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10章 拙劣的演技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9章 王芳在線免費閱讀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10章 拙劣的演技在線免費閱讀

血?曼小川瞥了身上,胸口處有一堆血跡。

看樣子是在殺紙片人或者宋羽的時候留下的。

靦腆的笑了笑:「好,我去洗一洗。」

「你房間有衣服,以前租客留下的,不介意可以穿一下。」

洗完澡,進入房間,換了身乾淨點的衣服。

想了想,拿着帶着血的衣服進入了衛生間。

門開了,從外面進來一個小年輕男子,手裡拿着黑色的塑料袋,半鼓,有一點血跡順着角滴落。

「呦,來新租客了?」

聽到男子的聲音,從另一側房間走出來個穿着睡衣的姑娘,披頭散髮,衝上去跟年輕男子抱在一起。

「老公,你回來啦。」

曼小川也同樣笑着打了聲招呼:「嗯,新搬進來的,我叫曼小川。」

「張宇。」

「宋佳。」

一對情侶坐在啥方式你儂我儂,聊天也毫不掩飾。

【今天罪惡都市又死人了,聽說死了好多,其中還有一名警察。】

【是嗎?死警察可是大事,怎麼沒見一點消息呢?】

【聽他們說是外來者乾的,開電視看看抓住沒有,這些外來者就像臭蟲一樣真該死!】

房東也從外面進來,聽着議論聲,插了句嘴。

【又有外來者進來了?快打開電視看看。】

曼小川搓着衣服,聽着外面電視機里的播報,心沉入谷底。

「罪惡都市快報,現通緝殺害警察犯罪嫌疑人一名,外來者,身上有血跡。」

眼裡消失的死亡倒計時重新出現,驚的他手一松,盆掉在了地上。

死亡倒計時:11小時59分。

外面傳來房東的詢問:「曼小川?你怎麼了?」

曼小川深吸一口氣,默默地撿起盆,看着洗不掉的血跡回了句:「沒事,剛剛手滑了一下。」

又揉搓了幾下,看着衣服上毫無變化的血跡,摔在盆里。

隨即屋裡陷入了安靜,除了拖鞋走動跟關門聲之外,沒有一點動靜。

「該死!又要來嗎?」

咚咚咚!急促的敲門聲將屋內四人的視線拉了過去。

房東起身開了門,門外站着一名身穿馬靴,下身小短裙,上身半袖警察制服,頭戴大檐帽的姑娘。

「您好,接到報案,前來抓捕外來者,你們四個跟我回警局例行詢問。」

曼小川隨手抓起身邊的叉子,剛想反抗,衝上去殺死這個觸發者。

褲兜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班長劉澤:【你們都找到住處了嘛?我找到了,跟原住民住在一起太舒服了,警察竟然沒發現我是外來者的身份。】

班長劉澤:【警察竟然我們帶到警局,你猜我看到什麼了?不光咱們是外來者,有很多外來者。】

班長劉澤:【他竟然反抗,被當場殺了,死了之後竟然是我的樣子!你們安全了嘛?】

曼小川只覺得是手一緊,火熱的觸感席捲全身,像是置身於火海之中。

女警官出示着身份證,伴隨着話語將他帶了出去。

「您好,這是我的執法證件,請您配合調查。」

餘光間他瞥了眼證件,名字王芳。

剛剛被抓住的時候,他有一種錯覺,任何異動都會死亡。

真正的死亡。

……

昏暗的燈光下,王芳站在一旁,雙手環着胸,接過其他警員遞過來的本子。

「姓名。」

「曼小川。」

「你拿叉子是想殺我嗎?」

曼小川抬起頭,對上王芳那冷若冰霜的臉,嘴角微微勾起。

「不,手裡有個刺,想挑一下。」

王芳在屋裡走了幾步,回到了椅子上,翻開遞過來的本子,仔細的觀察着。

雙手不停的揉着太陽穴。

曼小川卻藉此機會,也同樣在打量着整個屋子。

跟上個警察局場景一樣,桌角同樣刻着一句話。

【人是有兩面性的一定要好好隱藏——否則……】

人有兩面性?隱藏?否則?

否則會死,這個他懂。

那人有兩面性是什麼意思?

這應該叫做線索。

抬頭,掃向王芳桌子上東西的時候,有些失望,沒有杯子。

也沒有提示信息。

同時曼小川也在思考,為什麼這麼快就被鎖定抓到。

仔細的回想上個死亡事件的整體過程。

他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次竟然沒有觸發事件!

也就是說,無法通過直接幹掉觸發的方式,進行通關。

而且,從他進屋,到警察來,是有一定的真空期的。

「接到報警,你身穿一件帶有血跡的衣服,來租的房子對嗎?」

王芳的話打斷了曼小川的思緒,抬起頭,他在仔細的思考,接下來的回答是不是有危險性。

第一次是辯論者,以證明為根,產生的邏輯自洽。

那王芳是什麼角色?

她的依據是什麼?

信息太少,曼小川決定試探性的回兩句。

「對」

王芳在本子上寫寫畫畫,抬起頭的時候,想了想又問了一句。

「他們看見你在洗帶血的衣服對嗎?」

曼小川下意識回了句:「對。」

又是一陣沉默,王芳像是神遊天外一樣,雙手托着腮,目光空洞。

幾分鐘過後,才有了下一次對話。

「跟你租房的三個人,你認為哪個有可能會是外來者?」
???

曼小川腦子有點懵,仔細回想着王芳這三句話。

前兩句屬於客觀陳述性詢問,第三句就變成了推斷句。

信息量還是太少,他不敢輕易的下結論。

「我剛租,不太清楚。」

「可他們的口供里,全是指向你是外來者,如果你沒有什麼想交代的話,將會被留下來吊銷原住民身份。」王芳說話很慢,眼裡興緻缺缺,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什麼鬼!炸我?

不對!

我現在的身份是原住民,他們沒辦法從語言來判斷是否不是。

只有找到證據,比如殺害宋羽時候衣服上的血跡。

來做實,就是他乾的。

而原住民身份等於說是一層保護,受罪惡都市保護的一種手段。

沒有原住民身份,他就會像剛開始那樣,兩個值判斷成功後,就會被殺死。

想到這,曼小川無意間瞥了眼桌子上的字。

【人是有兩面性的一定要好好隱藏——否則……】

兩面性,隱藏!

隱藏自己是外來者的身份。

「我懷疑那個青年男的是外來者。」

曼小川清晰的捕捉到,王芳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