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局寫輪眼的悠閑生活第8章 誰為刀俎,誰為魚肉?在線免費閱讀

開局寫輪眼的悠閑生活第9章 美好生活在線免費閱讀

「真是夠噁心的。」

「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沈默看着眼前的詭異眼神逐漸嚴肅起來。

詭異亦有境界,它身上散發的靈能波動,顯然已經是達到了A級。

「吼!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默的一腳讓它憤怒地失了理智,他只想把眼前這個討厭的人類徹底撕碎。

一團團黑氣從「它」的身體內湧出,黑氣的濃度不斷升高,逐漸形成一股恐怖的能量場,將整個巷子徹底籠罩起來。

它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身體不斷拔高,將近3米才停下來,每個胳臂上的肌肉幾乎有沈默的腦袋大,黑色的紋理遍布整個身體,光是站在那裡,就讓人感受到無邊的威嚴和壓迫感。

與此同時,三門市異能管理局內警報聲忽的響起。

「警報,警報,斯萬大街匯西路翻倒巷附近出現強大靈能反應,請留守調查員迅速出發核查。」

防控中心看到儀器上突然出現的橙色光點,迅速地下發了指令。

「開啟二號應急預案,請作戰人員迅速到達封鎖現場。」

異能管理局內的值班人員聽到指令後,慌忙但有條不紊進行着應急工作。

車子在加速前進着。

「隊長,這個地方我們中午才過去一次。」薛淼提醒道。

「是的。」

邢隊長點了點頭拿出對講機說道:「嘉嘉,你讓技術科的同事把今天周朝生的詭異波動,和剛才的對比一下。」

「大家做好戰鬥準備,一切行動服從命令聽指揮。」

「是隊長。」

邢柏的小隊是今天的值班小隊,在下達二號應急預案之後,他們便急速趕向反應區。

小隊任務:將詭異控制在翻倒巷範圍內,等待支援。

任務要求:用盡一切代價

「你們五個布置結界,我去裏面探查。」

「隊長,一定小心呀!」五位隊員擔心地說道。

「放心吧。」到達地點後,打開車門一個跳躍,邢柏便踩着牆頭進入了黑色的詭異領域內。

邢柏如此行事自然有自己的底氣,他是第四階的存在,並且擁有神速力異能。

希望它只是一個初生的詭異,不然以這個領域的強大,邢柏不敢想像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緊捏着手中的通訊設備,有什麼結果會第一時間彙報給總部和外面的隊員。

當結界啟動那一刻,詭異會感知到,這時他們很有可能會逃離。而邢柏的任務是攔住它,直至結界布置完成。雖然危險無比,但邢柏的眼裡滿是視死如歸的堅定。

……

黑氣遮住了月光,同時全部朝着沈默湧來,最後在他三尺外停下,漆黑的巷子內一雙猩紅的眼睛格外奪目。

「就和你先玩一玩吧。」

說罷嘴角露出了一絲邪笑。

沈默一個瞬身,消失在「它」的眼前,等到「它」察覺時,沈默雙腳穩穩地落在了「郭達」的雙肩之上。

他的雙腿一緊,雙腳猛然用力絞動。只聽咔嚓,下骨裂聲響,「它」的腦袋便被直接擰斷。

「它」滿眼的不可置信,自己強悍的身體在這個男人面前如紙張一樣脆弱。

不等他喘息分毫,雙腿用力一個側翻,夾着它的頭連帶着身體直接丟飛出去。

沈默活動了一下腳腕,慢慢地說道:

