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鬧市風波

第9章 廟會救人

一晃半年時間過去了。

易雲跟隨孟先生學習醫術,在對方的用心指點下,他已經能夠獨自開方治病。

讓易雲感到苦惱的是,沒有病人給他醫治。

想到自己空有一身醫術,卻無處施展,着實讓人鬱悶。

此外,孟先生還將祖傳的金針秘術教授給他。

說是危機時刻能夠保住他一條性命。

並且千叮嚀萬囑咐,不要萬不得已,千萬不要隨意施展這套針法。

因為施展這套針法極耗心力,雖能救人於水火,但卻極傷心脈。

又一日,眾人終於等到外出放風的時間。

這一次,易雲沒有選擇苦讀醫書,而是跟隨眾人一同出去遊玩。

一方面是孟先生已經將該教的東西都教給他了。

另一方面,易雲的醫術也確實達到了一定的水準,繼續苦讀實在毫無意義。

他需要的是實踐。

臨行前,他將一套銀針,還有幾瓶秘製藥丸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今天正好趕上元城一年一度的廟會,城裡熱鬧非凡。

各地的商旅都來此進行買賣交易。

沿街的商鋪都打掃的乾乾淨淨,屋外張燈結綵,掛着一盞盞紅色的綢布燈籠。

道路兩旁,行腳商販用力叫賣,雜耍藝人賣弄精神,往來行人川流不息,條條街道人潮湧動。

「你們知道么?這元城的廟會拜的哪一尊神仙么?」

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易雲尋聲望去,見說話的是一個長臉面的少年,個子不怎麼高,名字叫做童言。

一干少年紛紛搖頭,問道:「你知道么?」

童言扛起胸脯,裝出一副驕傲的神情。

「你就別賣關子了。要是知道的話,就趕緊說說。」

「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們。」

只聽童言眉飛色舞道:「這元城廟會拜的不是別人,拜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黃袍老祖。」

「黃袍老祖?」

眾人臉上流露出不解的神色,紛紛追問道:「黃袍老祖是誰?」

童言壓低聲音說道:「我聽人說,黃袍老祖成道前,乃是一尊妖仙,因有功於蒼生,又得了天尊點化,被封為真仙,整個山陽國到處都有他的香火道場。」

「而且你們知道黃袍老祖的本體是什麼?」

「是什麼?」

童言悄咪咪道:「那玩意,在咱們北方很常見,通體黃毛,尾巴很長,樣子跟狐狸又有些相似。」

「你說的不就是黃鼠狼么?」

「你不會說,那麼多人都去拜一隻黃鼠狼吧。」

幾人說的正熱鬧。

一個路過的大嬸停下腳步對着幾人訓斥道,只見她挎着一隻竹籃,裏面放滿了祭祀用的香燭元寶。

「你們這些短命的莽撞鬼,怎麼敢大庭廣眾之下議論神明。要是被黃袍老祖知道了,非把你們打進十八層地獄不可。」

幾人也不敢和大嬸頂嘴,只好灰溜溜地離開了此地。

遊玩了一陣,幾人覺得有些乏了,便挑了一家酒樓,準備打打牙祭。

書院的飲食雖然比外界精緻的多,但是總覺得少了一些煙火氣。

幾人來到一家名叫仙客來的酒樓,丟下一錠銀子,在二樓臨街的地方,要了一間包房。

在等飯菜的功夫,幾人無聊地四處張望。

忽然,街道上傳來一陣騷亂,只見一輛馬車在本就狹窄的街道上橫衝直撞。

不少商販的攤子被撞的支離破碎,連帶着許多路人,也跟着遭殃,被撞的七倒八歪。

「那駕車的是什麼人?難道就沒有人管一管么?」一名少年憤怒地說道。

童言道:「你小聲點別被人聽見了。」

易雲在旁開口道:「是賈家的人。」

話音落下,幾人立刻不再言語。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童言有些好奇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易雲輕描淡寫地回應道:「整個雲城除了賈家,還有誰敢光天化日之下縱馬逞凶?而且那馬車後面的旗子上還綉着玉蛇蘭,不正是賈家的族徽。」

幾人因為身份的原因,只能保持緘默。

正當幾人沉默之際,那馬車在撞翻一個商旅後,徑直衝向一個抱着孩子的女子。

危急關頭,不知從哪裡閃出一條人影,徑直向前揮出一拳,看似輕飄飄地拳頭,卻彷彿擁有排山倒海般的威力。

只聽一聲嘶鳴,拉扯的駿馬應聲倒地,竟然直接失去了生機。

街邊的路人,一方面驚嘆那人超高技藝的武功,另外一方面,同樣驚嘆這人的膽色。

要知道,這可是在元城,還從來沒有人敢攔賈家的馬車。

眼前這個人不僅攔了馬車,還當街打死了拉車的馬匹。

這無異於是在打賈家的臉。

等到塵埃落定,易雲等人這才看清了那人的容貌,卻是一個二十齣頭的俊朗青年。

身高七尺,猿背蜂腰,面部稜角分明,劍眉星目,極具勇武之氣。

與此同時,馬車內爬出一道狼狽的身影,卻是一個醉醺醺的紈絝子弟。

只聽那人破口大罵道:「哪裡來的雜碎敢擋本少爺的馬車。來人給我拿下他。」

話音落下。

跟在馬車後面的家僕們紛紛持刀拿棍,擺出架勢要上前拿人。

「賈家真是好大的威風,難道這元城就不是山陽國管轄的地方么?」

那紈絝子弟雖然凶頑,但卻不傻,聽那人的口音,像是王城方面來人,於是小心翼翼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那青年也不遮遮掩掩,只聽他朗聲說道:「七殺宗宗主座下二弟子——盧雲升。」

聽到對方自報家門,那賈家的紈絝子弟立刻收斂起來,臉上掛滿笑容,說道:「這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你家鐵宗主和我家太公是幾十年的好朋友。今天這一切都是個誤會。請兄台賞個面子,你我到玉藻樓飲上幾杯可好。」

盧雲升為人洒脫,是個性情中人,只聽他沒好氣道:「喝酒就免了,請兄台轉告你家太公,我師父神拳無敵樓老英雄,不日將前來拜訪。」說罷飄然離去。

賈家的人見狀,收拾好車駕也灰溜溜地離去。

酒樓之上,幾人皆是不解。

其中有人問道:「這七殺宗怎麼那麼大的陣仗。就連賈家的人都不敢掠其鋒芒。你看剛才那位賈府的少爺,一聽說來人是七殺宗宗主的二弟子,臉都嚇青了。」

這時,消息靈通的童言又開始賣弄他的口舌。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七殺宗是山陽國第一大派,門徒不下數百萬,而且他們還操縱着整個山陽國的礦石冶煉,鐵器鑄造等行業。

「就連山陽國王室每年都要從他們手中採購大量軍械盔甲。」

「而且,我還聽說七殺宗現任宗主申屠雄,是一尊貨真價實的武學大宗師,他門下有七位弟子,個個身懷絕技,武功都達到了一流武者的頂尖水準。」

「賈家雖然富甲天下,但是對上這種刀尖上舔血的江湖門派,也只能忍氣吞聲。更何況,賈家的生意有一大半要仰仗七殺宗的照拂。」

說話的功夫,店家便把飯食送了過來。

幾人一邊說笑着,一邊大快朵頤起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