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6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6)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滿級大佬她無所畏懼第7章 愛你就要毀了你?(7)在線免費閱讀

在徐之言和林妙妙被罵的熱火朝天的時候,南煙沒有回去白家,而是帶着新鮮出爐的票子去往各個地方胡吃海喝。

鐵鎚也跟着她沾了光,它撕咬着一個比它還大的燒雞,舒服得爪爪都伸展開了。

「好吃好吃。」鐵鎚感覺自己到了天堂。

南煙坐在餐桌上嗦着麻辣小龍蝦,沒事還扔給鐵鎚一隻。

鐵鎚最後抱着圓滾滾的肚皮癱在了地上,「嗝,好爽啊,以前都沒這麼爽。」

南煙最後也倒在了五星級的酒店大床上,她當帝尊的時候雖然有人給她做吃的,但那是很久之前的味道了,她都快忘了當初的味道了。

還是現代社會爽啊,人類還真是神奇啊。

吃飽喝足後,南煙怕鐵鎚撐死,就提議出去散步。

雖然是出去散步,但是鐵鎚一步都不想走。

奶貓齜牙咧嘴:「我還是個寶寶啊,你怎麼這麼狠心,愚蠢的兩腳獸,我命令你抱着我走。」

南煙抽了抽嘴角,直接提起它的後脖頸,還是那麼矯情。

南煙來到酒店的休閑室,裏面沒有多少人,南煙找了個靠窗可以看到外面夜景的位置坐下。

一人一統都吃得太撐,現在是動都懶得動,但偏偏有人要來找茬。

「白文音,你這個賤人怎麼有資格來這個地方。」

鐵鎚被吵到,衝著她呲牙,「醜女人,你滿嘴噴糞,信不信我讓宿主弄死你。」

南煙摸了摸它炸毛的腦袋瓜,沒想到一頓飯就讓它改口了,終於不是壞女人壞女人的叫了。

林妙妙身邊跟着徐之言,兩人見到南煙都是一臉氣憤,就因為這個女人,他們身敗名裂,到哪都有人指着罵。

林妙妙以為南煙簽了諒解書就萬事大吉了,沒想到他們被罵得更慘了,唐沉舟也因此和她分開,說是等風聲下去再和她一起,誰知道風聲什麼時候下去,唐沉舟不就是拖着她放棄嗎。

可她剛體驗到優渥的生活,名聲金錢都有了,就因為南煙在網上搞得這一出,她身敗名裂,她的畫白送給別人都沒有人要。

不得已她只好再次和徐之言在一起,可徐之言也被徐家放棄了,現在就每個月拿着一點零花錢,她買個包都不夠。

看見南煙過得有滋有味,她嫉妒得恨不得讓她消失。

林妙妙趾高氣昂,她看着南煙:「來這裡的人非富即貴,你父母都放棄了你,你哪來的錢在這麼昂貴的地方消費,白文音,你不會是被包養了吧。」

林妙妙畢竟是網絡紅人,這會好多人都停下來看八卦。

南煙的好心情被打擾了,她現在很需要發泄,她站起身嫌棄的看着林妙妙。

「你一個野模都能來這裡,我怎麼不能來。」

林妙妙心虛了一下,「我男朋友可是唐沉舟,我有的是錢,就是你,你有什麼。」

南煙興奮道:「我,我有你們的封口費啊,哈哈哈,不然你以為呢,小野雞。」

林妙妙看向徐之言,徐之言告訴了徐家出了封口費的事,還有唐沉舟也給了。

林妙妙一聽金額就炸了,「賤人,你怎麼這麼貪得無厭,你怎麼敢。」

TMD,唐沉舟一次性都沒給過她那麼多錢,每次幾個包包,香水百合就打發了,雖然是她自己要裝作視金錢如糞土的,可看到南煙輕而易舉就有那麼多錢,她還是不甘心啊。

林妙妙破防了,她尖叫着沖了上去。

南煙『大驚失色』,「你不要過來啊!」

「啊啊!!!」

最後林妙妙抬着兩隻手跪在了地上,「賤人!」

南煙拿着直尺深感無奈,「我都說了不要過來了。」

林妙妙不甘的吼叫着,成功把自己給氣暈了,徐之言顫顫巍巍的拖走了她,他都不敢看南煙,他怕自己也再次遭受毒手。

礙眼的傢伙走了,南煙剛想休息,就看到白父從酒店出來左顧右盼,最後泄氣的走了。

南煙嗤笑一聲,這老東西還賊心不死啊。

南煙身上懷揣着巨款,白家那邊是待不下去了,她給自己弄了一套大別墅,把自己想要的東西都搬到了裏面,還給鐵鎚也準備了一個貓窩。

鐵鎚舒服得打滾,南煙也好好享受了一下現代的生活。

這天她在帶鐵鎚逛街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看着電話號碼,還是接聽了。

白母咆哮的聲音傳了過來:「白文音,你這個不孝女,你死哪裡去了,你多長時間沒回家了,趕緊給我滾回來,不要在外面……」

「你要是沒有重要的事就不要來煩我,我忙着呢!」

南煙直接掛斷了電話,廢話那麼多。

鐵鎚指着櫥窗里的寵物衣『買買買』。

南煙道:「你確定要買這個。」

「要要要,快點給我買。」

南煙還能怎麼辦,自己挑的系統,寵着唄。

她隨手拿下了鐵鎚要的女僕裝,公主裙,還有蕾絲邊的小衣服。

鐵鎚沾沾自喜,它果然是主神空間的第一寶貝統,所有人都被它折服了。

在給鐵鎚換衣服時,電話又想了,南煙又把她掛了,反覆了幾次,南煙才慢慢接起。

白母還想開罵,南煙悠悠道:「你要是再口無遮攔,我就把你拉黑。」

白母才緩了下來,「不孝女,唐家和徐家賠了那麼多錢你都不回來看看我們,現在我們的工作都黃了,都是你害的,你必須給我們養老。」

「我養你個嘚兒,我出事的時候你拚命和我撇清關係,連個面都見不到,現在我用命換了一點錢,你又來當乞丐,你不是藝術家嗎,你那麼清高怎麼會伸手乞討啊。」

「老東西,你也是一個不要臉的俗人啊。」

「白文音,我是你媽,你敢這麼對我說話,我不管你怎麼想,你必須給我錢,不然,不然我讓所有人都看清你這個不孝女。」

「哎呦,老東西,你威脅我啊,那我就更不能給你了,我還是給父親比較保險。」

說罷南煙直接掛斷了電話,鐵鎚穿好衣服滾在她懷裡,南煙掂量掂量它的重量,「嗯,不錯,長肉了。」

鐵鎚道:「你怎麼把錢給白忠言啊,那和給那個壞女人有什麼區別。」

南煙道:「我怎麼可能把錢給他,我還沒玩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