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5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5)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6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6)在線免費閱讀

白母再次找到了南煙,又是一陣劈頭蓋臉的謾罵。

白父被她抓了小辮子,怵她,心裏也在罵她,但不敢表現出來。

「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孽障,你知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看我的,我的臉都被你丟光了,你要死能不能死的安靜點,為什麼非得要拖我們下水。」

南煙的心不可自抑的痛了一下,這是原身殘留的情緒,她知道母親好面子,但沒想到她的性命都比不上她的面子。

南煙安撫了一下她的靈魂,她笑得幸災樂禍,「哎呦,他們怎麼說你呀,說你鐵石心腸,為了面子不顧女兒的死活,說你窮精緻,明明就一個畫家的身份,被你搞得跟登上皇位一樣,大媽,你裝什麼清高啊。」

「嗞嗞,你除了會畫畫,你還會幹啥,你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整天跟着一群沽名釣譽的偽君子在一起,你是不是就以為你是皇親國戚了,醒醒吧,大媽,你出了那個圈子,誰鳥你,你還得感謝我呢,畢竟你現在出名了,還是蹭了我的熱度呢。」

「孽障孽障啊!你怎麼不去死啊!」

白母被氣的瘋狂的大叫,她想上前去抓南煙,南煙又把那把萬能的防身直尺拿了出來。

這可是她的寶貝啊,便宜這個大媽了。

很快房間的慘叫聲傳來,白母托着兩隻手疼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逆女!你反了天了,你竟敢如此不孝,你竟敢對你媽媽動手!」

南煙不屑,甚至不想和她解釋,「我就打了,你還能怎麼地。」

白母氣得要死,她沖白父吼着:「白忠言!你瞎了是不是,你就這麼看着這個逆女欺負我,你還不快把她綁起來!」

白父想起自己身上的傷還沒好,他可不敢這個關頭去找不自在。

他嫌惡道:「你不惹她,她怎麼會對你動手,你能不能安分點,咱們現在工作都沒了,連退休金都沒有,你再鬧出點動靜,我們還要不要翻身了。」

想到工作,白母又炸了,「還不都是因為你乾的缺德事,你不把那個機會給私生女,我們也不會落到如此地步,你也是個畜生,你還敢背着我出軌,私生女弄出來了,現在害得我工作都沒有了,你們怎麼都不去死!」

白母天天和白父吵架,他們也不敢出去被人指指點點,每天都在同一個屋檐下無時無刻不在爭吵。

看他們過得不好,南煙就舒服了,舒服就要搞事。

徐之言的案子也開庭了,他因為證據確鑿沒有個三五年是出不來的,但是他表示不服,因為南煙也對他動手了,還用利器打得他遍體鱗傷,傷了他後半生的幸福,她也要去坐牢。

南煙拿出了證據,她傷徐之言的只是一個教學工具,根本不能成為武器,況且徐之言只是受點皮外傷,她出於緊急避險才下的手,故而他的訴求不成立。

法庭上眾人檢查了南煙的直尺之後,嘴角都抽了一下,表示她的道具不是利器,至於徐之言的下半身,南煙的行為屬於緊急避險,也不構成犯罪。

徐之言懵逼了,他想到自己身上的傷,TMD,他都傷得那麼嚴重,還要進去做雨傘,他絕望了,他當庭辱罵南煙,然後證據確鑿,罪加一等。

至於林妙妙,哪怕她不承認,但她和徐之言合謀的事還是被判了三個月。

在休庭時,南煙等來了兩位不速之客。

徐家的代理律師,還有唐沉舟。

代理律師直接開口道:「白小姐,說好聽點你是一個畫家,說難聽點,要是沒有人追捧你,你連AI繪畫都比不上。」

南煙:「……」這TM就有點扎心了。

他拿出一張支票遞給南煙,「雖然你是緊急避險,但是徐少爺的下半身確實被你毀了,要是徐家堅持上訴,你也要付出些代價的。

南煙看了一眼支票,「五百萬就想買斷我受的傷害!你們做夢。」

代理律師一看有戲,道:「那白小姐說個價,不過我勸白小姐,人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

