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孟先生

第8章 鬧市風波

在完成第一年的學業後,易雲等人開始選擇各自今後安身立命的技藝進行學習。

只不過松形鶴骨術的練習依舊佔據了眾人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

對於這門導引術的練習,大總管洪岳的要求也更加的嚴格和苛刻,稍有不慎,就會讓他大發雷霆。

但令人奇怪的是,即使是性格暴躁如火的洪岳。卻從未體罰過他們。

就連教書的朱先生,有時還會用戒尺懲戒不聽話的學子。

可是大總管洪岳卻只是呵斥,從來不肯動人半根指頭。

在練完導引術後,會有從賈府來的專人為眾人沐浴,泡澡用的也不是普通的溫泉水,而是各種名貴草藥浸泡後的葯湯。

在泡澡的過程中,會有醫師用針灸不停地刺激人身上的穴位,說是這樣能更好地吸收水中的藥力。

易雲雖然知道這其中必有古怪,但也只好接受。

而且伴隨着葯浴,他的五感進一步強化,尤其是記憶力,幾乎達到了過目不忘的地步。

在睡夢中,易雲經常能看見一個微弱的光團。光團之中似乎隱隱傳來一陣陣呼吸之聲。

那聲音綿密且均勻,就像一個熟睡的嬰兒一般。

……

安樂堂

是負責教授醫理,藥理的地方,由一名姓孟的先生主持。

和一向孤傲的朱先生不同,這位孟先生行為更加怪癖。

因為他從來不和人說話,只知道埋頭研究醫理,藥理。

聽人說,他因為試藥時不小心中毒,為了活命,自己把自己的舌頭割了下來。

因此不是他不愛說話,而是他根本不能說話。

午後

是易雲前來學習醫術的時間,和他一同前來還有另外幾個人。

只不過因為受不了孟先生的行事作風,來了沒幾天就改投門庭了。

而易雲則根本不在乎那麼多。

他只想學會醫術,至於這位先生的人品,性格,行事作風,根本與他無關。

可是讓易雲萬萬沒想到的是,他來到安樂堂的第一天。

這位孟先生二話不說,就丟給他厚厚一摞醫書和藥典,然後就把他掃地出門。

其言外之意,大抵是讓他把書上的內容都學會了,再來跟他學習醫術。

這在旁人看來,根本就是故意刁難。

且不說,醫術如何難學,單是把書上的內容全都看一遍,恐怕就要數月之久。

更何況,書上許多專有名詞,若非醫師根本弄不清其中含義。

平日里與易雲交好的幾人,都勸他換個先生。

但是,易雲依舊選擇堅持初衷,不為所動。

這些書雖然很厚,但是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除了練功之外,易雲幾乎足不出戶,就連珍貴的外出機會,他也選擇在屋子裡讀書。

在經歷了兩個月的埋頭苦讀之後,易雲終於把書上的內容全都給背了下來。

這裏面就包括了十七本醫理著作,二十三本藥理著作,以及三十九本本草圖鑑。

雖然有很多晦澀的詞語,易雲暫時弄不清意思,但是他的知識儲備,已經碾壓了很多半吊子的土郎中了。

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易雲感覺自己的腦海中,好像有一座記憶宮殿正在悄然間拔地而起。

原本枯燥乏味的知識,變成各種具象化的影像,飛舞盤旋在大殿之中。

這一日,易雲再次推開安樂堂的硃紅色的大門,幽暗的屋子內,煙霧繚繞,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草藥味。

屋子裡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簸萁,裏面擺放着各式各樣的生藥材,和炮製後的熟葯。

地上擺滿了炮製藥材所用的鐵鎚,碾槽,乳缽,沖筒,片刀,銼刀等工具。

在兩側的牆上,則擺着兩口體型巨大的百子櫃,柜子分為上百個小格子,上面寫着各種藥材的名字。

此時,披散頭髮的孟先生正躺在椅子上歇息,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

易雲進屋後,轉身把門掩上,然後立在那裡等對方醒來。

過了差不多有一兩個時辰,孟先生悠悠醒來,他見到易雲立在那裡,也不見嘴唇蠕動,只聽見一個奇怪的聲音傳來。

「你小子倒也挺有恆心,只是這醫術不是普通人能學的。」

見到孟先生開口,倒是讓易雲吃了一驚。

「原來您會說話。」

「什麼狗屁廢話。」孟先生抽出一桿旱煙袋,自顧自地抽了起來,屋子裡只剩下啪嗒啪嗒聲音。

過了一陣,孟先生再次「開口」,聲音還是那樣的怪異,嘴唇依舊沒有動。

「不要驚訝,我的確沒有舌頭,你現在能聽到我說話,是因為我用的腹語。」

孟先生話鋒一轉,身子半坐起來,一雙灰暗的眸子盯着易雲,問道:「給你的書看的怎麼樣了。」

易雲恭敬地說道:「書看的差不多了,有些地方還需要先生指點。」

孟先生饒有趣味道:「那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若是答的上來,我就收你做我的入室弟子,把一身醫術傾囊而授。你若是答不上來,就說明你我無緣,你還是改投門庭吧。」

易雲神色自若,不卑不亢地說道:「若是書上的內容,先生儘管提問,若是其他的,在下怕是沒什麼信心。」

「你這滑頭的小子。」孟先生用力敲了敲煙袋鍋子,重新裝上新的煙絲,火石輕輕划過,再次吧嗒吧嗒地抽了起來。

「我問你,成藥大抵可以分為幾類?」

易雲不假思索,朗聲說道:「根據醫書記載,古代先民最早將葯分為草,木,蟲,石,谷五類。後世醫者在此基礎上,根據自然屬性將葯分為玉石、草木、蟲獸、果、菜、米食、有名未用七類,每類中再分上中下三品。而在醫學巨著《本草經》中,又將葯詳細分為水、火、土、金、石、草、谷、菜、果、介、木、服器、蟲、鱗、禽、獸、人16部,60類。……」

「我再問你,葯分生葯和熟葯,熟葯的炮製又有幾種方法?」

易雲答道:「凡葯炮製大抵可以分為三類,一為水制,一為火制,一為水火共制,其中水制分為,漂,洗,漬,泡,水飛等法。火制分為煅,煨,炒,炮,炙等法。水火共制則是在二者的基礎上,一半火制,一半水制。」

……

孟先生接連發問,易雲口若懸河,對答如流,且不見半點生澀與猶豫,彷彿這些對他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你很好!」

平復了許久,孟先生從椅子上霍然起身,他平生從未見過有如此敏銳才思的年輕人。

此時,孟先生對易雲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他剛才的提問,幾乎涉及到數十部的醫理,藥理著作。

而易雲的回答,幾乎與書上記載的絲毫不差,這份天賦着實令人艷羨。

如果調教得當,此子說不定又能夠成為醫學史上的一座高峰。而自己也能名垂千古。

此時孟先生已經下定決心收易云為徒。

只是歡喜過後,憂愁又湧上心頭。

自己被困在這裡數十年不見天日,每日為那老怪物研究延緩壽命的秘葯。

而他所青睞的弟子,卻偏偏又是那怪物的藥引子。

這實在讓他進退兩難。

「先不管那麼多,我這一身的醫術不能就這樣失傳。就算拼掉性命,也要保住這小子的性命。」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