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4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4)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5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5)在線免費閱讀

醫院裏,白母也來到南煙的病床前,她看向南煙的目光帶着仇視。

「我教給你那麼多東西,你到底跟誰學的歪門邪道,我們的家風都被你敗壞了,你簡直就是我們家的敗類,我怎麼會生了你這麼個女兒。」

眼看大鼻逗落下來,南煙嫌棄的離她遠一點,問鐵鎚:「錘錘,這個尖酸刻薄的母親,真的是原主的母親嗎?」

她表示懷疑,誰家母親這麼折騰自己的孩子。

鐵鎚喝着盆盆奶道:「人的世界是很複雜的,你不用懷疑,像這樣的人是第一個,但不是最後一個,女人,你的路還長着呢。」

南煙撇了撇嘴角,裝什麼高深。

白母還在不依不饒。

南煙把杯子里的水就潑了上去,白母不可置信的失聲尖叫。

「白文音,你是不是要造反了,你竟敢這麼對我!」

南煙攤手,「你一點貴婦的樣子都沒有,我只是讓你冷靜一下。」

白母指着她嘴唇發抖。

「逆女!」

白母怕被她氣死,提醒道:「你把徐之言的下半生都毀了,徐家馬上就要找你算賬,我告訴你,你要是連累我們,我們要你好看。」

南煙掏了掏耳朵,「我才沒有毀他下半生,我只是毀了他下半身。」

白母:「……」

鐵鎚:「……」

房間頓時安靜下來。

白母怕被她氣死,拎着包包就走了。

鐵鎚問道:「你把人家廢了,徐家找你麻煩怎麼辦。」

南煙啃着蘋果:「就怕他不來。」

徐之言在知道自己徹底被廢后,還可能面臨南煙的指控,他在心裏把南煙罵了千百遍,徐家只派了一個管家來照顧他,話里話外都是他連累了家族,徐家要放棄他了。

這怎麼可以,沒有了財富,他怎麼和唐沉舟爭。

他跌跌撞撞來到南煙的病房。

南煙看到他走路的樣子變成螃蟹腿一樣就覺得搞笑。

她十分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哈哈哈,徐之言,你看你的樣子,就像拉在褲襠里一樣。」

