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舒沈長澤全文小說試讀完整章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沈長澤醒來時,只見兩個孩子不見程錦初。詢問後得知她去請教母親了,便沒有放在心上。

他初回上京,還有諸多事宜要忙,眼下最緊要的就是去拜會族中叔伯耆老。

等他忙完回府夜色已深,兩個孩子早已睡下,程錦初卻還在秉燭算賬。

「明日再算吧,別熬壞了眼睛。」沈長澤從她手中抽走賬冊。

程錦初神色郁沉的問他:「你可知侯府境況?」

沈長澤略一思索便明白過來:「可是庫房空虛?」

豈止空虛,這偌大侯府分明就是一個空架子!

誰往這架子里鑽,就得自己撐起這架子。而一旦撐上便不能鬆手,否則架子倒塌一損俱損,想跑也跑不了。

這哪是什麼尊貴殊榮,分明是個燙手山芋。

聽程錦初說完,沈長澤面色赧然:「我不知侯府已拮据至此。」

六年前他離京時,侯府尚有小半庫蓄,難道是這幾年……

次日出府前,沈長澤去尋了沈母,詢問庫蓄之事。

「與舒兒無關。」沈母嘆道:「那點家產一半給清容做了嫁妝,一半給長淮做了聘禮。」

沈清容是沈長澤一母同胞的嫡妹,沈長淮是他庶弟。

侯府子嗣稀薄,這一輩就出了沈長澤和沈長淮兩兄弟。

沈長淮雖是庶出,但打小爭氣,挑燈苦讀考取了功名,前年受旨外放去了衡洲做父母官。

官雖不大,但吃皇家糧餉勝在牢靠,且晉陞空間極大,前途不可估量。往後侯府和沈長澤都少不了他協助,是以沈母對他很是寬容。

「我知道了,錦初掌家一事還請母親多協助。」沈長澤起身欲走。

沈母叫住他,有心無力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還是將掌家權還給舒兒吧。」

「你給舒兒低個頭,哄她幾句,在她院中留宿……」

「母親,給兒子留點臉面吧。」沈長澤神色難堪的走了。

沈母看着他的背影,苦笑低喃:「臉面不能當飯吃啊……」

姜舒喜靜,但一牆之隔的攬雲院整日傳來孩子的吵鬧聲,擾的她心煩,想要出府透透氣。

讓楮玉去知會了沈母一聲,姜舒戴着帷帽出門了。

上京城一如既往的熱鬧繁榮,不會因為誰人不高興便有所改變。

「夫人,前面是九香齋,可想吃蓮子酥?」檀玉問。

車內出神的姜舒聞言忙道:「停車。」

馬車停穩後,姜舒竟要親自下車去買。

檀玉道:「夫人,奴婢去買就行了。」

侯門夫人不能拋頭露面,若讓人瞧見少不得要說閑話。

「好檀玉,我戴着帷帽呢。」她實在憋悶的厲害,想透透氣。

檀玉無法,只得陪着她一同進了點心鋪。

九香齋是上京頗有名氣的糕點鋪,因只賣九種糕點味道絕佳而聞名。

「兩斤蓮子酥,三斤桂花糕,再來一斤梅花香餅。」

「抱歉夫人,蓮子酥賣完了。」掌柜賠着笑一臉歉意。

檀玉皺眉:「一點都沒了嗎?我家夫人這幾日食慾不佳,就念這一口。」

「最後一斤讓那位公子買走了,真沒了。」掌柜指了指了指她們身後。

姜舒轉身掀起帷帽一角,瞧見店堂小桌前坐了一大一小兩位錦衣公子,小的那位不過六七歲的模樣,正在往嘴裏送蓮子酥。

這兩人她認識,是璟王郁崢和平西將軍府的庄小公子。

兩人皆是一身疏朗貴氣,與這糕點鋪格格不入。

姜舒看他們時,郁崢也抬頭望了過來。

劍眉朗目,清雋非凡,一身靛藍束腰錦袍上綉織金暗紋,盡顯沉穩端方,即便坐着通身矜貴端肅之氣也逼人的緊。

「打擾了。」自覺失禮,姜舒趕忙放下帷帽福身致歉,讓檀玉買了旁的糕點離開。

「夫人且慢。」郁崢叫住她,聲音冷冽如山中晨露。

姜舒不明所以:「公子有何指教?」

她沒有點破郁崢的身份,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郁崢拿着半包蓮子酥起身,克己復禮在三步外站定,神色從容道:「我外甥年幼,這一斤蓮子酥吃下去非得積食不可,夫人可否幫他吃半斤?」

「這……」姜舒為難,這般說辭想要拒絕都沒有理由。

「多謝公子相贈。」姜舒只能硬着頭皮收下。

「夫人慢走。」郁崢勾唇,目送姜舒上了馬車離去。

她依舊沒有認出他,但他隔着帷帽也能認出她。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郁崢有些納悶,都說女大十八變,難道男子也有十八變?

馬車裡,姜舒打開紙包,拈起一塊蓮子酥送至唇邊輕咬一口。

「咯嚓——」酥脆的聲音在口中炸開,令她不自覺的眯眸彎唇。

吃到了喜愛的蓮子酥,姜舒鬱結的心舒暢了許多。

果然,出府走走是對的。

「夫人,你認識那位公子?」檀玉一臉好奇。

姜舒搖頭:「算不得認識,只是參宴時遠遠見過兩次。」

「他是那家公子啊?」檀玉追問。

姜舒用食指輕戳她的腦袋打趣:「說出來嚇死你。」

「才不會,奴婢跟着夫人什麼貴人沒見識過。」檀玉撅嘴不以為意。

「璟王。」

「咳咳咳……夫人你說什麼?奴婢耳朵沒聽錯吧!」檀玉驚的被自己口水嗆到。

姜舒愜意的吃着蓮子酥,笑看她表演變臉。

不怪檀玉如此驚訝,着實是璟王的身份過於貴重。

當今聖上共有七子,璟王乃貴妃所出排行第三,是最受寵的皇子,連太子都要禮讓三分。

如此尊貴卻出現在街邊糕點鋪,實在稀奇。

沈長澤忙了幾日,終於清閑下來。

程錦初盤了多日賬冊,也理清了侯府內務。

這日晚間,程錦初同沈長澤道:「我細細盤算,庫中銀兩加上聖上賞賜,以及我爹留給我的銀票,堪堪也只能維持侯府半年開銷,所以我們不能坐吃山空,得開源節流。」

「你有何打算?」沈長澤放下茶盞認真傾聽。

程錦初拿出當家主母的氣勢道:「先消減府中不必要的開支節流,再買鋪子做生意開源。」

「可上京富商雲集,各路生意皆已飽和,想要賺錢實屬艱難。」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覺得可行性不高。

「我有辦法。」程錦初狡黠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