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百越風雲錄 百越風雲錄第2章 六歲女孩和通天都不服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百越風雲錄第1章 有個凡人不想成仙在線免費閱讀

百越風雲錄第2章 六歲女孩和通天都不服在線免費閱讀

峨眉道場,一童子來報:「菩薩,九天玄女使者求見。」

普賢沉吟道:「九天玄女久不問三界事,今日到此,不知所為何事。快快有請。」

須臾,一凡間葯家女打扮的少女來到,淡然施禮:「普賢,昔日我家娘娘自望潮居士處得一寶物,此事三界皆知。日前寶物不慎走失,聽聞下界碧雞寺在追蹤一隻花面狸,恐有所傷,特此稟告菩薩得知。」

普賢聽言,慌道:「紫蕺仙子所說的寶物,可是望潮居士煉化的九變墨斗?」

被喚作紫蕺仙子的少女道:「正是。」隨即笑道:「怎麼?莫非如來想要用紫金缽與它硬碰硬?」

普賢道:「仙子切莫說笑。傳聞九變墨斗每次變化都會釋放致幻氣息,唯有九天娘娘和紫蕺仙子能辨識其真身。倘若此花面狸果真是九變墨斗所幻化,我佛門弟子危矣。仙子慢走不送,我須即刻稟報佛祖。」

自普賢的光明山出來後不多時,太白金星急駕祥雲,遠遠喊道:「紫蕺仙子,等等,等等……我是西方太白金星……」

待太白金星來到近前,紫蕺笑道:「喲,好你個太白,你來作甚?你這天庭的知制誥,口口聲聲自稱西方太白金星,又助老君給那猴兒弄了個弼馬溫的官兒,你說說,你到底是玉帝的人,還是如來的人?又或者是三清的人?」

太白金星臉不紅,心不跳,道:「仙子莫要取笑。玉帝乃三界之主,普天之下……」

「行了,行了,不想聽你廢話。」紫蕺打斷他,問:「說吧,你又想誆我何事?先聲明啊,娘娘已經很久不問三界事。」

太白金星再次一揖,道:「正因娘娘不問三界事,才敢勞煩仙子。天庭建立後,將那諸子百家得力之人盡皆授予仙籙,如今三界仙佛已達百萬之數,可王母的蟠桃、老君的丹藥和鎮元子的人蔘果終究有限……」

紫蕺不耐煩道:「絮絮叨叨的,說人話不會么?我這還有急事要辦。這事要是耽誤了,你天庭在人間的權知人曹官巍寶山的道士們可就要倒霉了。」

太白金星尤自辯道:「巍寶山的道士不是人曹官……」

紫蕺哼道:「遮遮掩掩,真不要臉,魏徵都死了那麼久了。說不說?不說拉倒,我可走了。」

太白金星一咬牙,道:「天庭需要一位人曹官,哦,不對,說錯了,需要一位御史,能上天,能查案,能斬仙的御史。」

「呵,找王母求蟠桃的仙官多起來了?」紫蕺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隨即詫異問道:「你要找御史也問不着我啊,我隨娘娘隱居三界外已萬年,如今三界內也沒有熟人啊。」

「玉帝托通天在人間尋到一凡人,可通天又說,一是時候未到,二是他推測出此人不願為仙。」太白金星苦着臉道。

「通天?當年三教籤押封神榜,通天被玉帝坑那麼慘,還願意幫他?奇了怪了。然後呢?」紫蕺覺得莫名其妙。

「此凡人與紫蘇有緣。」太白金星小心翼翼道。

「紫蘇雖是我妹,可她自小拜在我師叔黎山老母門下。當初她下界與那梁山伯相識,殉情後魂魄找到我師叔,說願意忘掉記憶,在人間生生世世為凡人。師叔念她情思至深,便求得女媧娘娘用無上法力,破例准她在人間生生世世為凡人,做賢妻良母。」一念至此,紫蕺不由傷感萬分。

隨即作無奈狀,道:「她已經不記得我。而且,連她自己都不願意為仙,還怎麼可能說動別人成仙?」

「玉帝知你偶爾下界陪她,相信你一定有辦法。」太白金星說完,告辭駕雲而去。

紫蕺按住雲頭,心下沉思:九天玄女和黎山老母雖已歸隱三界外,不問三界事,可自己偷偷摸摸去到凡間,終究是違反了不得私自下界的天條。玉帝老兒留了一個人情,這個忙看來不幫也得幫了。

