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舒沈長澤全文小說試讀完整章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第六章 心動

見成功勾起沈長澤的興趣,程錦初得意道:「你可記得我同你說過,我祖上是酒商,有祖傳秘方。」

沈長澤聞言心下一震,隨即面上露出喜色。

男子皆好酒,這的確是門好生意,且一本萬利穩賺不賠。

「明日我們就去尋尋合適的鋪子,順便帶孩子們瞧瞧上京是何模樣。」程錦初已然迫不及待。

煩愁多日,這個大難題總算有了解決之法,令她暢快不已。

姜舒不是想讓她難堪嗎?她必要讓姜舒好好瞧瞧,她是如何穩掌侯府的。

「好,這些日子辛苦你了。」沈長澤歉疚的拉她入懷,低頭吻上她的唇。

程錦初羞澀回應,雙臂攀上他的脖頸與之纏綿。

兩人正親熱,屋外響起婢女的聲音。

「侯爺,太夫人有請。」

「這麼晚了,母親找你做什麼?」兩人分開,程錦初微喘着問。

沈長澤整理好衣服起身:「不知,我去去就回,你先歇息。」

吹了一路夜風,到沈母所住的汀蘭院時,沈長澤已經恢復如常。

「母親叫我來有何要事?」

沈母吃着燕窩道:「你回京已有多日,該陪舒兒回趟娘家了,我瞧明日就很好。」

「過幾日吧,明日我……」

「六年前你便不曾陪她回門,立平妻一事又惹的她心有怨懣,於情於理都不該再拖了,現下還有什麼事比她更重要嗎?」

「是啊侯爺,夫人才是你明媒正娶的髮妻,你該敬她愛她。這幾日你的冷落,已經讓府里生出風言風語了。」沈長澤的乳母蘇嬤嬤,也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勸誡。

沈長澤是她帶大的,疼愛如親生子一般。六年來姜舒為侯府的付出她也看在眼裡,實不該受此冷落。

沈長澤沉默片刻:「我知道了,明日我陪她回姜家。」

「你去知會舒兒一聲,讓她有個準備。」沈母欣慰擺手,蘇嬤嬤也寬心笑了。

「勞母親和嬤嬤為我操心了。」沈長澤起身,腳步沉重的去了聽竹樓。

姜舒剛沐浴完,坐在美人榻上讓楮玉給她擦頭髮。

沈長澤一踏進屋子,帶着水氣的氤氳幽香便撲鼻而來。

「侯爺。」楮玉趕忙行禮。

姜舒穿着杏色寢衣,頸前大片雪膚裸露在外,纖細腰#肢若隱若現,一雙澄澈水眸盈盈而望。

沈長澤忽覺腰腹一緊,脊背發燙,難耐的咽了咽口水。

「侯爺可是有事?」姜舒示意楮玉繼續擦頭髮。

沈長澤瞥了楮玉一眼,壓下胸中燥熱,低啞開口:「明日我陪你回姜家。」

姜舒一愣,隨後掩不住欣喜道:「當真?」

「嗯。」沈長澤頷首:「需要我備些什麼?」

姜舒展顏道:「不用,我早已經備好了,侯爺陪我走一趟便可。」

未曾回門,又六年方歸,此次回姜家意義重大,姜舒早便將禮品準備妥當了。只是沈長澤一直早出晚歸,她沒機會同他提及此事。

今日他主動提起,倒是難得。

「那明日一早我來接你。」看她如此高興,沈長澤也生出幾分愉悅彎了唇角。

「好。」姜舒歡喜應下,末了見沈長澤沒走,顰眉問:「侯爺還有事?」

他是她的夫,她竟半點也不留他,反而還趕他走。

沈長澤抿唇,心底生出一股煩躁不愉。

瞧着姜舒姿容絕色的臉和窈窕的身段,沈長澤心神蕩漾很想留宿,但想到未跟程錦初打過招呼,只得作罷。

「你早些歇息。」沈長澤轉身走了。

「夫人!」楮玉一臉慎怪着急。

「怎麼了?」姜舒莫名。

「侯爺好不容易來一次,夫人怎麼能趕他走。如此下去,夫人和侯爺何時才能圓房?」

姜舒心中一咯噔。

她獨自一人習慣了,又因程錦初心生嫌隙,是以未曾想到這茬。

現下聽楮玉說起,她垂眸認真思考起來。

她嫁入侯府,自是想要侍夫掌家好好過日子的。可一想到沈長澤已同他人育有子女,且日日與他人教養兒女,夜夜同榻而眠,她心裏很是膈應。

若她留宿沈長澤,那她算什麼?侍寢嗎?

自嘲苦笑,若早知嫁入侯府是這般模樣,她定不會高攀。

「夫人,下次侯爺再來,你可不能再如此了。」

「錦夫人的嫡長子都已五歲,夫人再不抓緊,將來這侯府……」

將來這侯府便是程錦初母子的了。

嫡長子,繼位襲爵理所應當,便是她現在生也來不及了。

沈長澤回到攬雲院時,程錦初還沒睡。

「夫君回來了。」程錦初笑着將他迎進屋,裝作隨意的問:「母親找你有何要事?」

沈長澤走到床榻邊坐下,程錦初侍侯他寬衣就寢。

「母親讓我明日陪姜舒回姜家。」

程錦初解腰帶的手一僵:「非得明日嗎?」

沈長澤頷首:「抱歉,後日我再陪你們逛上京。」

「好。」程錦初壓下酸澀不快,揚起笑臉道:「那明日我就先束整侯府,消減節流。」

「委屈你了。」沈長澤握住她的手,擁着她倒向床榻。

一番纏綿後,程錦初心中的不滿消散,饜足的枕着沈長澤的臂膀入睡。

翌日一早,聽竹樓就忙開了。

「快,把那套紅翡滴珠金步搖拿來,配夫人這鸞鳳凌雲髻正適合。」

「夫人,侯爺已經等在樓下了。」

「請侯爺稍後,夫人馬上就好。」

一刻鐘後,楮玉總算滿意自己的成果,扶着盛裝的姜舒下樓。

沈長澤負手站在院里,看下人來來回回將禮品搬到馬車上,眸色深沉不知在想什麼。

「夫人慢點。」檀玉牽着裙角脆聲道。

聽到聲音沈長澤抬眸,瞧見一襲翡翠煙羅綺雲裙的姜舒,踩着樓梯緩步而下。發間的滴珠步搖在晨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輝,襯的她雍容華貴美似天仙。

姜舒對上沈長澤投來的目光,有一瞬間的怔神。

今日沈長澤也穿了一身碧色綉銀竹長袍,頭戴金冠腰束白玉帶,瓊林玉樹的站在院里,惹的洒掃婢女頻頻側目。

兩人竟穿了同色的衣服,還真是巧。

「夫人小心腳下。」楮玉小聲提醒。

沈長澤幾步走到樓梯口,朝姜舒伸出手。

遲疑了一瞬,姜舒將被楮玉扶着的手,放入了沈長澤寬大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