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被抓

第3章 賈府

距離豐城外一二十里的地方,易雲背着一大包袱的乾糧,氣喘吁吁地走在崎嶇的山路上。

他之所以選擇密林中的羊腸小道,而不是林外的陽關大道,是害怕被野狗那伙地痞無賴給追上。

那些傢伙為了防止手下的乞丐逃走,專門養了幾匹駿馬。

一旦發現有人逃跑,不消一盞茶的功夫,就能把人抓回來。

駿馬的腳力驚人,普通人就算是累死也不可能比馬跑得快。

「呼!」

易雲半靠在一截枯死的樹根,從包袱里取出一塊大餅嚼了起來,背着十幾斤的乾糧,在高低起伏的山林里行走,實在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想起來,他只有十二歲,前幾年的逃荒的生涯,讓他的身體嚴重營養不良。

相比其他少年,易雲的身材更加瘦小,四肢也顯得孱弱無力。

當作出逃跑的決定後,易雲也猶豫了許久。

畢竟,前往王城的路少說也有幾百里,路途中充滿了坎坷。

但是,相比前路的渺茫,易雲更願意去嘗試一下。

因為他相信,總有一天自己能出人頭地。

正當易雲閉目養神之際,林子里突然傳來一聲虎嘯,整個山谷響徹回蕩。

「怎麼可能?這裡怎麼會有老虎?」

易雲立刻變得緊張起來,要知道他不過剛走了一二十里路,離豐城也沒有多遠。

按理說,這地方不可能有老虎出沒,就算有也早應該被官府的人給抓走了。

但凡事都有例外,出於安全地考慮,易雲決定冒險往官路上靠靠。畢竟那裡人多。

在這山裡要是遇到猛虎,自己的小命多半就交代在這了。

易雲剛靠近官路,就見幾匹駿馬疾馳而來,馬背上的正是野狗和禿鷹,還有他們的幾名手下。

在他們身後,還有幾個人影被拴在馬尾上,拖在地上前行,沿途發出凄厲的哀嚎。

易雲見狀連忙蹲在草叢裡,被嚇得不敢動彈。

此刻他心中天人交戰,一邊是對野狗等人的畏懼,一邊是對好兄弟的擔憂。

「野狗怎麼會那麼快發現我逃跑了?還有那幾個傢伙怎麼會被野狗這樣折磨?難道有人告密?不可能,他們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怎麼會出賣我呢?」

易雲心如亂麻,不知到底該如何是好。

「現在出去,恐怕也救不了他們幾個。說不定我還會被抓回去,挑斷手筋腳筋,永遠當個廢�傅昭寧�。不如委屈他們幾個,野狗還指着他們賺錢呢,未必就會殺了他們。」

易雲打定主意,他決定先避過風頭,等野狗幾人離去,再動身前往王城。

反正他身上帶的有乾糧,在山裡十天半個月都能挺過去。只是可憐了幾個兄弟。

「汪!汪!」

易雲不知從哪裡聽到幾聲犬吠,心中頓覺不妙,「這些挨千刀的竟養的還有獵犬!」

另外一邊,官道上,野狗和禿鷹等人翻身下馬,放開手中那條通體漆黑的獵犬。

韁繩鬆開,那條細犬張牙舞爪地朝路邊的野草中撲了過來。

易雲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道如旋風般地黑色身影便朝他撲了過來,那充滿腥臭之氣地血盆大口嚇得他魂不附體。

近乎是出於本能,易雲想要往旁邊翻身躲藏。

可是,下一刻他只覺得身子一輕,一隻大手便扼住他的脖頸,如同拎小雞似的,把他懸在半空。

易雲掙扎着看向那人,正是一身橫肉的野狗,只見他張開滿口黃牙,反手就是兩巴掌,直打得易雲眼冒金星。

「小王八蛋,跑的還挺快。要不是你這幾個好兄弟告密,還真被你給跑了。」

易雲被扼住脖頸,漲紅着臉問道:「你說什麼?」

「老子說,要不是你這幾個好兄弟告密,還真讓你給逃跑了。其中那個叫季安的還想藉此上位,真是痴人說夢。」

禿鷹嘿嘿一笑道:「小子你犯了大忌諱,我現在把你的手筋腳筋挑斷,這樣你以後就不會長着腿亂跑了。」說著抽出匕首欺身上前。

易雲竭盡全力掙扎,卻根本無法掙脫野狗強勁有力的大手。

他的目光瞥向路邊那幾道縮成一團的身影,心中再無半點憐憫,有的只是深深地絕望和後悔。

「是我輕信了小人,難道這就是我的命么?」

正當易雲萬念俱灰之時,遠處傳來一陣陣鑼鼓喧囂之聲。

野狗和禿鷹等人循聲望去。

只見一個極盡奢華的車隊映入眼帘。

車隊的最前方,兩隊身着土黃色短打的壯丁,抬着銅製的鑼鼓在前開道。

一輛輛由四匹馬拉着的馬車浩浩蕩蕩緊隨其後,左右步行的隨從多達數百人,每過一處必定鳴鑼敲鼓。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車隊便來到野狗和禿鷹的馬匹跟前。

只聽一聲悶雷般的聲音響起。

「元城賈府在此,哪個不長眼的攔在路上。」

兩個平日里飛揚跋扈的地頭蛇聞言連忙鬆開易雲,一路小跑到車隊跟前。

只見他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口中不停地叩地求饒。

「小的有眼無珠,擋住了賈府的車駕,還請太公饒命。」

兩個地痞離開後,易雲終於得以喘息,他循聲望去,只見車隊驀然停在原地後,一個豹頭環眼的昂藏大漢,好似一隻雄鷹一般,從車隊深處凌空飛奔,來到車隊前方。

「原來是你們兩個不成器的狗才,又在這裡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那人說話雄渾有力,一字一句如奔雷炸響。

野狗和禿鷹堆着笑臉說道:「洪大總管,小的無意衝撞太公,還請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饒我們一條狗命。」

「饒你們也不難,只需你們答應我一件事即可。」

禿鷹諂媚道:「大總管儘管吩咐。」

「三日內,幫我湊夠三十二個不滿十六歲的童子,記住要手腳齊全,身體健康的,要是做不到,你們就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小的明白。」

「那就好,速速讓開,不然太公要不耐煩了。」

野狗和禿鷹連忙招呼手下,把馬匹拉到路邊,待車隊離去許久,這才從地上站起身來。

野狗站起身後,神色一變,對身邊的禿鷹低聲說道:「大哥,距離上次才過去三年,比之前整整提前了兩年,而且這次人數比之前還要多?難道太公的病又加重了。」

禿鷹做了個手勢表示噤聲,左右環顧一番,同樣低聲回應道:「太公的事不要多問,若是被人聽到半句閑言碎語,你我全家都要跟着陪葬。」

野狗噤若寒蟬,他轉頭看向地上的易雲,問道:「這小子該怎麼辦?」

禿鷹沉吟一番後,說道:「這小子正好用來湊數,還有那幾個傢伙,給他們敷些金創葯也用來湊數。」

說著招呼手下,帶着易雲等人返回了豐城。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