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百越風雲錄 百越風雲錄第10章 香粉店女掌柜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百越風雲錄第9章 樟花零落遍前溪在線免費閱讀

百越風雲錄第10章 香粉店女掌柜在線免費閱讀

聽他如此一說,申式南知他定然也是好酒之人,且酒量不錯。

「與侯爺分別後,你去了哪裡?可有人證?羅大人請放心,我們只問案情有關的。」申式南按流程排查。

羅通沉思片刻後,決定實話實說,道:「我與都督僉事曹儉曹大人有約,我二人從申時喝到戌時,到昨日午後我都是昏沉的。此事曹大人可作證。」

「聽聞你前幾天收留了交趾匠戶?」申式南繼續詢問。

「是,我看他們挺可憐的,就動了惻隱之心,能幫一點是一點。是一家四口人,永樂爺命人從交趾帶來的,那一家人的家鄉,正是我就任過的清化府。後來朝廷棄置交趾布政司,他們一家日子更不好過。不過,昨天他們一家就去主家做工了。只說交趾同鄉介紹的,我也沒細問。」

羅通能考中進士,自然也是思維敏捷之人,索性把信息說全。

四人臨走時,羅通又道:「那匠戶提過,工部的姜一山姜大人對他們交趾同鄉有頗多關照,說不定姜大人知道的更多。姜大人是交趾人,曾在南京國子監讀過書。」

路上,胡觀提出疑問:「羅通有人證的話可信么?事情已經發生兩天,他竟然說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失蹤。」

申式南看向捕頭和周曆,二人微微點頭,周曆解釋道:「基本可信。他找都督僉事曹大人喝酒,是想讓曹大人舉薦他。」

說白了,他在一門心思跑官,不關注其他也就說得通了。

馮大人家不在官署附近,四人提上燈籠,騎馬走了一盞茶的時間才到。

此時已是戌時正,馮府五進的院落居然燈火輝煌,人聲鼎沸。這可是一品大員都不一定住得起的院落。

得到消息的馮大人親自將四人引進正堂會客廳,下人端來熱茶和糕點。

眾人落座,馮大人解釋道:「哎呀,各位大人,多有怠慢,多有怠慢,今晚剛好有個詩會,府上難免鬧騰了些。若不是各位大人公務在身,真想現在與諸位才俊攜手共醉。」

太僕寺管天下牧馬政令,太僕寺少卿那是參與朝議的堂堂正四品大員,在場的聯合辦案組成員,僅大理寺正周曆有品級,正六品。

順天府捕頭如果不是由通判兼任的話,也是沒有品級的。申式南和胡觀都是臨時抽調的檢校評事,吏部下文之前也是沒有品級的。

可這位據說姓名有些纖柔的馮阿敏馮大人倒好,把所有人都稱為大人,這在等級森嚴的大明朝,是難以想像的。

不得不說,這位特立獨行的馮大人實在叫人大開眼界。

申式南和順天府捕頭還好,沒有太多驚訝。周曆和胡觀卻驚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連稱:「下官慚愧,不敢當大人如此稱呼。」

申式南有些好奇:「馮大人,在下國子學太學生申式南。剛才匆匆遠觀一眼,見眾人都是年輕人打扮,冒昧請問,這是個什麼詩會?」

京中青年才俊,大半就在國子學,尤其申式南和商輅等好多太學生都是鄉試第一名,自是各個小有名氣。

按說,這樣的年輕人詩會,他不會沒得到邀請,是以有此一問。

馮大人臉現驚喜:「原來是式南兄,難怪如此丰神俊雅,今日一見,果然人如其名。你在府學大門題的長聯,端的是胸懷天下,大氣磅礴。更難得的是,磅礴奔騰的氣勢中,還有民生萬物和風細雨的清冽氣息。」

這評價夠高了!其餘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帶着羨慕和重新審視的驚訝。

申式南連忙起身行禮:「學生愧領馮大人高評!當時年少氣盛,同窗好友鼓動之下,純屬執筆胡鬧之作,現今想起一回,後背就要汗水打濕一回。」

他說的是實話,是真的汗顏,因為他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擬的那副長聯寫的是什麼了,更沒想到遠在京城的馮大人也知曉這事。於是自我安慰:李白就經常忘記自己寫過的詩。