鐵鎚跑了出來,「壞女人,你不會真的要放過徐之言吧。」

南煙嗤笑,「誰說我要放過他了,他要去踩縫紉機了,我還怎麼找他報仇,現在有冤大頭送錢上門,咱們不要白不要,碎了一個弟弟,收穫好多馬內,合算。」

南煙環抱着手道:「兩千萬,不然徐之言就去吃國家飯。」

代理律師僵了一下,她還真敢要啊。

他道:「你的要求太高,我打電話問一下。」

說罷他就去打電話了,電話里吵吵嚷嚷,律師都忍不住把手機拿遠了點,但最終他們還是同意了。

南煙和他簽訂了協議,鐵鎚在確認過沒有套路後,南煙就收穫了兩千五,美滋滋。

律師走後,渾身散發著霸總氣息的唐沉舟也找到了她。

唐沉舟看她的臉一臉不屑,「說吧,要多少錢才肯放過她。」

南煙看了一眼新的冤大頭,伸起了兩根手指。

唐沉舟更加不屑了,「兩千萬,還以為你有多大能耐呢,不過也是個拜金的女人罷了。」

說完刷刷寫了一張支票扔過來。

南煙看着自己的兩個手指,麻蛋,說少了,虧死她了,這樣的冤大頭往那找啊,雖然她只要兩百萬的。

她寶貝似的拿起支票道:「嘁,說得你不拜金似的,那你回去種地吧,反正你不拜金,就把拜金的機會留給別人吧。」

「下水道的老鼠都沒有你能裝。」

唐沉舟看向她的眼神冒着火。

南煙癟了一下嘴,「看什麼看,把協議簽了,誰知道你們這樣不會拜金的人過後會不會告我敲詐你,對吧,唐總。」

唐沉舟頓了一下,像被看穿心事般有些心虛,氣憤的簽了南煙準備好的協議。

鐵鎚再次問道:「女人,你怎麼連林妙妙也放過啊。」

南煙收好寶貝的四千萬,道:「他們兩個我就沒想讓他們去踩縫紉機,他們要是進去了,就不好玩了,況且,林妙妙關個幾個月就出來了,要是徐之言替她頂罪的話,咱一點好處都沒有,而且她肚子里有了孩子,那個懲罰就對她沒多大用處了。」

「現在我們有錢,對付兩個小垃圾還不是輕而易舉。」

有了南煙的諒解書,徐之言和林妙妙當庭釋放。

所有人都對南煙的做法嗤之以鼻,他們感覺自己同情了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人。

早就聞風而動的記者也表示不理解。

南煙開始了她的表演,她的臉露出原來那副清水芙蓉的樣子,再哭得梨花帶雨,人們看着都心碎了。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好不容易才撿回來一條命,現在,我已經很滿足了,至少大家都知道他們的為人,他們有所顧忌,也不敢再傷害我了。」

說完,南煙黯然神傷,眼裡也沒有了光。

但是空間里的鐵鎚快要被她的笑聲震死了。

「哈哈哈哈!我好想笑,這件事綠茶的藝術,王鐵鎚,你以後都學着點。」

南煙的話再次在網絡引起廣泛討論,林妙妙和徐之言被罵得更慘了,所有人都在譴責他們仗勢欺人,逼迫南煙和解,他們自發的抵制徐家和唐家的商品。

兩家的股票一路飄綠,徐之言和林妙妙以為南煙簽了諒解書他們就會萬事大吉,卻沒想到他們被罵得更慘了,連快要隱身的白父白母都被揪出來罵。

林妙妙咬牙切齒:「賤人賤人,我要弄死你。」

徐之言也癱倒在椅子上,感覺前路無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