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賈府

第4章 書院

三日後

易雲身着一身錦衣,坐在裝飾豪華地馬車裡,望着漸漸遠去的雄偉城郭,心中感慨萬千。

短短數日之內,他的命運竟然發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轉變。

易雲至今記得半日前。

野狗和禿鷹把包括他在內的三十多名少年,送到豐城一座深不知幾許莊園內。

莊園內的健婦不管三七二十一,跟剝玉米似的,把他們這些半大小子脫得一絲不掛,然後扔進裝滿熱水的木桶里洗了又洗,等洗漱完之後又給他們換上乾淨舒適的棉衣。

再然後,他們分別被趕進一輛輛馬車內。

馬車內,幾個鼻青臉腫的少年向易雲靠過來,低垂着頭說道:「易雲,是我們對不起你,不然你就不會被野狗他們抓住,害你差點被挑斷手筋腳筋。」

易雲回首,面露微笑,淡然地說道:「這件事不怪你們,都是因為季安的慫恿。對了季安呢?」

一個少年有些頹喪地說道:「他因為傷的太重,沒辦法來,被野狗和禿鷹送到城外的破廟去了。」

「不過看他的樣子,這輩子都只能做個廢人了。」

幾個少年表面上感慨萬千,卻絲毫不提季安究竟是如何傷的。

易雲也不多問,只是洒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今後還是好兄弟,這件事就此揭過吧。」

幾人見易雲神色自若,也都舒了口氣,畢竟以後他們還有許多指望對方的地方。

易雲轉過臉向車外望去,心中思索道:「我之前偷聽村裡的楊秀才講書,他說「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背叛這種事情,只要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而且永遠不會停止。這些人沒有阻止季安去通風報信,就已經說明他們和季安是一樣的。只不過季安太急躁了,不善於遮掩。這些人實際上比季安更可惡。對待他們只能利用,不可深交。」

這一次被人背叛的經歷深深重創了易雲,但同時也讓他的心智變得更加成熟。

馬車在路上行駛了半日,等到夜幕降臨,終於停了下來。

在一處地勢開闊的空地上,許多身手矯健的家丁和僕人,迅速安營紮寨,不多時一座座帳篷便拔地而起。

其中最**的地方,是一頂佔地極大的皮質帳篷,四周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

等到弦月升起,營地亮起一堆堆篝火。

不知過了多久,一名衣着華麗的中年男子帶着幾名僕從拎着食盒來到易雲等人所在的馬車前。

「太公說了,讓你們用過飯後,到帳篷里去見他。」

這些乞丐出身的少年,在見到食盒中精美的食物後,紛紛兩眼直冒精光,一個個蜂擁而上去搶奪食物,甚至有人因此大打出手。

要不是僕從說食物管夠,這些人非要較量一番不可。

前來送飯的僕從不禁掩面嗤笑,有人暗地裡笑罵了一聲,餓死鬼。

那中年男子見易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於是上前問道:「你為什麼不和他們一起就餐?難道是食物不合口?」

易雲拱手作揖,對中年男子行了一禮,道:「這位大老爺,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搭救我等,還有敢問大老爺口中的太公是誰?」

中年男子撫須而笑,解釋道:「你這小叫花子倒是和他們不同。不瞞你說,我不是什麼大老爺,我只是賈府的一個管家,你可以叫吳管家。至於我口中的太公,則是元城賈府的主人,掌握整個山陽國所有製藥買賣,號稱家財萬貫,富可敵國的賈思道,賈大善人。」

易云:「敢問吳管家,賈太公為什麼要救我們?」

吳管家停頓了一下,似笑非笑道:「這件事也算不上什麼秘密,告訴你也無妨。」

「我們家太公膝下有十二女一子,其中小少爺是太公的老來子,生來柔弱多病,曾有高人卜卦,說他活不過十六歲。」

「為了破解這個詛咒,我家太公請了十位佛法高深的老僧,做了一場名為百子千福的法事,為小少爺祈福。」

「為了向佛祖表示誠意,我家太公承諾收養一千名義子,並撫養到能夠自食其力為止。」

「在你們之前,我家太公已經收養了九百六十八個義子,加上你們三十二個剛好一千個。」

原本正大快朵頤的少年聞言,紛紛獃滯下來,有的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麼?要收我們為義子?」

