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告密

第2章 被抓

大德三年

正是山陽國百姓最難熬的一年。

這一年,山陽國北方多地爆發了蝗災,水澇等自然災難,許多農田顆粒無收,再加上邊境上戰事不斷,山陽國王室耽於享樂,對民間疾苦視而不見,無數百姓流離失所,苦不堪言。

一些地方百姓餓到啃食樹皮和觀音土,有甚者易子而食。

在天災和人禍的雙重打擊下,許多人踏上了向南的逃荒之路。

豐城

山陽國南部最繁華的幾座重鎮之一。

和北方貧瘠的黃土地不同,這裡遍布着肥沃的黑土,數百年來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過着富足的生活。

在城南的一座土地廟前,一群衣衫襤褸,乞丐裝扮的少年聚在一起,正秘密商議着什麼。

只聽其中幾個少年七嘴八舌地說著什麼。

「易雲,你真的決定這樣做么?要是被野狗和禿鷹知道了,非把你的腿打斷不可。」

「野狗和禿鷹是豐城有名的地頭蛇,他們手下有着一二十號身強體壯的打手,要是真的出了事,咱們兄弟可不是他們的對手。」

「沒錯,我們現在雖然被他們控制着,但是風吹不着,日晒不着。雖然做叫花子不怎麼好看,但總能吃上一餐飽飯。家裡的鄉親父老都被活活餓死了,我們離開這裡還能去哪裡?」

「沒錯,我聽說前幾天,有個其他地方來的傢伙想要逃走,被野狗把手筋腳筋都挑了,現在還在城北門口爬着要飯呢。你可不要想不開啊。」

一群蓬頭垢面的小叫花子當中,一個目光堅毅,面孔略帶冷峻的少年,看着幾個畏手畏腳的同鄉,心中有些失落。

他知道這些曾經和自己共患難的兄弟們,如今已經沒有了反抗的勇氣。

少年名叫易雲,本是山陽國北方人士。

因為家鄉爆發了饑荒,為了能夠活命,父母以一袋子糙米的價格,把他賣給了城裡的富戶為奴。

但是,少年天生就是個倔強脾氣,他常聽村裡的教書先生說,三百六十行,乞丐和奴隸是最低賤的。

干這兩行的都是賤籍,連結婚生子的權利都沒有。

即使生下來的孩子,也擺脫不了做奴,做乞丐的命運。

易雲不恨自己的父母,他知道父母也是沒有辦法才這樣做。

在他之前,三哥和八妹也都被父母賣了,換成了救命的口糧。

後來,一夥山賊闖進城裡,把富戶一家都點了天燈,易雲趁亂和逃荒的難民一起離開了家鄉。

他沒有選擇回家,因為他知道,即使回去了,也有可能被再次賣掉換成口糧。

為了和命運抗爭,易雲和幾個同鄉的少年結伴,在山陽國各地�傅昭寧��轉數年。

在去年春天,易雲和夥伴們來到豐城。

可是他們剛一進城,就被當地的一夥地痞給控制住了。

那伙地痞通過威逼利誘,讓他們沿街乞討,並把乞討得來的絕大部分錢財都收為己用,只留下一部分供他們吃喝。

易雲省吃儉用,積蓄了一整年,總算攢下來一些盤纏。

他聽人說,豐城再往南走,就是山陽國的王城,那裡的環境要好一些,說不定能找到一份活計來養活自己。

就在今天,他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幾個要好的兄弟。

沒想到幾人竟然是這種態度。

易雲沉聲道:「我不管你們怎麼想,但是我一定要離開這裡,我不想一輩子做乞丐,也不想自己的子孫後代做乞丐。你們既然不肯跟我走,我也不強求。咱兄弟就此散了吧。」

說罷,易雲起身朝城外走去,只留下幾人愣在原地。

「季安,我們要不要跟着易雲一起走?」一個黃臉少年有些動搖了。

那名叫季安的,是一個皮膚黝黑,身材高高瘦瘦的少年,只見他眉頭緊蹙,蹲在地上思量半天,一咬牙終於做下決定。

「我們走。」

身邊幾個少年紛紛向他投去不解的目光。

