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1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1)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2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2)在線免費閱讀

「王鐵鎚,我TM弄死你!」

系統空間里,南煙還未做好準備就被系統一腳踹了下去。

「文音啊,你怎麼可以離開我,我這樣都是愛你啊……啊啊!!!」

「哎!我艹,愛你媽個大頭鬼!」

南煙剛到任務世界時,差點就品嘗了一個大逼兜,還好她眼疾手快扔了一盆仙人球過去,男人尖叫着倒下。

南煙顧不上接收位面信息,又衝上去補了幾腳,把火都發泄在地上的人身上。

「姑奶奶也是你能動手動腳,你的手還不想要了,姑奶奶把它廢了。」

徐之言躺在地上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眼裡的惡意毫不掩飾。

「白文音,你給我住手,我不會放過你的!」

南煙一聽還得了,「好啊,你不放過我,姑奶奶今天就教你做人。」

幾個大逼逗下去,徐之言的臉都腫成了豬頭。

他也罵不出聲了,連忙求饒。

「文音文音,我錯了,你快住手,我是你的愛人啊。」

南煙看了一眼他的豬頭,嫌棄的把他踹到一邊,大罵著系統:「王鐵鎚,你要是再這樣害我,我扒了你的皮,嘎了你的蛋,讓你成為一隻太監貓!」

系統在空間里,綠眼睛的白色小奶貓幹了一口小魚乾後,它劈着叉罵罵咧咧,「壞女人,你趕緊和我解綁,不然我讓主神滅了你!還有,你要叫我001!001,不是鐵鎚!」

它本來是主神座下第一寶貝系統001,因為一次也沒有出過任務,就被其他系統和宿主嘲笑,它為了證明自己就跑出主神空間自己去找宿主做任務。

哪知這個女人突然用四十米大刀劈開了abc世界的裂縫,強行和它綁定了,它也被她的劍氣波及,現在腦袋都有點不靈光。

不對,它可是第一統,是所有統的老大,它才是最聰明的。

南煙抽了抽嘴角,這小廢物還真是『狗仗人勢』,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樣啊。

「小廢物,沒有我誰願意和你綁定,趕緊給我傳送位面信息,不然我嘎了你。」

系統打也打不過她,罵也罵不過,眼睛都氣出鬥雞眼了,它氣憤的把記憶傳送過去,腦袋又氣哄哄的埋在了零食袋子里。

南煙迅速接受記憶後,又把想要逃跑的徐之言給揍了一頓。

「人渣啊,看着像個人,咋就不幹人事呢。」

原身白文音本是在一個藝術氛圍濃重的家庭長大,在父母的熏陶下從事了畫畫的事業,如果不出意外,她會成為一個偉大的畫家,可就在一年前,父親收了一個學生林妙妙,還對她照顧有加,甚至把原本屬於原身的國際展覽邀請送給了她。

原身和母親都加以反對,但不妨礙白父鐵了心要捧林妙妙,林妙妙也憑着這個機會結識各路大佬,還認識了海市最富有的新晉霸總,後續在他的幫助下,成為國內炙手可熱的畫家。

原身看着她一夜之間成為天才畫家,說不嫉妒是假的,那可是她在國內外跑了多少場地,通過了重重的考驗才換來的一次機會。

這次展會國內外有名有才的畫家都會出現,要是得到他們的青睞,她在國際上也有一席之地,就這樣平白無故的便宜了別人,原身氣的要死,但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只是頂着原身平替的林妙妙話里話外都在貶低原身,抬高自己,她說自己得來的一切都是靠天賦,小時候家裡窮,也沒錢學畫畫,她最羨慕的還是原身,因為她一出生就有了所有,還有白父的保駕護航。

有這麼一對比,人人都說原身德不配位,說她之所以能成功,還是靠了父親的幫助。

白父也說原身畫畫只有形,而沒有靈,這話一出,原身徹底崩潰,她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由此恨上了他們。

