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劍神:劍冢守墓人 第4章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進來了幾萬人???

這算是什麼問題呢?

「回稟大人,我們進來了五千人。」一個胖子擠出笑臉趕忙說道。

「什麼???五千人還能剩下這麼多人?你確定嗎!!」瘦瘦中年人凝視着對方問道。

這胖子被看的滿頭大汗,但還是肯定的點了下頭,說道:「大人,真的是五千人。」

瘦瘦中年人沒有說話了。

他上前一步按了下這胖子的手臂,然後又隨意挑了幾個人分別按了下。

「奇怪了,這次怎麼會合格這麼多人呢?」他自言自語道。

眾人聽的一陣心驚。

這意思,是嫌人死的太少了??

而站在人群中間的林霄,眉頭微微挑了下。

事出反常必有妖,該不會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吧。

林霄在修鍊改版養氣決時,好像的確對周圍產生了一些影響。

還好。

這瘦瘦中年人並沒有對所有人一一進行查探,只是抽查了幾個人後,就將守墓人的身份令牌發了下來。

並告訴了他們守墓人的工作。

林霄這才了解到。

守墓人的工作很簡單。

就是照看打理這一座座劍冢,擦拭長劍,清理雜草等等。

此地算是劍魔宗的禁地,梵天劍冢。

他們所在的地方只是梵天劍冢的外圍,這些劍冢的主人都是劍魔宗歷代死掉的弟子。

而梵天劍冢內部葬着什麼人,這人並沒有說。

那不是他們能接觸的了。

當然。

劍魔宗沒有讓他們打白工。

每個月都會有兩塊下品靈石,和一次外出的機會。

什麼?

外出時藉機逃跑,那屬於違反規則,將會被劍魔宗追殺。

沒有人會拿命去開玩笑。

另外,林霄還得到一個消息。

在半年後,將會有一次外門測試。

魏主管,也就是那個瘦瘦中年人對他們詭異笑道:「如果你們能活到半年後的外門測試,那就有機會成為劍魔宗的正式外門弟子。」

這讓眾人激動不已。

能當外門弟子,鬼才想在這裡守墓呢。

只有林霄隱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為什麼要說活到半年後呢?

難道照看打理劍冢有什麼危險係數不成?

並且,他們的守墓人令牌,還有一個作用就是記錄照看打理次數。

每打理完一座劍冢,令牌上就會顯示出一個數字。

一個月內,記錄次數必須達到十次才算合格。

也就是平均三天一次。

初聽這規則的人,都大喜過望。

三天打理一座劍冢,這工作不要太容易輕鬆啊。

真有這麼簡單嗎?

這些疑惑,僅僅在一個小時後。

就得到了解答。

所有人都眼睜睜地看着一個人興高采烈的去打理一座劍冢。

可當那人摸到劍冢上的長劍時,瞬間就爆體而亡。

整個人化成了灰燼。

所有人大驚失色,驚恐不已。

「哦哦,忘記提醒你們了,每一座劍冢之上都蘊含不少劍氣,尤其是擦拭長劍時,一定要運轉養氣決,小心一點,否則……嘿嘿嘿。」

魏主管說完這句話後,就沒在管他們,轉身離開。

這下,眾人才明白。

為什麼他們會被迫修鍊養氣決。

原來就是為了這一出。

在眾人沉默了半晌後,終於有個膽子大的人站了出來。

他全力運轉起養氣決,然後快速打理起一座看着小巧的劍冢。

所有人目光都盯着他。

但只是堅持了十息左右,他就連忙退了出來。

然後,整個人都癱軟在地,臉上儘是後怕之色。

因為他體內蘊養的一縷靈力已經被劍氣榨乾,再不退出來,可能就要跟之前那人一樣,爆體而亡了。

當他將這事情講出來後,其他人也都是滿臉愕然,不敢再試。

這說明必須要趕緊修鍊,讓體內靈力越來越多才能夠打理那些劍冢。

所有人弄懂了這個道理後,就開始原地坐下,抓緊修鍊起來。

除了一人。

林霄見這些人都閉眼開始修鍊,他則朝遠處走去。

當離開了眾人的視野範圍後,林霄隨意選了一座劍冢。

如果是看靈力強弱,那他應該沒有問題。

深吸了一口氣後。

林霄運轉養氣決,踏前一步,進入了這座劍冢的範圍內。

剛走進去。

一縷劍氣就鑽入了他體內。

冰冰涼涼,還帶着一分蕭然。

但當靈力將其包裹後,這感覺就消失了。

林霄沒有猶豫,直接就握住了劍冢上的長劍。

他能察覺到,打理劍冢最困難的一步,就是在擦拭長劍的環節。

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果然。

當林霄握住劍柄的一剎那。

一股猛烈的劍氣就順着他的手臂,竄入了他體內。

轟!

瞬間。

林霄雙目中光暈轉動。

一幕幕畫面出現在他腦海中。

這是一個名叫陳凡的命苦少年,童年父母雙亡,他也流落街頭。

然後在即將餓死之際,陳凡被劍魔宗的一位管事挖掘到了宗內。

從此走上了修行之路,苦練一套落葉劍法。

幾十載經歷了無數次磨練,度過了不少生死,最終還是被所謂正派之人斬殺。

陳凡的一生走馬觀花般在林霄腦海中閃過。

其中印象最為深刻的則是陳凡擅長的那套落葉劍法。

一柄長劍在陳凡手中仿若秋風,每一劍揮出,都帶着一抹落寞之意。

不知不覺中,林霄竟然也手持長劍舞動了起來。

他施展出的這套劍法,赫然就是腦海中陳凡施展的那套落葉劍法。

腦海中的畫面消失。

林霄回過神來。

他看着手中的長劍,滿臉驚異。

這,這就是滿級悟性的作用嗎!!

這套人階上品的落葉劍法,就這樣被他掌握了?!

還有腦海中的那些畫面是怎麼回事!?

這也太神奇了。

而且林霄感覺到,自己體內除了那股剛剛修鍊出的靈力外,還多了一縷不弱的劍氣。

這縷劍氣不但沒有惡意,反而隱隱透露出一抹親近之意。

甚至手中的這柄長劍,對他也沒有任何排斥感。

「劍名『秋風』是嗎?」林霄淡淡說道。

滋~~

話音剛落,手中的秋風長劍微微一顫,似乎在回應他的話一樣。

劍有靈性,這是真的。

林霄似乎想到了什麼,看向了腰間的守墓人令牌。

上面的數字依然是0.

而當他將劍冢打理完,長劍擦拭了一遍後,令牌上的數字才變成了1.

林霄心中直感嘆,這令牌的防作弊機制倒是弄的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