「季安,咱們去哪裡?」

只聽季安斬釘截鐵道:「去找野狗和禿鷹。」

「啊!」

幾人驚愕莫名。

「季安,為什麼要這麼做?易雲可是我們最好的兄弟啊。你忘了,幾年前,咱們幾個身患痢疾,要不是他到處找草藥,日夜照顧我們。咱們幾個早就成了亂葬崗里的白骨了。」

季安目光沉沉,咬牙切齒道:「你說的沒錯。可是要讓野狗和禿鷹知道,我們知情不報,到時候免不了一頓毒打。我這樣做也是為了兄弟們着想。你們要是不願意去,就跟着他走吧。」

幾個少年紛紛耷拉着腦袋,卻是不敢再說什麼,只好跟在季安身後。

一處民宅里,一夥彪形大漢正打着赤膊,在屋子裡觥籌交錯,忽然門外晃晃悠悠走進來一個醉醺醺的懶漢。

只聽那人說道:「野狗大哥,城南那伙剛來的小乞丐,說是有事情找你。」

八仙桌前,一個胸前長滿黑色絨毛,面目醜陋,鼻子向上翹起,好像野狗成精的一個漢子,正摟着一個身材婀娜的煙花女子尋歡,口中罵罵咧咧道:「讓那群兔崽子進來吧?」

那醉醺醺的大漢推開門,朝外喊道:「兔崽子們,野狗大哥讓你們進來。」

接着,幾個瘦弱的身影靠着門邊,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

看着八仙桌上的雞鴨魚肉,幾個小乞丐忍不住咽了幾口吐沫。

可是看到野狗那副兇惡的模樣,一個個把脖子縮進衣服里,只是低頭不語。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在這裡攪擾老子的雅興。」見野狗發話,懶漢也催促道:「麻溜點的,小心老子錘死你們這群臭要飯的。」

其中一個高個子少年試探性地抬起頭,近乎諂媚道:「野狗大哥,我的一個同鄉說是不願再受你的擺布,說是要離開豐城。我們幾個聽說了,就趕緊來告訴你和禿鷹大哥。」

「是易雲那小子吧。」野狗身後,一個身材極其魁梧,長着一隻鷹鉤鼻子的漢子,一手拿着羊腿,一手拿着短刃匕首,冷冷地呵斥道:「你們既然知道他想逃跑,為什麼不及時制止,反而跑到我這裡來邀功。我聽說他好像還救過你們的命?」

那高個少年聞言,立刻趴在地上奉承道:「易雲雖然救過我們的命,可是和野狗大哥,禿鷹大哥對我們的恩情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我願誓死追隨兩位大哥,為你們鞍前馬後,像對待自己親生父母一樣。」

季安腰躬的跟個蝦米似的,態度極其謙卑,只是他的心中卻是另外一番打算。

他沒有易雲的骨氣,但也不想一輩子屈居人下。

他早就看出易雲想要逃走。

所以,他便想藉著告發易雲,從而得到野狗和禿鷹的信任。

「砰!」

正當季安心中竊喜之時,一隻大腳直接把他給踢飛了出去。

只聽見禿鷹惡狠狠地說道:「出來混的講的就是一個義氣,像你這樣忘恩負義的傢伙,也想做老子的兒子,你還不配。來人,給我往死里打。」

野狗見狀,對着另外幾個前來告密,被嚇得不知所措的少年,罵道:「你們他媽的是聾了,還是瞎了,沒聽見禿鷹大哥說的話么?給我往死里打。」

幾人被一番呵斥,立時醒悟過來,對着那名叫季安的少年,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直打的鮮血四濺,哀嚎連天。

過了一陣,那叫季安的少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禿鷹把羊腿隨手丟在地上,然後用衣襟擦了擦手裡的匕首,同時對着幾個少年道:「去和我一起去把那小子抓回來。要是追不回來,就把你們的手筋腳筋都挑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