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9章 王芳在線免費閱讀

禁忌遊戲:消失的十一班第9章 王芳在線免費閱讀(2)

>
「姓名。」

「曼小川。」

「你拿叉子是想殺我嗎?」

曼小川抬起頭,對上王芳那冷若冰霜的臉,嘴角微微勾起。

「不,手裡有個刺,想挑一下。」

王芳在屋裡走了幾步,回到了椅子上,翻開遞過來的本子,仔細的觀察着。

雙手不停的揉着太陽穴。

曼小川卻藉此機會,也同樣在打量着整個屋子。

跟上個警察局場景一樣,桌角同樣刻着一句話。

【人是有兩面性的一定要好好隱藏——否則……】

人有兩面性?隱藏?否則?

否則會死,這個他懂。

那人有兩面性是什麼意思?

這應該叫做線索。

抬頭,掃向王芳桌子上東西的時候,有些失望,沒有杯子。

也沒有提示信息。

同時曼小川也在思考,為什麼這麼快就被鎖定抓到。

仔細的回想上個死亡事件的整體過程。

他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次竟然沒有觸發事件!

也就是說,無法通過直接幹掉觸發的方式,進行通關。

而且,從他進屋,到警察來,是有一定的真空期的。

「接到報警,你身穿一件帶有血跡的衣服,來租的房子對嗎?」

王芳的話打斷了曼小川的思緒,抬起頭,他在仔細的思考,接下來的回答是不是有危險性。

第一次是辯論者,以證明為根,產生的邏輯自洽。

那王芳是什麼角色?

她的依據是什麼?

信息太少,曼小川決定試探性的回兩句。

「對」

王芳在本子上寫寫畫畫,抬起頭的時候,想了想又問了一句。

「他們看見你在洗帶血的衣服對嗎?」

曼小川下意識回了句:「對。」

又是一陣沉默,王芳像是神遊天外一樣,雙手托着腮,目光空洞。

幾分鐘過後,才有了下一次對話。

「跟你租房的三個人,你認為哪個有可能會是外來者?」
???

曼小川腦子有點懵,仔細回想着王芳這三句話。

前兩句屬於客觀陳述性詢問,第三句就變成了推斷句。

信息量還是太少,他不敢輕易的下結論。

「我剛租,不太清楚。」

「可他們的口供里,全是指向你是外來者,如果你沒有什麼想交代的話,將會被留下來吊銷原住民身份。」王芳說話很慢,眼裡興緻缺缺,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什麼鬼!炸我?

不對!

我現在的身份是原住民,他們沒辦法從語言來判斷是否不是。

只有找到證據,比如殺害宋羽時候衣服上的血跡。

來做實,就是他乾的。

而原住民身份等於說是一層保護,受罪惡都市保護的一種手段。

沒有原住民身份,他就會像剛開始那樣,兩個值判斷成功後,就會被殺死。

想到這,曼小川無意間瞥了眼桌子上的字。

【人是有兩面性的一定要好好隱藏——否則……】

兩面性,隱藏!

隱藏自己是外來者的身份。

「我懷疑那個青年男的是外來者。」

曼小川清晰的捕捉到,王芳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