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池流月魏昶希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池流月瞳孔驟縮,耳旁像炸開了似的嗡鳴。
  她不敢相信這竟然是自己親媽說的話。
  而在看見合同最後面弟弟已經簽好的名字,池流月雙手開始止不住地抖起來。
  分不清是氣的還是因為病。
  柯母被她這樣嚇到,卻還不忘說:「你看你現在哪能自理?把字簽了,媽天天來照顧你……」
  話沒說完,病房的門突然被推開。
  緊接着一道冰冷聲音響起:「用不着您,小瑜我會照顧。」
  池流月驟然轉頭看去。
  只見魏昶希站在門口,臉色冷沉得嚇人。
  他怎麼來了?
  池流月來不及想清楚,魏昶希就走了進來。
  他把手裡餐盒放在池流月面前,順手拿走那份合同,然後看向柯母:「柯阿姨,天色不早了,我送您出去。」
  柯母目的沒得逞,還有些不甘心。
  但見魏昶希神情冰冷,不免害怕,起身離開。
  不料剛走到門口,魏昶希又叫住她:「對了柯阿姨,上次您借的三十萬說十天就還,明天最後一天,別忘了。」
  柯母莫名打了個顫,也顧不上其他,連忙走了。
  池流月聽着,覺得魏昶希這句話像是要給她出氣一樣。
  可又不敢自作多情。
  而這時她才看清,魏昶希帶來的餐盒是之前每天護士給她買的那家。
  她一下就明白了過來,這些日子魏昶希表面上沒來,卻一直關注自己。
  不然今天也不會這麼恰好出現。
  出神間,魏昶希關上門,走回到病床邊坐下:「你沒跟我說過,你家裡對你這樣。」
  聞言,池流月心臟像被撞了下,說不清是什麼情緒。
  「說了又有什麼用?」她扯了扯嘴角,卻怎麼也笑不出來,「重男輕女是治不好的病,也不能說他們一點不愛我,只是更愛弟弟而已。」
  魏昶希皺起眉,將那合同撕了扔進垃圾桶。
  池流月看着他動作,掐緊手心保持理智,怕自己又沉溺他的好:「上次不是說好,別再管我了嗎?」
  魏昶希默了瞬,開口卻說:「小瑜,白潛告訴我他來找過你的事了……」
  聽見這話,池流月心頭狠狠一震。
  他既然知道這件事,是不是也知道自己喜歡他的事了?
  魏昶希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自顧自往下說:「抱歉,我不知道那晚會讓他們誤解,我提出結婚只是想你有牽掛,能好好治病活下去。」
  池流月思緒混亂,怕繼續聊下去,有很多事都會戳破。
  她打斷道:「你沒必要為了我委屈自己。」
  說完,就低頭拆開了餐盒一口口吃起來。
  因為化療,她能吃的越來越少,可此時卻吃得越來越快,好像這樣就能逃避什麼。
  魏昶希越看越擔心,伸手去奪她的筷子:「夠了,別吃了。」
  「池流月!」
  手心一空,池流月的心好像也空了。
  她緩緩抬頭,看着魏昶希明顯慍怒的臉,忍着胃裡翻湧將最後一口咽下。
  再開口時眼眶發酸,嗓音更嘶啞。
  帶着一點破罐子破摔的絕望。
  「魏昶希,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歡你了?」
  魏昶希一頓,眼神複雜地點了點頭:「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