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池流月魏昶希 第2章_安幽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話落,病房裡好一陣寂靜。
  池流月死死攥緊手,不知多久才開口:「你現在應該很後悔和我做朋友吧。」
  魏昶希眉心緊擰:「為什麼這麼說?」
  池流月深吸了口氣:「因為那天我提起曾經的約定,不是玩笑,是因為我喜歡你。」
  「我是個自私的人,我打算利用自己的病讓你可憐我,和我在一起。」
  「我這樣卑劣……」
  魏昶希陡然打斷她:「池流月,你為什麼要這樣貶低自己?」
  「如果你真的自私,我說要結婚時你就會直接答應。」
  池流月瞳孔微顫,心也跟着一震。
  卻還是嘴硬的用最壞的想法形容自己:「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欲擒故縱?看,你現在不就又來找我了。」
  「別說了!」魏昶希站起身,比剛才更慍怒,「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這一句話,讓池流月的眼淚奪眶而出。
  夠了。
  至少她暗戀的十年也並非什麼都沒得到,魏昶希了解她,不曾誤會她。
  這就夠了。
  魏昶希看着她的眼淚,心裏那點情緒也煙消雲散。
  他放輕語氣:「小瑜,只要你好好治病,我什麼都答應你。」
  「我們是朋友。」
  池流月呼吸一滯,心像被生生剜了個洞。
  其實她很早就明白魏昶希的意思了。
  他們是朋友。
  哪怕她提出結婚,他答應了,也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因為友情!
  但池流月不想把自己變得那麼不堪。6
  她抬手擦去眼角眼淚:「我的確還有個願望。」
  「馬上就是我三十歲的生日了,你幫我再辦個生日宴吧。」
  「還有陳佳霓,你把她也帶來吧,我病了這麼久,還沒機會正式認識她呢。」
  魏昶希有些遲疑:「你……」
  池流月目光認真:「知正,我真的就這一個願望了。」
  魏昶希薄唇輕抿。
  沉默片刻,他點點頭:「好,我答應你。」
  說完,他幫她掖了一下被角,才轉身離開。
  他不知道,池流月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落下眼淚。
  他也不知道,就在今天上午檢查時,醫生告訴池流月——
  她的癌細胞擴散了。
  一旦擴散,沒必要再繼續治療。
  所以護士才會讓池流月叫個人來照顧自己。
  滿打滿算,她剩下的日子,應該正好夠她過完生日。
  池流月抬手捂住臉,卻止不住熱淚順着臉頰滑落。
  ……
  病後的日子過的很快,轉眼便到了池流月的生日。
  生日宴的地方選在一處山清水秀的莊園。
  兩人的共同朋友都來了,一個個走上前來祝賀:「小瑜,生日快樂。」
  池流月不能喝酒,用橙汁謝過。
  最後看見了站在一旁的陳佳霓。
  原本沒幾個人認識她,可看見她脖子上的那塊佛牌,也就都知道她和魏昶希的關係了。
  池流月也看見了。
  那是她永遠都無法擁有的,專屬於魏昶希的愛。
  她遏制住心頭的酸澀,拉了一下身旁的魏昶希:「陳醫生在這不認識幾個人,我有這麼多人陪,你去陪她吧。」
  魏昶希拿着酒杯的手指微蜷:「你沒問題?」
  池流月笑着否認:「這麼多人能有什麼問題?行了,快去吧。」
  魏昶希還有些猶豫,但看着一個人形單影隻的陳佳霓,終究還是走了過去。
  生日宴很快熱鬧起來。
  池流月強撐着精神和幾個朋友閑聊,目光卻一直落在不遠處的魏昶希和陳佳霓身上。
  兩人有說有笑,看上去就像天生該在一起。
  這樣就好,能有人陪着他過完下半生,她就算死也瞑目了。
  「來來來,十二點了,壽星該切蛋糕啦!」
  有朋友突然喊了一聲。
  池流月轉頭看去,就瞧見推着蛋糕車朝自己走來的魏昶希。
  他身旁,還跟着陳佳霓。
  郎才女貌,真的很般配。
  比病秧子般的自己,合適多了。
  池流月想着,眼底閃過很多情緒。
  最後,她慢慢站起身,走到了他們面前。
  眾目睽睽下,池流月從隨身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項鏈盒,遞給了魏昶希。
  「知正,去告白吧!」
  「正好趁今天我還有力氣,能祝福你和陳醫生天長地久,百年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