馮大人擺擺手,哈哈笑道:「學其上,僅得其中;學其中,斯為下矣。年少氣盛好啊!氣不足,詩文難免軟趴趴,不值一讀。年少不氣盛,老來跟子孫吹牛都吹不響。」

申式南知道他引用的是《滄浪詩話》里嚴羽的論述,不由對這位馮大人的格局甚為心折。

馮阿敏笑罷回到正題:「府上今晚的詩會,是族中年輕人自己玩玩的,效仿的是李太白《春夜宴桃李園序》。不過,稍微擴大了一下,族中子弟母族那邊的年輕人也都來了。」

正事要緊,申式南連喝了兩口茶,問道:「馮大人,公務在身,打擾莫怪。前日,也就是十三日那天,柳侯爺是不是與你有約?」

馮阿敏一愣,道:「對,侯爺他找我談廣西馬匹的事。不過,約是約好了,但他沒來。」

「沒來?也就是說,前日午後你沒見過他?」申式南追問。

馮阿敏點頭「嗯」了一聲,有些不明所以。

「對方爽約,你就沒找他問個明白?」再次追問。

「我以為他先前說上門拜訪只是客套一番,也就沒往心裏去。」看了看老熟人劉捕頭,試探着問道:「侯爺他是遇到什麼事了嗎?」

見申式南點頭,順天府劉捕頭把柳溥失蹤一事簡單介紹了下。

馮阿敏端起茶盞,沉思了一番,道:「此前我就與他說過,不必來找我,征討蠻越是朝廷大事,湖廣都司要的馬匹,我這裡肯定只多不少。」

涉及案情,公對公的事,他沒必要隱瞞。柳溥掌征蠻大將軍印,以總兵官督湖廣都司,這事卷宗里有介紹,四人皆知,不算機密。

輕啜一口香茗,馮阿敏又補充道:「這幾日,我連襟在府上小住,過幾日他便要遠赴播州宣慰司任宣慰同知。我連襟是杭州府錢塘縣大族,久在貴州承宣布政司任職,此番又要舉家赴任,我便告假三日,每日與三五好友歡飲,是以沒關心外界。」

