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哄個龍太子做夫君 快穿!哄個龍太子做夫君第十章 神器認主遭嫌棄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快穿!哄個龍太子做夫君第九章 傻得可愛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哄個龍太子做夫君第十章 神器認主遭嫌棄在線免費閱讀

龍夫人和西海龍王均面色一僵。

龍夫人白一眼女兒。

怎麼生出了一個如此重皮相的女兒,不省心,不省心呀。

西海龍王唇角帶笑,摸了摸自己的鬍鬚。不錯不錯,不愧是他的女兒,小小年紀便有如此之高的審美。

「歲歲,過來,這是暨白,他來參加的生辰禮,來見過暨白哥哥。」西海龍王說道。

「哦。」姜椿歲大步走到敖暨白身邊。

敖暨白微微頷首,看了一眼姜椿歲,黑黢黢的眼眸里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算是和她打招呼。

姜椿樹腦袋偏了偏,毫不避嫌的盯着敖暨白,輕快的問他,:「你就是用我定娃娃親的大哥哥啊?我長大了就是要和你成親呀?」

龍夫人和西海龍王一怔。

他們這女兒還真是……記性好。

敖暨白正色點頭。

四目相接,敖暨白眼神和之前並無二樣。

彷彿姜椿歲的問題對他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龍夫人扶額,她這女兒說的話真讓人頭疼。

西海龍王看着他們二人滿意的摸了摸鬍鬚。

暗暗讚歎自己的眼光,事實證明,敖暨白確實是不可多得的龍屆翹楚,極大可能修為上神。

成為天界新一代的佼佼者。

「你帶了什麼禮物給我,我想瞧一瞧。」姜椿歲問,聲音帶着孩童的稚嫩甜軟。

「一顆大珍珠。」敖暨白很嚴肅很認真的回答姜椿歲的問題。

「就一顆大珍珠嗎?」姜椿歲撇撇嘴,:「我有好多顆大珍珠了,不過還是謝謝你,大珍珠在哪呢,給我吧,我想讓雲黛姐姐幫我做成珠鏈。」

姜椿歲朝着敖暨白攤開手掌。

敖暨白垂首,看着那白皙粉紅的手掌默了默。

姜椿歲不動,困惑的眨眨眼。

好像在說,快點把禮物給我呀。

敖暨白澄澈的眼眸微動,一隻碩大的黑檀木箱憑空出現在姜椿歲腳邊。

那隻大木箱要比姜椿歲的身形還要大些。

敖暨白手指微動,木箱蓋子被打開,裏面赫然是一顆晶瑩圓潤光華流轉的大珍珠。

目測比姜椿歲個頭還要大。

姜椿歲目露驚喜,:「好大的珍珠呀?你從哪裡得到的。」

本以為他也會隨那些仙侍一樣,送些神器神花神草一樣,沒想到居然是顆如此漂亮的大珍珠。

「九天玄山,雪山冰湖裡。」敖暨白眸色依舊冷冰冰,依舊一本正經的回答她的問題。

姜椿歲偏了偏頭,想了想,:「不過這顆珍珠太大了,好像不能做珠鏈。」

「是的。」

依舊是一本正經的回答。

姜椿歲看向他。

兩個人四目相接,雖沒說話,卻也不顯尷尬。

龍夫人和西海龍王對望一眼,笑而不語,轉頭去外面繼續接待來賓。

藍汐捧着那兜果子不知何時溜了出去。

姜椿歲抬起臉,才能對上那雙桃花眼。

敖暨白正正比她高出一個頭,此刻正俯視着她。

姜椿歲偏了偏頭,又問他一個問題,:「你是怎麼樣從北海來到這裡的,你也有妖怪坐騎嗎?」

「沒有。」敖暨白的目光清澈無溫,看一眼腰間的長劍,:「御劍而來。」

「哦。」姜椿歲隨口敷衍回答一句,:「你的劍真是把好劍。」

「是的。」敖暨白認真的點點頭。

表示很認同她的話。

兩個人又是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姜椿歲皺起眉頭,不禁反問道,:「你沒有什麼問題想問我的嗎?」

敖暨白認真嚴肅的看着她,搖頭。

「好吧。」姜椿歲扁扁嘴,:「明年的這個時候你還會來送賀禮嗎?」

敖暨白沉默着似乎很認真的思考着姜椿歲的問題,良久才回答,:「不確定。」

「好吧,」姜椿歲覺得有些無聊,不再開口,把目光投向那顆大珍珠。

思考着這顆珍珠的用處。

敖暨白卻作揖頷首,:「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告辭了。」

「哦。」姜椿歲擺擺手,隨口道,:「飛行的時候要注意哦,小心劍氣誤傷了天上的小鳥。」

「多謝提醒,」敖暨白默了默,回答得嚴肅認真。

好像真的在感激姜椿歲隨口的叮囑。

姜椿歲聞言失笑,這個人還真是傻得可愛。

但很快,姜椿歲就笑不出來了。

龍夫人送走了最後一位賓客,又氣勢洶洶的帶着龍宮眾人回來了。

只見殿門打開,龍夫人逆光而立,身後是她的父王,雲黛,歡蕪兩位隨侍。

姜椿歲來沒來得及思考對策,只能先躲到大珍珠後面。

「姜椿歲,過來,到娘身邊來。」龍夫人眯起眼睛帶着慈祥的假笑,對她說,:「你放心,娘親不打你。」

姜椿歲搖頭,:「娘親,孩兒已經長大了。」

言外之意:娘親別騙我了,都挨過那麼多次打了,還不知道您的心思嗎?

龍夫人柔柔一笑,手中捏訣,咻一聲,把姜椿歲面前的大珍珠送走。

姜椿歲無處可藏。

在龍夫人走過來之際,看一眼身後的眾人。

【躲在誰的身後好呢?】

西海龍王心虛的看向別處,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

【算了,看來大殿中誰都攔不住脾氣火爆的娘親了,尤其是父王,在娘親心中的地位還不如我呢。】

嗯?聽到姜椿歲心聲的龍王臉色變得難看。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逆女!

雲黛和歡蕪玉手輕抬,掩去唇角的笑意。

龍夫人嘴角不可抑制的微微上揚。

這女兒,還怪機靈的。

「娘親,孩兒知錯了。」姜椿歲退無可退,乾脆抱住龍夫人的大腿,主動認錯。

「錯哪了?!」龍夫人擰住姜椿歲的耳朵。

白皙的小耳朵瞬間變得通紅。

「疼疼疼,娘親好疼啊。」姜椿歲疼得不禁掉下幾滴眼淚,:孩兒不該在生辰宴這天溜出去玩。」

西海龍王看女兒被教訓,原本有些幸災樂禍,看到女兒耳朵被揪得通紅時,他變了臉色,再看到女兒疼得都流下幾滴金豆豆,霎時心疼壞了。

忍不住,趕忙上前,插嘴道,:「夫人吶!」你倒是輕點啊!

聽到西海龍王這句呼喊,龍夫人總算鬆了手,轉而氣勢洶洶的給了西海龍王一腳,:「都是你慣的!慣的她不知天高地厚!」

姜椿歲齜牙咧嘴的揉着耳朵。

感激的看了看替自己挨揍的老父親。

雖然心疼,但她不敢多言。

沒關係,養不教父之過!姜椿歲在這樣心裏寬慰自己。

嗯,果然心裏好受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