「這世界上還有這種好事。」

「那是不是說,我們從今往後,就是人上人了。以後無論到哪,都有僕人伺候,還有花不完的銀子。」

吳管家咳嗽了一聲,眼中流露出鄙夷的神色,他打斷眾人的遐想,說道:「我家太公說過,他不想你們成為那種好逸惡勞的人。他希望你們都能有一技之長,能夠自己養活自己,並成家立業。」

「我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除了要飯什麼都不會,該怎麼養活自己?」一個樣貌憨厚的少年提出疑問。

吳管家道:「這個你們不用擔心。我家太公在元城修建了一座巨大的書院,在你們能夠自食其力之前,會由書院的先生教授你們知識,還有謀生的手藝。」

「當然,在此期間,你們不需要花費一分錢,所有的開銷都由賈府承擔,而且你們每人每月還能領到五十兩的月俸。」

「五十兩。」

眾人聞言,一個個驚得膛目結舌,打死他們也不敢這樣想。

「我們要一年飯,都不一定能要到三十兩銀子。現在一個月什麼都不幹,就給我們五十兩。這簡直就是活菩薩在世啊。」

「太公真是菩薩心腸。」

在一片讚譽聲中,易雲卻覺得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天上怎麼可能掉餡餅。這裏面肯定有古怪!」

……

等到眾人飽餐一頓後,吳管家領着眾人來到位於**的那頂皮質帳篷前。

在經過護衛層層查驗後,易雲等人終於來到帳篷內部。

帳篷裏面的裝飾非常簡單,只有幾扇屏風,和一張木榻,地面上鋪着一層柔軟的鹿皮,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一名鶴髮雞皮,身材佝僂,臉上長滿銅錢大小斑紋的老者正襟危坐在木榻之上。

他那渾濁的瞳孔,從每一名少年身上一一掃過。

眼神中潛藏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當目光掃過自身的時候,易雲心中產生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那感覺就像是老虎口中的綿羊一般軟弱無力。

「很好!」

「洪總管,每人賞他們一粒金珠。」

老者話音落下,一個昂藏八尺有餘的壯漢,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他單手端着一個玉石托盤,盤中放着一粒粒鴿卵大的金珠,上面鑲嵌着許多寶石。

這樣一顆金珠少說也值二三百兩銀子。

在吳管家的示意下,易雲等人各自取了一枚,然後齊齊向賈太公致謝。

「有些事情,吳管家應該已經和你們說過了,我便不再多說了。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賈某人的義子。從今往後賈府上下都要對你們恭敬有加。」

眾人紛紛躬身,面露感激之色,大聲喊道:「願為義父效犬馬之勞。」

當然,這些話都是吳管家事先安排好的。

賈太公聞言,乾巴巴的臉皮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

出了帳篷,其餘少年紛紛揣着寶珠,急匆匆地回到住所,好像生怕被人搶了似的。

易雲走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朝着吳管家招了招手,

對方心領神會,背負雙手慢悠悠地走到易雲跟前。

易雲沒有絲毫的猶豫,順手把那顆鑲嵌寶石的金珠塞進了對方寬大的袖子里。

「你這是做什麼?」吳管家佯裝驚訝道。

易雲賠笑道:「日後小子還有許多地方需要您的照顧,這顆金珠權且算作我的一份見面禮。」

吳管家感嘆道:「那麼多人,也只有你小子最上道。」說罷拍了拍胸脯,承諾道:「等回到元城,你的一切有我照拂。」

「那就先在這裡謝過了。」易雲拱手相謝。

待眾人離開後,帳篷內,賈太公問道:「洪總管,這些孩子你覺得如何?」

洪總管本名洪岳,在江湖上素有威名,曾經也是威震八方的高手。

可是不知為何,二十多年前,他突然歸隱江湖,成為賈太公跟前的一名護衛。

洪岳語氣恭敬,只聽他說道:「這些孩子,根骨尚可,除了氣血有些虛浮之外,並不大礙。」

賈太公頷首示意道:「你要好生培養,還是和先前一樣。只教他們讀書識字,但絕不能教授他們武功。即使是最淺顯的武功都不行。」

洪岳又道:「這個小的自然明白,只是有一件事,小的不知道該不該說。」

「有什麼話,你儘管說吧。」

「鐵宗主說,老爺您答應的東西,什麼時候能給他,如果不能按照約定兌現,他就要自己來取了。」

賈太公冷笑道:「他既然想來,那就讓他來吧。」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