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妃煙江湖第2章 黑影在線免費閱讀

妃煙江湖第3章 風起在線免費閱讀

重陽節,京都皇城,紫陽宮後殿。

「聶公公,你覺得朕這九龍朝鳳紫霞金綉袍可還好看?」

巨大的落地鑾金銅鏡前,一位穿着大紅色婚服的男子站在那裡,張開雙臂,盯着銅鏡,左右轉了一下,扭過頭,對着旁邊一位恭着腰,笑呵呵的老太監問道。

轉過頭的那張年輕的臉,衝天眉斜向兩邊,雙目深邃,不怒自威,精緻的五官間透露着一股上位者的帝王之氣。一旁的老太監面凈無須,雪白細長的的眉毛一直垂到了乾枯的頸窩。

「回主子的話,今天是主子的大喜之日,這龍顏里里外外可一定得扮好了。唉,這些都應該讓西宮的那些女官來做,老奴對這些一竅不通啊!可主子硬要把老奴喚來,老奴也只能幫着主子瞅瞅啦!」

老太監嘴上這樣說著,臉上卻滿是溺愛的神色。

「哈哈,這倒是朕的不是了!」

銅鏡前的男子輕輕甩了下袖袍,「你是看着朕長大的,除了父皇,朕最親近的人就是你了。西宮那些人,啰啰嗦嗦,來了肯定又要朕穿這穿那,不是禮節,就是祖制,沒由來些煩惱!這次朕要自己安排,給若妃一個特別的的回憶!」

說起若妃,男人臉上就綻放出流光溢彩的幸福和期待。此刻的他不再是什麼九五之尊,而是一個普普通通,迎接即將到來的婚事而感到幸福的男人。

「只要皇上高興就成了。只是不要太出格,想來朝臣也不會多說什麼的。就是太后那裡……」

提起太后,皇帝的臉不由得垮下來,無奈之色溢於言表。顯然,這個皇帝當得並不像想像中的那般愜意。

後宮不得干政。但是涉及到皇室婚配,尤其是皇帝選妃納後之事,後宮的話語權甚至要強過宗人府的宗正。畢竟,帝王之家,子嗣問題事關皇室的血脈延續是不是正統,而且還經常通過聯姻的手段,來達到平衡政治勢力的目的。

瞧了眼皇帝的神色,聶公公微不可察地抖了下細長的白眉,苦着臉嘆了口氣,撇撇嘴,「主子只管高高興興地就行,太后那裡,老奴會去擺平。」

按理說皇宮之中,一個太監說這樣的話,不僅逾矩,而且有無視尊卑、狂妄自大之嫌。

皇帝聽到後卻哈哈一笑,絲毫不以為意,甚至還帶着一絲幸災樂禍。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聶公公最善解人意了,那這善後的活計就交給聶公公你了!」

笑罷,拍了拍聶公公的肩,高興中帶着一絲同情,大步走了出去。只剩下老太監站在原地一臉的無奈和苦意。

招來幾個宮女收拾完梳妝閣前的衣物和飾物出去,老太監佝僂着單薄的身子,臉色驀然陰鷙。他看向大殿光線陰暗的角落,冷然道:「說吧,怎麼樣了?」

話音剛落,大殿陰暗角落裡陰影一陣扭曲,竟然憑空緩緩地凝聚出一條模糊的人影!人影模糊不清,與周邊的陰影融為一體,不仔細看根本無法發覺。

黑影單膝跪地,似乎是許久沒有和人交談過,聲音嘶啞難聽,像岩石摩擦鐵鏽,讓人渾身悚然。

「已經行動。」

聞言老太監乾枯的麵皮皺起,眼眸低垂,渾濁的眼眸里閃過一絲寒芒。

「安穩了這麼多年,咱家都幾乎都想撤回影子了。卻是想不到,你當真是有魄力呀,說來就來!咱家都有點佩服了。不過單憑這點謀劃準備就想入局執棋,痴人說夢!無所謂了,終究是無薪之火的鬧劇罷了,倒要看你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老太監好整以暇的順了下拂塵,盯着銅鏡,裏面倒映出的佝僂身影,被光線拉扯的奇形怪狀,荒誕可怖。

「按部署執行,無論是大魚還是小蝦,這次一網打盡,不得走脫一個!」

「是!」

黑影應聲,又是幾下扭曲,身形緩緩地消散於黑暗中。

「想必主子也在等着這個機會,否則的話,還真不好找借口。這樣也好,長痛不如短痛,劍還是要握在自己手裡,心裏才踏實。握在別人手裡,主子晚上睡覺也睡不安穩啊」

老太監踱步到銅鏡前,放下佛塵,端詳着裏面的人影,靜靜的,不發一言。

多少年了?二十年,還是三十年?或者更久?自己都快記不清了。

這深宮之內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木,歲月輪迴,枯榮復始。當初自己也是氣宇軒昂的江湖兒郎,現如今,站在這銅鏡中的,是風燭殘年的花甲之人。快意恩仇的俠客,高牆深宮的太監,端的是世事無常啊!

老太監伸出乾枯樹皮般的雙手,捧着布滿皺紋的臉,似乎覺得有點陌生。

銅鏡里的人漸漸恍惚,場景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那個夜晚,大雨傾盆,雷鳴電閃。年輕的男子提着一把斷刀,在泥濘里踉蹌而行。身上的血水混着大雨,在爛泥中,踩出雜亂的一行猩紅腳印。

「轟隆——!」

閃電蜿蜒出銀蛇,撕裂了黢黑的夜幕,一瞬而逝的光亮,他隱約看到夜幕里數個黑影在快速迫近。

「噗!」

男子再也支撐不住,口鼻噴血,斷刀脫手,栽倒在爛泥里。

絕望的情緒籠罩。男子猛地咳嗽,嘴角的血沫粘着泥巴,豆大的雨滴打的他睜不開眼,大口大口喘息。

這一路奔逃,大小十幾戰,這些人真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陰魂不散啊!現在重傷之下,又追了上來,自己還能殺出去嗎?應該要死在這裡了吧?

都是自己鬼迷心竅,非要去摻和那九死一生的活計,東西搶不到就算了,還引得魔教殺手一路追殺,送命在此,連個墳塋墓碑都沒有,曝屍荒野,當真是夠倒霉的!

或許已覺生還無望,男子喉嚨嗆着血雨,突然「嗬-嗬」的笑起來。

念頭閃過,藉著劃亮夜空的閃電,他便看到四個面具蒙臉的黑衣人已然圍上來。

他閉上眼,不知怎麼,忽然感覺就這樣死去也挺好。不用在像以前那樣打打殺殺,整天為了所謂的出人頭地,名揚江湖,奔波在那樣的日子裏。

遠處突然響起眾多馬蹄聲,接着一聲暴喝:

「前方何人擋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