什麼?」
「我跟你說,男人可一定要看緊了,不然像你家溫總這樣的,很容易就被外面那些小賤蹄子勾走的!」
說著,王太太把手機遞到安幼顏面前:「你看,我老公剛發過來的,說是在白玉山看見了你家溫總!」
安幼顏垂眸去看。
不料只一眼,就叫她怔在原地,渾身血液倒流。
照片上,她的丈夫祝言風,正和已經被開除的阮楠泡在她最愛的溫泉池子里,吻的難捨難分。
親密的接觸如刀刺進她的眼裡,寸寸剜開她的心。
早上祝言風爽約時的畫面如潮水湧上來。
他說公司的一個合同突然出了問題,他說做生意講究的誠信。
他還說溫泉什麼時候都能泡,下次一定好好陪她。
安幼顏現在還記得,男人說這話時眼裡的疼惜和歉疚。
甚至於祝言風走的時候還依依不捨,狠狠吻了吻她才離開。
安幼顏當時真的以為,是生意上的事情讓他不得不去。
哪裡能想到,是陪阮楠去了……
想着,心口突然湧上一股劇烈的疼,像是被毒蟲在不斷啃噬,腦子也彷彿被生生撕裂開。
痛意鑽心。
安幼顏霎時頭暈目眩,接着支撐不住,身體一軟倒在王太太客廳的沙發上。
暈過去的最後一秒。
她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體內的情蠱發作了。
祝言風真的愛上了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