她去找林妙妙的麻煩,卻被父親怒罵不配和她相提並論,還被林妙妙的追求者搗亂,她的畫場也被迫關閉。

母親雖然站在她這一邊,可看她前途毀了,還是有些埋怨。

原身就此抑鬱,就在這個時候,徐之言出現了,他長得溫文爾雅,還有紳士風度,他不理外界傳言,鼓勵原身站起來,原身從小接受的就是打壓式教育,有這麼一個用溫暖包裹她的人。

原身淪陷了,她開始和徐之言頻繁約會,還跟徐之言提了她的夢想,她要重新舉辦畫展,可徐之言拒絕了,他不想原身太辛苦,原身鬱悶,也並沒有多說。

可每次約會時,徐之言總看着她的臉出神,好像在透過她看另外一個人。

原身也是受過小說網絡熏陶的人,雖然再怎麼喜歡他,還是保持了一份理智。

她跟蹤了徐之言,卻發現他還跟林妙妙約會,徐之言從來沒有用那種目光看過她,原身氣炸了,當即就把兩人約會的事發到了網上。

但是很快又消失了,林妙妙說要和她解釋道歉,結果一出現就被徐之言找到了,徐之言還把她囚禁了,他要原身模仿林妙妙的言行舉止。

有一身傲骨的原身怎麼可能同意,徐之言也不和她廢話,稍有不順就對她拳打腳踢,原身肋骨都斷了幾根,過後徐之言又給她上藥,又跪下給她道歉,原身痛苦不已,覺得這人就是神經病。

她也不是沒有求助過,可這裡荒郊野外,原身逃跑了又被抓回來,迎接她的又是一頓暴打,後來林妙妙也來過,可林妙妙口頭上答應她,卻了無音訊。

最後壓死原身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原身的母親,她好不容易逃了出去,遇到了母親,她讓白母帶她走,可白母覺得她廢了,不能讓她臉上添光,還不如嫁給徐之言,好好當一個富家太太。

然後親自把她送到了徐之言手上,原身感覺整個世界都崩塌了,她拚命掙扎也逃不過成為籠中鳥的命運,最後看着林妙妙功成名就,嫁入豪門,父親收她為乾女兒的時候,被徐之言生生打死在了別墅里。

徐之言毫無心理負擔把她做成了林妙妙最喜歡的玫瑰花肥,繼續守護着林妙妙,她死了,所有人都遺忘了她,活得一個比一個如意。

原身是在絕望中死去,死後怨氣衝天,作為女配翻身系統的鐵鎚捕捉到了她,和她達成了交易。

「我努力了幾十年,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讓所有人都看到我,他們憑什麼,憑什麼毀了我的希望,還有那個徐之言,什麼狗屁愛我,愛我就是毀了我,殺了我嗎,我要他們所有人都要付出代價!我要他們生不如死!」

南煙看着原身最後的景象,她願意用一半的靈魂之力做為回報。

現在已經到了原身多次逃跑後遇到白母的時候,在這之前,原身已經跑了一次,又被抓了回來,徐之言說著愛她的話,硬生生打斷了她的手,這也是白母看她沒用的原因。

南煙怒了,倒霉的就是徐之言。

徐之言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力大無窮,但不妨礙他害怕,「文,文音,你不要衝動,我我,原諒你剛才的舉動,你冷靜一點,以後我都不會再對你動手了,你放心,我以後一定好好愛你。」

南煙從背後拿出一個小錘錘,徐之言瞳孔都變大了。

南煙又收了回去,給這畜生用只會髒了她的錘錘。

她從房間里找了一個工地上用的大鐵鎚,徐之言尖叫着從門外爬去,「來人啊,救命啊!」

可惜了,他當初為了囚禁原身,房子里連個上門的保姆都沒有,怎麼會有人呢。

南煙拿着大鐵鎚含笑的跟着他,「你別走啊,來,我們友愛的交流一下。」

「不,不,你別過來。」

「親愛的,你不要怕,馬上我就來好好疼愛你。」

「 不,不啊啊啊!!!!」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