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寧曦華轉頭向身後跟來的嬤嬤看了眼,嬤嬤們秒懂她的意思。

其中一個嬤嬤衝上去就朝這個叫紅釀的小丫鬟臉上甩了一巴掌,力道之大,聲音之清脆,讓寧曦華心裏都下意識一抖。

「哪來的賤婢,也敢對郡主無禮!」

這一巴掌一下就把林夢璃和紅釀兩個人都抽懵了。

紅釀還沒反應過來,另一個嬤嬤就眼疾手快,一下子踹上了她膝蓋,讓她跪倒在地,同時兩個嬤嬤一起上來把紅釀死死壓住不讓她掙扎。

不愧是寧王府出來的人,這下手真的是快准狠,紅釀的半邊臉已經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捂着臉被壓在地上動都動不了,只能害怕的嗚咽出聲。

林夢璃這回是真的快哭了,不是委屈的,是快被氣哭了。

紅釀是她的貼身大丫鬟,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寧曦華這一巴掌,跟打在她臉上有什麼區別?

「郡主您這,是我唐突,紅釀何錯之有?」林夢璃氣的渾身發抖。

「敢對當朝郡主大呼小叫,這叫何錯之有?沒有把她扭送府衙都是郡主仁慈。要是林小姐有意見,我看還是送去府衙,要京兆尹審一審才好。」

松依在一旁說道,對這對主僕很是厭惡。三年前她們就讓郡主吃了不少暗虧,奈何郡主都是嘴上逞能,從未真的對她們如何。

現在不一樣了,郡主長大了,早就不是從前那個看似任性,實則心軟的小姑娘了。現在的郡主,若是真任性起來,整個猗州都拿她沒辦法,可不會讓這倆人討了便宜還賣乖。

林夢璃暗恨,世家小姐間明爭暗鬥太平常了,哪有上來就甩人巴掌還扭送府衙的!

剛剛還以為寧曦華變了,現在看來她是變了,變得比從前更囂張跋扈了!居然一點臉面都不要,她難道不怕傳出去壞了閨譽嗎?

「是紅釀之過,望郡主看在她護主心切,饒過她這次。」

林夢璃只能低頭服軟。

本來是想讓寧曦華在靈山寺惹出亂子的,但沒成想到她如此膽大。她的貼身丫鬟要是被送了府衙,無論是何原因,她的名聲也會跟着受損,她可不能陪着寧曦華髮瘋。

「看來林府下人規矩不怎麼樣,但倒是都挺忠心的。」寧曦華看了眼腳下,紅釀已經不哭了,但仍是捂着臉驚恐地看着她。

「還望林小姐回府後將下人好生調教,不然下次,可能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了。」寧曦華臉上掛着笑,漫不經心道。

其實她在心裏給自己瘋狂鼓掌,瞧瞧,這才是惡毒女配該有的樣子。想壞她聲譽,那她就拖着小白花一起,看看誰比誰瘋。

她好歹一個郡主,小白花還沒成為太子妃呢,派一個丫鬟就敢硬剛,這不是妥妥上來送人頭?女主前期都這麼沒腦子的嗎?還是原身以前太好欺負了?

「還不謝過郡主?」林夢璃咬牙對紅釀說道。

紅釀還在抖,聽到自家主子發話趕緊磕頭,「謝郡主寬恕」。

寧曦華示意嬤嬤鬆手。小白花一副隱忍的模樣,謝過她後就帶着自己忠心的好丫鬟匆匆告退了。

旁邊的松依覺得大快人心:「這對主僕成天哭哭啼啼的,總一副郡主欺負了她們的模樣,今兒可算是出了口惡氣,還是郡主厲害。」

寧曦華則繼續欣賞着她剛染好的手指甲,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也不算厲害,不過就是這次真欺負了他們一回罷了。」

松依聞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嗔怪的看着自家郡主。

身後嬤嬤們也是一笑,看向寧曦華的眼神更加慈愛了。都說虎父無犬女,郡主如今的模樣,大氣沉穩,通身貴氣,真真襯得起寧王府的門楣。

門邊一直等候的小沙彌也有些忍俊不禁,他剛剛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惹禍上身。

今日觀這越曦郡主,倒不像傳聞中的刁蠻任性,很是大方磊落,頗有些將門兒女的風骨。反觀外界風評一直很好的林小姐,對比之下倒落了下乘。

小沙彌瞧着時間差不多了,估摸着慧苦大師之前的客人應該已經離開,便準備引着寧曦華去見慧苦大師。

寧曦華跟着他穿過雕花門,一抬頭便看見一青衣男子站在門後。

見她看過來,那人微微點頭致意,眉目如水,氣質清冷。端的是清風朗月,眼裡卻意味深長。

寧曦華愣了一下,這不是之前船上遇見的白衣男子么?

當時下船的時候她心裏就有些忐忑,怕看見這人殺人滅口的事會引來什麼後患。

但等這回真的再遇上了,她心裏的石頭反倒是落地了。

這人都能在靈山寺亂竄了,皇親貴戚、高官顯貴的身份肯定是跑不了了。看這樣子估計以後在京城裡也難免有交集。

鹹魚曦表示,反正也躲不過去,還談什麼後患,哎,隨意吧。

不過這人今天倒是和之前見到的有些不一樣。要不是那張臉還是像那晚月光下一樣驚艷,寧曦華差點沒認出來。

怎麼說呢,臉還是那張臉,但整個人給她的感覺卻變了。

那晚這人一身白衣,神情冰冷,有種目無神佛,唯我獨尊的危險和冷漠。

而現在眼前這人,雖然眉目俊朗,但面色蒼白。一襲單薄的青衣,更添羸弱之感。總體上讓人覺得這是個舉止高貴,溫潤如玉的文弱公子。

寧曦華不由腹誹,喲,小夥子還有兩幅面孔呢。

不過這人難不成剛剛一直就站在這偷聽?也不出個聲,神出鬼沒的。

寧曦華倒是不在意剛剛和林夢璃的小插曲有沒有被人看到,但看着眼前這人意味深長的眼神還是有些不自在,總覺得這人在算計她什麼。

她又想起船上那晚這人看她跟看死物似的眼神,脖子不由一緊。這人應該是個大佬,剛不過,溜了溜了。

領路的小沙彌也沒料到有人,向這施主雙手合十拜了一下後就示意寧曦華跟着他走。

寧曦華也匆匆朝着這人方向敷衍地點了點頭,然後頭也不回地就跟着小沙彌穿過了迴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