卻說下界凡間,滇池邊梁王山上,一位上唇有黑痣的白衣人收起寶劍,得意洋洋道:「師兄,看,我又斬殺了一隻妖,是楔尾綠鳩精。這扁毛畜生不過區區五百年道行,就敢跟我巍寶山搶奪那寶……妖物,害得我從碧雞山追到這梁王山。」

被稱作師兄的那人也一身白衣,只見他不屑地嘴角一撇,冷哼道:「為了四千九百年的修為,果真什麼披毛戴角濕化卵生之輩都跳出來了。」

「師兄,你說咱們擒獲那妖物,真的能增加四千九百年修為嗎?聽說它本是一株三七,嘖嘖,運氣真好,靠天地靈氣就能積攢出四千九百年修為。」黑痣男子問。

「肯定假不了,這是土地神偵查到的。每個地界都有一個土地神,土地神的情報能力,普天之下無人能出其右。聽說,當年唐僧師徒取經路上,吃唐僧肉能長生不老的情報,就是土地神搞到的。」師兄一副無所不知的神情。

「而且,西山碧雞寺也已經得到情報,那妖物變成一隻果子狸,往翠湖那邊逃走。」師兄又補充道:「他們佛門管果子狸叫花面狸。快走,我們也趕過去,不能讓碧雞寺搶先得手了。」

傍晚時分,翠湖東面十餘里的己岩村炊煙裊裊。

「老四,回家吃飯……」村裡有人大聲呼喊。

「誒,來啦!」村外李樹上正在摘果子的一位十歲男孩應道。

「秋桂,吃飯啦……」沒多久,村裡又有人高喊。

樹下正準備背起細腰籃的一個十一歲女孩,聽到後應了一聲。

「中節哥,為什麼你也沒爹爹喊你回家吃飯?」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奶聲奶氣地問。