她扇了扇鼻子,好奇道:「你不會真的拉了吧,聽說,太監總是控制不住自己。」

「賤人,你還敢嗦,我嫩死你。」

「哈哈哈,你別嫩死我,你快油死我了,你個大老爺們說啥嫩不嫩的。」

「不過你現在有可能會變嫩,連鬍子都不會長了。」

徐之言被她在傷口上反覆撒鹽,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叫着想要掐死南煙。

南煙把自己收藏多時的尺子拿了出來。

看到那把尺子,徐之言就想起被它支配的恐懼。

「你,你要幹嘛。」

南煙一下一下拿捏着尺子,「當然是要揍你啊,看來我下手太輕了,你還敢來找我麻煩。」

南煙毫不客氣的出手,病房裡很快就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

白忠言剛剛被徐家警告過,他額頭突突的跳,他打開了房門。

映入眼帘的就是徐之言被綁在椅子上,南煙一下一下的抽着他的臉,鮮血橫流,白忠言看了都打哆嗦。

他從南煙吼道:「逆女!你還不把他放下來,你要毀了我們家嗎。」

南煙見白父來了,想到他最後靠貶低着原主上位,她怎麼也得招待他呀。

南煙舉起了那把厚厚的長尺。

「孽畜!看打!」

「逆女,你敢對我動手,反啊啊啊!!!」

「放了我!!」

徐之言被打得慘不忍睹,現在他緩了一口氣,雖然自己也很慘,但是看到白父這樣他也不忍直視。

門外,林妙妙拿着做好的親子鑒定在記者的簇擁下來到了病房。

她彷彿像打了勝仗的勇士,對記者們說道:「親子鑒定你們也看過了,我現在讓她道歉不過分吧。」

記者們刀:「不過分不過分,我們快進去吧。」

林妙妙打開門後,剛提起的唇角又落了下去。

南煙坐在床上瑟瑟發抖,白父鼻青臉腫的扇着徐之言。

林妙妙心裏一股無名火冒出,「你們在幹什麼!」

她指着南煙,「白文音,我不管你抽什麼風,你嫉妒也好,吃醋也罷,那些事我都沒有做過,親子鑒定出來了,你快點給我道歉。」

南煙打量着眼前的女孩,清純有餘,慾望過重,不是什麼良家婦女。

她看向白父,白父像是忍了莫大的欺辱,他一把搶過林妙妙手裡的親子鑒定,大聲呵斥道:「抽風的是你,親子鑒定是假的!」

一句話又在人群炸開了鍋,路人們也紛紛開啟直播模式。

林妙妙看着他,「你TM你瘋了吧,我本來就不是你的女兒,你到底在搞什麼。」

白父狠了心,一巴掌扇道她臉上:「賤人,你本來就是我的私生女,不然我捧你幹嘛,但是你心太毒,非要讓這個畜生毀了我的親生女兒,現在我不會再任由你欺負我女兒了,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學生。」

「你和徐之言合謀的事,我也會繼續上訴,你等着法院的傳票吧。」

林妙妙猙獰着臉,她不明白為什麼板上釘釘的事,白忠言怎麼反悔了。

那她怎麼辦,要被白文音控告,唐家怎麼看她,她還怎麼嫁入豪門。

她癲狂的抓着白忠言:「你是不是要害死我,我本來就不是你的女兒!」

她衝著吃瓜群眾大喊:「我不是他女兒,我們再做親子鑒定,你們要相信我!」

白父一把揪過了她的頭髮,「你胡咧咧什麼,不是你嫉妒文音才搶走她的展會嗎,你看她過得好又把徐之言這個禍害推到她身邊,你早就知道徐之言是怎樣的畜生,你還這麼做,從今往後我要和你斷絕關係,你自生自滅吧,我沒有你這麼惡毒的女兒。」

吃瓜群眾表示又吃到瓜了。

輿論再次反轉,林妙妙眼看事情沒有往預想的方向發展,她崩潰的大叫起來,她指着南煙,「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是你害的我。」

南煙老神在在,「是你害的自己,是非如何,你還是和警察叔叔說吧。」

也就在這個時候,南煙聯繫好的律師和警察也匆匆趕到。

「徐之言先生,你涉嫌非法拘禁和故意傷害,現在我們正式將你批捕,並提起刑事訴訟。」

「林妙妙小姐,你涉嫌合謀綁架他人,知情不報,現在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林妙妙看到警察來的那一刻嚇得癱倒在地,全完了,她預感自己所有的風光都沒了。

她大叫着:「我是冤枉的,你們都給我滾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唐沉舟的未婚妻,你們快把唐沉舟叫來,快讓他來救我。」

徐之言也跪在地上求南煙:「文音,我錯了,你放過我好不好,我只是太愛你了,才會做出出格的舉動,你,你讓他們不要抓走我,我錯了,我以後都不會了,文音,救救我。」

南煙看都懶得看他那張嘴臉,賞了他一尺子,徐之言已經慘不忍睹的臉,更加慘不忍睹。

南煙痛苦道:「你不要怪我啊,我只是手抽抽了,你那麼善良,一定會原諒我的,好了,你去牢里懺悔吧。」

任憑兩人怎麼掙扎,他們還是被帶走了。

警察來得聲勢浩大,不少吃瓜群眾都提供了素材,不一會全網都知道了,林妙妙和徐之言也釘在了恥辱柱上,白父因為師德有虧,作風有問題,被學校和美術學會給除名了。

白母作為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也在學校被人追着謾罵,學校讓她停職在家,誰知道什麼時候讓她出現。

她的培訓班也開不下去,沒有家長再願意把孩子送到她這裡學習,她標板貴婦的圈子也把她排擠在外,她也精緻不了了。

而她把這一切都怪罪到了南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