「垃圾就是垃圾,再大也沒用。」

說罷一腳飛踢而來,「它」的身體在地上滑行飛出,直至撞到牆角。伴隨着一聲沉悶的撞擊,「它」幾乎聽到了自己骨骼碎裂的咔嚓聲響。

塵士飛揚的黑暗角落裡它蜷縮成團,緩了好一會兒,「它」才摸索着爬起身來,八隻手抓住自己腦袋,

「」咔嚓」一聲

腦袋回到了原位,隨後看向沈默的眼神有了一絲畏懼,只見「它」流出的血液變成了黑氣纏繞着受傷的地方,不一會兒所有的傷勢消失不見。

「果然詭異用常規手段是殺不死的。」

萬花筒寫輪眼下,沈默清清楚楚地看到有大量的詭氣從「它」的心臟中迸發,形成特殊的紋路流轉,修復着對於人類來說必死的傷勢。

這是專屬於詭異的招式-「反轉咒法」,不屬於異能,而是一種詭氣的使用技巧,它對使用者的要求很高,所以只有高等級的詭異才能完整掌握。

對於這個現成的學習素材,沈默可沒有浪費,寫輪眼不斷轉動着,記錄著看到的一切。

他對這一招可眼饞很久了,如果可以學會的話,那保命的招式就又多了一個。他對自己也有信心,詭異也是靈氣的產物,通過解構,自己應該是有機會學會的。

A級詭異極為少見,這麼好的實驗材料,沈默可沒有浪費的習慣。

「你的實力就只有這點嗎?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可就太無聊了。」涼風習習吹拂着他的頭髮,沈默穿着一身黑色衛衣,緩步朝着它前行。

詭異站直了身子,壓制住自己正在顫抖的雙腿,從未見過如此有壓迫感的人類,「它」的實力在這個人的面前宛如小孩子般無力,真是太恐怖了。

八隻手結印開口道:「八臂神主」

低語之後領域隨之展開,一個黑色旋渦出現將沈默徹底覆蓋。

「八臂神主?」

這是一個黑暗陰森的環境,無盡的巨大黑色手臂從未知的深處伸展開來,以無法阻擋的力量無休止的砸落下來。

砸落的聲音在這個領域內回蕩着,每一次砸落都伴隨着強大的震動,這些黑色手臂彷彿代表着無法抗拒的命運,無論你如何掙扎,都無法逃脫它們的控制。

不過這些手臂的軌跡在沈默眼裡慢到了極致,他閑情若步的在領域中走着,那些巨大手臂彷彿不存在一樣。

「找到你了!」

手中天照黑炎變成弓箭模樣。

舉弓、開弓、靠弦、瞄準、撒手,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箭矢破竹之勢飛射而出正中目標,那力道帶起他的碎發飛舞,一系列的動作優雅無比。

「八臂神主」領域如同鏡子般碎開,沈默又回到了小巷內。

箭矢正中「它」的胸腔,雙膝跪在地上,面色之中全是痛苦。

「它」想要伸手將它拔下,但沒想到手剛碰到時,黑色火焰瞬間爆燃,整個胳臂一息之間便被徹底燒成了粉末。

黑炎是天照,弓是更高形態的「加具土命」。**他胸膛內的「箭矢」,不斷灼燒着他體內的器官。

灼燒,等到「它」自己治療好之後,繼續灼燒。

就這樣過了五分鐘後,「它」有些分不清到底誰才是詭異,因痛苦而扭曲的臉上全是痛苦與絕望。

在麻木之際「它」的心念一動,「來人了!」

「它」感受了一股人類氣息在迅速靠近。

「得救了。」

「它」也顧不得來的人是敵人還是朋友,只要不是面前這個變態就好。趁着沈默鬆懈,雙腿用力一蹬,便朝着來人的方向蹦去。

「加具土命,爆。」

沈默輕輕開口,躍在空中的「它」便神情一滯,如斷線的風箏直接掉落下來。身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尖刺,由內而外被洞穿,全身毫無例外。

「它」死了,帶着笑容死的。

沈默這時也感受到有人急速靠近,手中烏光一閃,一把長刀出現在手中。

手起刀落,「它」的心臟便被沈默拿了出來。

刻畫著黑色符文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上面有一個明顯的尖刺貫穿傷。

「神威。」

萬花筒轉動,空間扭曲,一瞬間沈默便出現在一公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