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或者被在坐的各位打死

第5章年紀輕輕就這麼虛了

  聽到沈飛這話說出。

  直播間內的網友們也都瞬間爆發了。

  「卧槽,砸場子?」

  「這老頭有種啊,敢這時候砸場子。」

  「大爺七十有八了吧?還敢過來打騙子,勇氣可嘉。」

  「這大爺的體格…我不看好他,隨便一個保鏢上去,不把他給乾的貼到牆上去啊。」

  「我曾幻想過我去砸場子,但萬萬沒想到,一個大爺都比我有種。」

  「雷胖子,敢接戰嗎?看你虛的這個比樣,能不能抗住這位老人家一拳拳。」

  「……」

  直播間熱烈討論着。

  很多人都佩服這個老頭的勇氣,竟然上門挑釁范特雷。

  但更多人是擔心他被人打死。

  要知道,簽下生死書的比試的情況下,就算被人活活打死,也算不上違法。

  「雷大師,既然是找你的,你解決吧,趕緊解決。」

  心巴一臉陰沉,看向范特雷非常不善,今天這場直播帶貨可是準備了很久,不能讓一個老頭就這麼給破壞掉了。

  「明白。」

  范特雷也知道不能耽誤太久,不然直播間的韭菜可都跑了。

  范特雷看向沈飛,背着手,故作清高道:「老哥哥,今天這個場合很重要,我勸你就別搗亂了,你趕緊走,我不追究,不然…後果自負。」

  「後果自負?」

  沈飛嘿嘿一笑,牙都快掉沒了,別具一種喜劇感,「你接受我挑戰,跟我打一場。」

  范特雷掃了一眼沈飛,「你今年有八十歲了吧?」

  「我也不知道啊。」

  沈飛搖頭,火雲邪神多大,他還真不知道,「但打你肯定沒問題,跟打孫子差不多。」

  范特雷臉色一下就沉了下去,聲音冷了好幾分,道:「放屁,我也就是你兒子這麼大的年齡,我最後問一遍,你到底你走不走?」

  沈飛搖頭。

  「好好好,不走是吧。」

  范特雷說著,轉過頭去,對着後台方向,扯着嗓子對遠處一吼,「大柱子…趕緊把這老東西給我弄出去。」

  話音落下,

  頓時魚貫而入了好幾個身材魁梧的壯漢。

  一個壯漢當然也知道情況,紛紛伸手就朝着沈飛抓去,要將他強行壓下去。

  「老東西,」

  「敢來這鬧事,真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

  大柱的兩張大巴掌,朝着沈飛的脖子和肩膀抓下,而且非常的用力。

  很明顯,他也是想教訓教訓這個老頭。

  但他的手沒有機會落下去,沈飛就一把抓住他的拳頭,笑嘻嘻道:「你是范特雷的大弟子吧?沒少騙人吧?」

  那叫大柱的壯漢臉色狂變,對方那隻枯柴一樣乾巴的老手,竟然彷彿擁有一股壞力,連他都掙脫不了。

  這老頭不簡單…

  這是下意識的念頭,

  看着老頭那張笑眯眯的臉龐,大柱子終於意識到,遇見對手。

  「我,放開我,我沒騙人…」

  然而下一刻,他口中就變成了凄厲的慘叫。

  因為沈飛抓着他的那隻手,竟然逐漸的用力,只見沈飛臉上始終掛着笑眯眯的表情,人畜無害,可手逐漸發力。

  咯嘣卡蹦…

  一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傳來。

  只見大柱子的那條手臂,竟然被一點點擰成了麻花得形狀,骨頭刺破了血肉迸濺了出來,還帶着骨頭碴,夾雜着一朵朵紅色的血。

  血管也碎了。

  「媽啊。」

  一瞬間,沈飛周邊的所有人,全都嚇得屁滾尿流。

  剛剛的那一幕,又突兀又震撼。

  這個人畜無害的老頭,始終笑眯眯的表情。

  可是卻做出了如此驚人之舉。

  直播間:

  「嘶!!!」

  「我特么頭皮發麻,我看到了什麼?」

  「這老頭竟然真是來踢館的,這麼大的勁??」

  「我靠,明天熱搜有了,要爆,要爆了…」

  「這老頭是個狠人,雷胖子這回要廢啊。」

  沈飛這殘忍手段,直接震撼住了所有人,

  包括遠處的范特雷,更是連忙挪動着肥胖的身影向後退去,差點一個沒站穩,踉蹌摔在地上。

  沈飛嘿嘿笑道:「怎麼樣?跟我打一場啊,我會功夫,也不算你欺負老頭子我。」

  范特雷聞言,剛站穩的身子,差點又倒下去。

  「你走,趕緊走,千萬不要惹怒我,不然小心我控制不住我寄幾個。」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范特雷還是忍不住裝比,一副在壓制內功的樣子。

  「卧槽,快看他那個死樣子。」

  「還特么挺能裝,我估計胖頭魚現在快嚇尿了。」

  「不得不說,人家這個心理素質,不愧是能當大騙子的材料,就算嚇尿了,也能憋回去從嘴裏噴出來。」

  「??樓上你憋過?」

  「我喝過…」

  「??」

  …

  這個時候,沈飛聞言,

  也是微微笑道:「雷大師…其實有幾個問題想問您。」

  范特雷也特別有禮貌,道:「您請問。」

  沈飛突然說道:「外面都傳,你跟瀧一大師那場比賽被ko,你好歹也算國術大師,怎麼就被ko了?難道太極,不如少林功夫?」

  范特雷聞言,頓時瞪大眼睛道:「我跟瀧一的檔次,可以說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另外,那場比試,如果看得懂的人,都能看的懂,古話說,古武,是殺人技,不是花拳繡腿,當時龍一打我,我為了不傷到他,所以及時收了功力,不然那一戰,我可能就要將他身體打的崩壞了。」

  說著,范特雷語重心長道:「國術界不景氣,同為國術人,我下不去這個手,所以,我寧願自己受些委屈,也要留他一條狗命。」

  這個時候,

  范特雷竟然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沒那麼怕這老頭了。

  果然,牛筆一吹多了。

  連他自己都當真了,頓時感覺自己又行了。

  「你趕緊走,別逼我動武。」

  臨了,范特雷補充一句。

  沈飛扯着嘴笑着,「既然你這麼厲害,那我更想跟你打打了。」

  「我說了,」

  「我今天只想打死在坐的各位。」

  「或者,」

  「我今天只想被在坐的各位打死。」

  …

  ps,新書啟航,這本書會非常的爽,大家儘管放心,跟大家求一下催更吧,有人能看,就能給小作者一個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