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寧曦華看着眼前兩個面無表情盯着她的黑衣侍衛,和那個長相惑人卻冷的掉渣一看就惹不起的白衣男子,心裏慌的一批。

救命!

請問在兇殺現場撞破兇手拋屍該怎麼破!

在線等!急!

會急死人的那種!真死那種!

………

時間倒回到四個時辰前。

「郡主,上船吧。」

「好。」

寧曦華回頭再望了眼她待了三年的猗州,在婢女松依的催促下轉身登上了眼前這條回京的客船。

寧曦華是三年前來到猗州的,也是三年前來到這本書里的。

是的,她穿書了。

彼時寧曦華還是在等錄取通知的准大學生,假期無聊時她隨手翻開了一本名叫《太子妃甜寵日記》的瑪麗蘇小說。

這本小說主要是講身為庶女的女主和身為皇子的男主相識相愛,最終突破重重阻礙,有情人終成眷屬。

中間當然少不了各種誤會與狗血齊飛,虐身虐心的老套橋段。

令寧曦華印象深刻的是,這本小說里居然有個和她同名的惡毒反派女配,因為痴戀男主,各種使壞陷害女主,卻屢屢反向助攻了男女主感情升溫。

寧曦華沒想到她頭一天晚上還在吐槽這小說里的糟心女配,第二天醒來就穿成了女配本配。

她穿過來的時候,前身已經一哭二鬧三上吊,逼得她的父親寧王同意了和男主的親事,第二天便準備向聖上請求賜婚。

寧曦華簡直愁得一個腦袋兩個大,這女配和男主訂婚後就一直在男女主之間攪天攪地,沒幾年就一命嗚呼了啊。

她可不想摻和男女主之間的虐戀情深,何況還要搭上她自己的小命。

寧曦華略一思索,立刻決定乾脆一走了之。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於是她第一時間抱着寧王大腿,跟寧王哭着喊着說她反悔不嫁了。

並且為了表示不嫁男主的決心,她毅然決然向她父王提出了回族地猗州生活幾年的要求,還美其名曰,休養身心。

寧王半信半疑,拗不過她,最後還是同意送她回了猗州。

本以為小丫頭一時興起,待不了多久便會鬧着要回來,沒想到倒是在猗州住的樂不思蜀,一待就是三年。

寧曦華的確是樂不思蜀,猗州身處江南,山清水秀,風景宜人,加之她身份又高,整個猗州也沒幾個不開眼的敢得罪她。

祖宅里的老太太和堂兄妹們更是把她當個寶似的捧着,日子過的那叫一個舒心。

更重要的是,原書的情節基本都在京城展開,她在猗州這三年,壓根連男女主的面都沒見到。

這次回京,實在是她躲不過去了。

原書里今年太子就會因病逝世,男主在寧王的扶持下在第二年就順利登上了太子之位。而男主剛被立儲不久,原身就去世了。

至於死因……

寧曦華想起原書的描寫,和腦中的記憶,眼中一寒。

已經躲了三年,事關性命,她實在是不敢再躺平了。

雖然她跟男主沒有定成親,寧王也沒有像原書一樣扶持男主。但她擔心主角光芒太強大,事情發展還是會照着書中的情節走下去。

要是她還不回京做點什麼,等男主被立為太子,萬一再被直接賜婚,她這條小命也不知道還能保幾天。

此次回京,也因為寧王催的緊了。

她穿過來的時候原身才將將14歲,而她今年,已經17了。

像寧曦華這樣17歲連親都還沒定的,實在是少之又少。

即使寧曦華貴為郡主,也難逃悠悠眾口,不用她父王催促,猗州的老太太都恨不得把她打包送回京城了。

而身為寧王唯一的嫡女,有封號、有封地的越曦郡主,她的親事也必不可能在小小的猗州便能定的下來。

在寧王和老太太的再三催促下,她才終於登上了回京的客船。

本來她父王想派人專門護送她回來,她卻懶得興師動眾。

再加上回來走的又是水路,幾乎沒有水匪之流,安全的很。於是她便只帶着松依和幾個老宅的護衛,便踏上了歸途。

上船的時候,猗州還飄着濛濛細雨,松依一手為她撐着傘,一手小心的為她提起裙擺,避免被地上的水漬沾濕。

寧曦華抬眼望着碼頭遠處被煙雨模糊了天水界限的江面,難得有些多愁善感,總覺得這就像是這次回京後,她模糊的命運。

她嘆了口氣。

算了,淡定,想太多也沒用,兵來將擋吧。

四個時辰後,寧曦華就淡定不下來了。

她預想過回京後可能遭遇的各種曲折,但萬萬沒想到這曲折從船上就開始了。

她更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暈!船!了!

當初來猗州的時候走的陸路,這次為了圖方便選了水路,但她沒想到原身居然會暈船!

寧曦華垮白着一張臉,捂着胸口從床上坐了起來。

下午剛開船的時候她就暈船了,松依又是生薑又是膏藥的伺候她,但對她這幅嬌貴的身體半點作用都沒,該噁心噁心,該頭暈頭暈。

最後沒有辦法,只能強迫自己睡覺,睡著了總沒感覺了吧。

這下可好,半夜醒來再也睡不着了,人呆在封閉昏暗的房間里好像暈的更厲害了。

寧曦華實在受不住下了床,坐在桌邊給自己倒了杯水,看着杯子里晃蕩的水卻覺得更噁心了。

她索性藉著窗外的月光,摸索着套上了外裳,又披上了披風,也沒叫醒松依,一個人出了房門。

雨已經停了,初春的江面還是很冷的,江風一陣陣刮過寧曦華的臉龐,刺激的她瞬間裹緊了身上的白貂披風。

一輪明月高懸,在江面上灑下粼粼波光,客船帶起的浪花聲,更映襯着四下萬籟俱寂。

除了月光,便是不遠處船艙房檐上一點微弱的燭光搖曳,燈火在甲板上投下了一小片光亮。

她呼着江面吹來的冷風,風中夾雜着雨後潮濕又清新的水汽,終於讓她胸口的噁心感被壓下去了一點。

「撲通」。

落水聲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明顯,寧曦華還在到處張望時,又一聲撲通傳來。

這次她終於藉著月光看清了聲音的來源。在甲板的另一頭,有兩個身穿黑色侍衛服的人將一個等人高的麻袋丟進了江里。

顯然剛剛第一次落水聲也是這麼來的。

視力極好的她甚至在麻袋丟下去的一瞬間看到了從裏面滴下來的暗紅色液體。

好傢夥,這是作案現場?

月黑風高夜,殺人滅跡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