涉案問詢的話是要記錄在案的,他收起了平日洒脫不羈的談吐風格。

談話間,申式南突覺尿意襲來,兩腿不由自主夾緊。馮阿敏眼光老辣,叫來下人帶他去茅廁。

馮府院落有水榭亭台五六處,茅廁有點遠。路上,前面引路的馮府下人,突然被後面奔來的一個少女推開,下人不敢說話,只是低頭退讓。

申式南全身心對抗尿意,只看到一個水紅身影風風火火一晃而過,頓感一陣好笑,心想也不知道是誰,比我還急。

申式南帶着釋放後的快意走出茅廁,剛才引路的下人已不見。心想可能是馮府夜宴,人手緊張之故,也就沒在意。

四處觀望一番,憑着來時記憶尋找返回北廳的路。哪知走了一段後發現四周完全陌生,連路旁掛着的燈籠都沒有了。

只怪剛才緊忍尿意,沒太記路,不得已返回茅廁附近的岔路口,重新走另一條道。

行止間穿過一片竹林,連廊十步開外的花圃處人影綽約,申式南止步望去,只見那個水紅身影悄悄走向一個似曾相識的背影。

水紅身影靠近後,嬌呼起來:「噫誒,樟落姐姐,你怎麼在這兒?」是十五六歲少女的聲音,清脆如枝頭黃鶯鳴叫。

紅衣少女隨即聲音放低,嘻嘻笑道:「哦,躲在這思念心上人呢!誰啊?不會是今天給你腰牌那位公子吧?」說著伸手去呵痒痒。

沒有意料中的笑鬧,只有一聲輕嘆,隨後是淡淡吐出的兩個字:「別鬧。」

紅衣少女意識到不對勁,不再嬉鬧,靜靜地陪着。沉默了一會兒,少女忍不住道:「我說樟落姐姐,你思念申公子那就思念你的唄,可別把我家海棠花都摘光了。」

被叫做樟落姐姐的少女停下摘花瓣的手,兩人無言,默默看着眼前的海棠花。

「真是那位國子監的申公子啊?」先前說話的紅衣少女似是意有不甘,一心只想得到姐姐的確認。

興許是因為國子監去年才改名國子學,紅衣少女還是習慣叫以前的名字。

半晌,才有個聲音輕輕說道:「你說,腰牌要怎麼還給他?」

這回輪到紅衣少女不說話了,她找了塊石頭坐下,左手支起下巴,喃喃說道:「驚覺相思不露,原來只因已入骨。唉,可憐的我,什麼時候才能遇到讓我相思入骨的人呢?」

兩人各想心事,遠處呼喝聲不止,真真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就在這時,一聲咳嗽響起,有男子腳步聲靠近。背影少女不動聲色,依舊默默看着眼前的海棠花。

紅衣少女卻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直獃獃看着來人,同時右手指不停地點姐姐的細腰。

「在下太學生申式南……」聽到聲音的背影少女肩頭一激,迅捷轉身。

兩人四目相對,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表姐叫錢樟落,香樟的樟,落花的落。公子是怎麼找到我家的?」反應過來的紅衣少女很快進入紅娘角色。

「啊……我在大理寺做檢校評事,是臨時的。剛才與其他同僚一起來,他們在北廳談話。」他不得不解釋一下,大明朝真有檢校這個官職,而他的這個檢校評事跟唐朝的檢校千牛衛大將軍一樣,屬於臨時代理的官職。

他代理完了要回去考進士,有的人代理完了會轉為正式官職。

「北廳?我爹爹也在?」紅衣少女追問。

「如果馮阿敏馮大人是你爹爹的話,那麼,他也在北廳。」申式南道。

兩女聽得一笑,紅衣少女道:「公子說話真有意思。我叫馮苞苞,我找我爹去。」

走了六七步,她轉身問:「談的是公務?」

「公務。」點頭給她一個肯定。

「那我先去詩會。」說著蹦蹦跳跳走了。

「白水汪汪滿稻畦,樟花零落遍前溪。你的名字真有意境,我碰巧讀過宋朝的這兩句詩。不過,不記得作者是誰了。」馮苞苞走遠後,申式南沒話找話。

錢樟落淺淺一笑,眼中閃過一道光:「不記得才正常,說明你盡想着江村美景了。」知道自己名字由來的不多,眼前「碰巧」有一位。

「前樟後楝是江南庭院一貫的風格,莫非你老家是江南一帶的?」水到渠成的小小試探。

「對啊,我小時候在錢塘江邊長大,不過,十來歲又隨我爹爹到了貴州布政司。」錢樟落道。

錢塘?貴州布政司?聽到這幾個字,頓時想起馮阿敏的話,接着又想起馮苞苞喊她表姐,申式南恍然大悟,猛地一拍腦門,道:「我怎麼這麼笨!你爹爹和馮大人是連襟?」

錢樟落吃了一驚,問道:「是呢。你怎麼知道的?」

也不知誰開的頭,兩人肩並肩走在了院里的花徑小道上。

申式南眼神暗淡下來,道:「馮大人剛剛提起過。」稍稍思考後,他是鼓起勇氣,停步看向她,緩緩問道:「這麼說,過幾天你也要動身去播州宣慰司?」

他停步時,錢樟落自然而然同步停身。她也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不由呆了一下:「我……」

是啊,她這一走,兩人可就再難有機會見面了。

「我會去找你的。等明年春天我考完會試,我也要去南方任職。」申式南突然又開心起來,激動地說道:「我的名字出自《詩經》,王命申伯,式是南邦。我相信我可以的。」

錢樟落也笑了起來,不過,她是想到了其他,有了自己的決定。

「今天公務在身,同僚還在等着。我得走了,明天後天,我再來看……看看馮大人。」有了計較之後,申式南痛快做出決定。他得用心儘快查完案子,好一心一意準備考試。

「嗯。公務要緊,你去吧。我這一久都會跟表妹在一起。」錢樟落淺淺一笑,頓了頓又道:「腰牌我沒帶在身上,過幾日再還你。」

看着申式南走遠,她從袖裡摸出那枚國子學腰牌,手指輕撫申式南三字。呆立片刻後,滿心歡喜向詩會人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