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回爺,六年了,小的可是這客棧乾的最久的小二。」

你有什麼要打聽的,隨時招呼。

這也是他額外的生財之道。

周獻打量了他一眼,看着年紀並不大。

像是看出了貴客眼神中的意思,小二又解釋道:「小的十四歲便被掌柜撿來,今年二十,正好六年。」

「那這客棧掌柜的,可換人了?」

說起換人,小二心裏一驚。

人沒換,就是性子大換。

掌柜的給他的解釋是,干我們這行的,這都是正常情況,習慣就好。

嚇的他渾身激起雞皮疙瘩。

「沒有啊,貴人為何有此一問?」

樓還明沉吟一番,還是彎着繞着問道:「我以前來過,當時雲夢澤算是樸素。」

他抬了眉眼,一旁的王前拿出一錠銀子給小二。

小二頓時笑開了眉眼,「回爺,就是四年前吧,起初我們掌柜的……」

他話還沒說完。

「咻——」

一把短刀斜插在了四方矮桌上。

侍衛卷柏拔出長劍,蓄勢待發。

他背後生出了一層冷汗,這把刀連破風聲都沒有,更沒有一絲殺意。

高手!

樓還明身後的王前也一臉緊張,兩位爺輕裝簡行,就帶了他們兩人。

這要是出了什麼事,九族都不夠株的!

小二早已經縮到了三桌開外,嘴裏罵罵咧咧,這人又抽什麼風!

周遭有不少視線被吸引過來,見沒了後續動靜,也不再多看。

直到樓梯上有人走下來。

庭內有人道:「掌柜的,今日怎麼下來這麼早啊?」

以往掌柜可只會在夜裡,雲夢澤歌舞昇平的時辰里出現。

掌柜的?

周獻也朝樓梯看過去,就見一約七十有餘的老嫗,佝僂着腰,走的顫顫巍巍。

她身後跟着一個做男子裝扮的女子,腰間別著兩把短刀。

其中一把,只剩刀鞘。

下了樓梯,那年輕女子快步走在前面,直朝周獻他們這一桌而來。

卷柏和王前已然一副備戰狀態。

周獻壓着聲音問樓還明,「是那人?」

樓還明搖頭又點頭,他不知道,他來時盲着,走時也還盲着,壓根沒見過掌柜的長什麼模樣。

但小二的說了,沒換人,那就應該是吧。

藍空桑像是絲毫沒察覺到那劍拔弩張的兩人,淡淡然伸手去拔了自己的短刀。

順便給了小二一個眼神,寫着:再敢多廢話下一刀直接**身上!

她拔了刀也不走,拖來一旁的凳子,等那落後兩步的掌柜走來,慢悠悠的坐下了。

殷問酒的目光在兩個男人之間一個來回。

好看,長的真好看!

特別是她左手邊這人,身上有一股氣,天子之氣!

她打量的目光**,那人也自若的回視着她,絲毫不讓,又像絲毫沒看進眼裡。

樓還明剛想出聲打破這微妙的氛圍,掌柜的先他一步開口了。

目光轉向的卻是他,她叫他「哥哥。」

這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樓還明。

樓還明一句稱呼沒消化完,那掌柜的指着周獻又問了一句:

「無論你所求何事,我都能應,前提是能讓這位陪我睡一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