樹上摘果子的男孩聽到這,手一滑,「砰」一聲摔在地上。

樹上掉下來的男孩顧不得喊疼,拖着崴傷的腳,一把拉起小女孩,催促道:「趙加淅,你不懂別亂說話。快走,快走,回家吃飯。」

其餘幾位小孩也急急忙忙背上籃子,一溜煙跑了,邊跑邊喊:「中節,我們先回了哈。」

被小女孩喊作「中節哥」的,是一位看上去九歲左右的男孩。等人走光了,他隨手摺了一根枝條敲打樹榦,口中喃喃自語:「爹爹?我爹爹在哪呢?」

回答他的,是三四頭鼻子拱地的豬,一邊哼哼,一邊大口搶吃掉在地上剛才幾個小孩不要了的李子。不知道又是誰家的豬跑出來了。

「喂,小孩,有沒有見過果子狸?」正在想心事的男孩被一聲喝問驚了一下。轉頭看到兩名三十多歲的白衣男子和一個十七八歲的黑衣小和尚。

「沒看到。」見對方沒禮貌,他也沒好氣。

「奇怪,明明那妖物的氣息剛剛還在這附近出現過。」剛才問話的白衣黑痣男子自言自語道。

「阿彌陀佛,看來小僧與這天地靈寶是無緣了。小僧這就回去請大師兄出馬。」黑衣小和尚說完轉身走了。

「師弟,今日天色已晚,咱們也走吧。明日再來。」另一名白衣男子道。

三人走後,男孩突然發現樹下有個豬食盆,之前的三四頭豬向著遠處的幾畝菜地一路拱去。想了想,男孩拖上豬食盆也回家了。

還有五天,就是大明宣德七年的除夕。儘管已是深冬臘月,雲南布政司大部分地區依舊陽光和煦,溫暖宜人。

行人極少穿襖,走累的,身上有重物的,都熱得只好脫去外面的衫,只着裡衣。

下了官道,再走二里路就到家了。柳寡婦託了托背上的竹籃,把剛擦過汗水的手巾疊了疊,墊在腰後被竹籃硌到的地方。

柳寡婦微微胖,怕熱,尤其這才日中剛過,未時出頭。進城一趟,好不容易把過年要用的買齊,裝了實實在在一籃。再累再熱,柳寡婦也是一大早出門時的直袖短衫穿得嚴嚴實實。

正走着,身後「嘚嘚」聲響靠近,柳寡婦回頭去看,一老道騎着小毛驢晃晃悠悠走來。老道兩手空空,雙眼微閉,雙腳全在毛驢右側。

柳寡婦暗自奇怪,這老道居然不拿拂塵。又見他兩隻腳這樣晃蕩,柳寡婦一陣擔心,怕他一個騎不穩摔下來。

怕驚了毛驢摔壞老道,柳寡婦索性停步,讓毛驢先過去。毛驢經過身旁時,老道突然睜眼看向柳寡婦。

猛然間被老道注視,柳寡婦瞬間收回眼中的擔憂,微微低頭,心中卻變得更好奇:莫非他是神仙?他看我的眼光竟然讓我感覺,像小時候拿着冰糖葫蘆在桃花林中與爹爹做遊戲。

柳寡婦的爹爹本是應天府羽林左衛一員,作為皇帝親軍卻因緣隨傅友德、藍玉、沐英大軍南征,之後以軍功留在雲南,娶妻成家,中年得女。

柳寡婦小時候最開心的事,就是能吃到爹爹親手做的冰糖葫蘆。

「吁……」還在出神的柳寡婦,差點被馬蹄聲和騎馬人的呼聲驚着。

官道上跑馬不稀奇,可眼前這兩匹卻是在官道進村的小路路口遠遠就慢下來,一番張望後拐進小路,朝着老道和柳寡婦二人走來,看樣子也是要進村。

馬上是二位白衣男子,身背長劍,年紀約莫三十來歲。

馬比毛驢快,趕上二人的兩位白衣男子沒理會老道,其中上唇鼻邊有痣的男子肆無忌憚,似笑非笑地盯着柳寡婦上下打量。

儘管背着竹籃,但顯然竹籃遮蓋不了柳寡婦的裊娜身段與俊俏臉蛋。黑痣男子的無禮掃視,柳寡婦只作不見,不喜不怒,落落大方抬步往前走。

「小娘子,若是走累了,可否到我馬上來歇息?」黑痣男子不依不饒,意圖挑逗。

「師弟,正事要緊。」已經走到前頭的白衣男子年級稍長,回過頭對黑痣男子說。語氣怪異,聽不出是提醒還是呵斥,又或者兼而有之,說完目光掃向柳寡婦,情不自禁「噫」了一聲。

感受到異樣的柳寡婦凜然不懼,迎着對方目光輕輕仰頭,與騎在馬上的白衣男子對視,卻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滿滿的驚訝與疑惑。

好在白衣男子也沒多想,只是招呼師弟催馬快行,黑痣男子悻悻跟上。

整個過程,騎驢老道始終微閉雙眼,不緊不慢走着,偶爾拿起葫蘆小抿一口,也不知道喝的是酒還是茶,反正除了一股奇怪的花香,柳寡婦啥味也沒聞到。

靠近村口時,柳寡婦遠遠看到一群熟悉的人圍着自家院牆吵吵鬧鬧。不遠處一棵老樹下,一中年灰衣僧人席地而坐,似是在口誦真經,對村民的吵鬧充耳不聞。

顧不上思考為什麼今天村裡來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陌生人,柳寡婦急忙衝到自家門前,放下籃子。

「你可回來了。」幾個婦女圍上來,七嘴八舌說了好半天,柳寡婦這才明白髮生了什麼。

柳寡婦滿臉不信打開自家院門,果然看到滿院黑壓壓一片,全是一模一樣躺倒的大肥豬,時不時哼哼一聲。

除了左邊院門剛好能推開,整個院子就沒有落腳的地方,右扇院門也推不開,因為躺着一隻大肥豬。農村的院牆一般不比人高,通常是剛好擋住眼睛那麼高。東北向院牆被擠倒一段,幾個村民站在邊上議論紛紛。

柳寡婦張大嘴巴,兩手微微顫抖,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完全不敢相信,明明自己只養了一頭豬,怎麼現在滿院子都是大肥豬了?

「二嬸,二嬸,我數過啦,一共有五十頭豬。二嬸發財啦!發財啦……」柳寡婦失神之際,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站在倒塌一半的院牆上,腰纏青藤,手揮木劍,興奮地大聲喊叫。

木劍男孩喊完就跳下半高院牆,木劍隨手繫到腰上,一左一右牽了兩個年紀更小的孩子,繞過院牆跑到柳寡婦跟前。正是昨晚村外摘李子的其中三人。

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女孩五六歲,男孩六七歲的樣子。兩個小孩鬆開木劍男孩的手,輕輕抓着柳寡婦的衣角喊媽媽。

柳寡婦茫然地伸手摸了摸一雙兒女的頭,眼睛卻還是沒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