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5章 這酒不對在線免費閱讀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6章 葉天,救我在線免費閱讀

「媽,我先出去打⼀個電話。」

葉天拿着⼿機⾛出了病房。

他來到⼀個⽆⼈的⻆落,這才接通電話。

電話剛剛接通,慕容凰那冰冷的聲⾳已經傳來。

「晚上,去公司⻔⼝找我,帶你去⻅我閨蜜。」

「好的⽼板。」

葉天點頭,「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了。」

「哦。」

葉天答應了⼀聲,便將電話掛斷。

他正要返回病房,卻⻅孫姨也跟了出來。

「⼩天啊,之前有⼀件事我沒來得及跟你說。」

孫姨⾛到了葉天的身邊,「就算是⼿術治好了,接下來,還有很多的後續治療……」

⼀聽到這個,葉天只感覺⾃⼰的頭都⼤了。

他 揉 了 揉 太 陽 ⽳ , 「 孫 姨 , 您 就 直 接 說 個 數吧。」

「⼤夫說,⾄少還得⼗萬塊錢左右吧。」

孫姨輕聲道。

⼗萬……

葉天滿臉⽆奈。

早知道還有這麼⼀出,他之前就應該直接找慕容凰要六⼗萬!

「⾏,孫姨,我知道了。」

葉天微微點頭,「等我媽身體再好⼀點,您就帶她去辦理⼿術,千萬不要拖着。」

「你放⼼吧。」

孫 姨 連 連 點 頭 , 「 等 ⼿ 術 的 時 候 , 我 就 告 訴你。」

「嗯,麻煩了。」

葉天答應⼀聲,向遠處⾛去。

他沒有返回病房,⽽是回到了⾃⼰的出租屋。

出來這麼⻓的時間,他的身體⼜開始疼了起來。

現在距離晚上還有三個多⼩時,他想要繼續吐納⽓息,讓⾃⼰的身體恢復過來⼀些。

三個⼩時之後。

葉天睜開眼。

爺爺留下來的古籍果然⾮同⼀般!

讓他受傷這麼嚴重的身體,竟然都感受不到疼痛。

看着時間差不多了,葉天更換了⼀身⾐服,這才離開了出租屋。

當他騎着⾃⾏⻋來到慕容集團的時候,恰好⻅到慕容凰從集團⼤廈⾥⾯⾛出來。

葉天頓時眼前⼀亮。

只⻅慕容凰頭髮隨意的紮起,盡顯⼲練。

緊身⻄裝配上包臀裙,好身材顯露⽆疑。

腿上的那條⿊⾊**,更是讓慕容凰的雙腿看起來越加筆直修⻓。

身⾼⼀⽶七,⽓場兩⽶⼋!

「看夠了嗎?」

慕容凰⾃然也看到了葉天,她⾯⽆表情的問道。

葉天回過神來,收回了視線,「為什麼要帶我去⻅你閨蜜?」

「她家⾥是做媒體的,找她幫幫忙,儘快將這件事給平息過去。」

慕容凰說著話,就轉身向⻋⼦⾛去。

緊接着她就⻅到葉天竟然推着⻋跟了過來。

「你打算騎着這個去?」

慕容凰被⽓笑了。

葉天這才後知後覺的將⾃⾏⻋鎖在了路燈上,鑽進了慕容凰的⻋⾥。

慕容凰發出了⼀聲輕嘆,沒有說話。

她開⻋,載着葉天朝市中⼼駛去。

最後,停在了⼀座裝修⼗分豪華的建筑前。

「到了。」

慕容凰將⻋停好,帶着葉天⾛了下來。

葉天仰起頭,看着那巨⼤的牌匾。

雲⽔齋。

名字倒是挺有詩意。

這個地⽅葉天知道。

在蘇杭,這也是最頂尖的⼏個吃飯場所之⼀了。

慕容凰顯然是這⾥的常客,⻔⼝迎賓的⼈⼀⻅到慕容凰,便躬身⾏禮。

「慕容⼩姐,您好,⾥邊請,柳⼩姐已經等候多時了。」

慕容凰眼⽪都不動⼀下,邁步向⾥⾯⾛去。

葉天並肩⾛在慕容凰的身邊,更是直接拉住了慕容凰的⼩⼿。

「你⼲什麼!」

慕容凰眉頭緊皺,低聲呵斥道。

「你不是說在冒充你未婚夫嗎?」

葉天反問出聲,「還是說,你想要讓別⼈看出來什麼?」

⼀聽到這話,慕容凰也放棄了掙扎,任由葉天拉着她的⼿。

只不過兩⼈⽆論是⾐着還是⽓質,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

兩⼈並肩⾛在⼀起,始終都給⼈⼀種違和感。

慕容凰昂⾸闊步的⾛着,倒也⽆視了周圍那⼀道道投射過來的視線。

她就是要讓所有⼈都知道。

之前那刻意抹⿊她的負⾯消息,全都是空⽳來⻛!

她慕容凰並⾮是那種⼥⼈!

很快。

葉天兩⼈來到了⼀個包房之前。

慕容凰直接推開⻔⾛了進去。

⾥⾯頓時傳來了聲⾳,「⼩凰!你怎麼才來啊!⼈家都等你半天了!」

葉天也跟着慕容凰⾛了進去。

包房⾥⾯只有⼀個⼥孩,打扮的倒是花枝招展,但是⻓相差出慕容凰不知道多少。

「嗯?他是誰?」

⼥孩注意到了跟進來的殷天,驚訝出聲。

「我未婚夫。」

慕容凰清冷的開⼝。

葉天注意到。

當慕容凰說出這話的時候,這⼥孩的眼眸微微⼀閃。

「唉呀,⼩凰,你說咱們兩個閨蜜吃飯,你帶個男⼈過來像什麼話嘛。」

⼥孩膩着聲⾳,抱着慕容凰的胳膊撒嬌道:「⼈家都那麼久沒⻅到你了,有他在,說話都不⽅便了。」

「曲穎,這次找你出來,主要是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

慕容凰輕聲道。

「什麼事呀?」

曲穎擺出⼀副⼩⽩兔的純真模樣。

惡⼼!

想吐!

葉天實在是有點受不了曲穎這故作純潔的模樣了。

「這段時間,有關於我的⿊料滿天⻜。」

慕容凰的臉上閃過了⼀抹⽆奈之⾊,「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忙動⽤⼀下你家⾥的關係,幫我把這件事給澄清⼀下。」

「我跟葉天是有婚約在身的,只不過⼀直都沒有對外公布⽽已。」

「我不希望有些⼈為了陷害我⽽可以抹⿊栽贓,影響我正常的⽣活。」

慕容凰說著話,竟然真的從包⾥拿出來了⼀紙婚書。

葉天眨了眨眼。

不愧是⼼狠腹⿊的豪⻔⼥總裁。

這事辦的,滴⽔不漏!

就連偽造婚書這種事都想到了!

「我就知道!」

曲穎愣了⼀秒之後,連連點頭,「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被冤枉的!」

「⼩凰你放⼼,這件事我肯定幫你!」

她殷勤的端起了兩杯酒,「來,咱們閨蜜好久不⻅,先喝⼀個!」

慕容凰剛剛接過杯,酒⽔搖晃,葉天頓時皺了皺眉。

這酒不對!

雖然酒⾹濃郁,可是其中卻蘊含著⼀絲本不該屬於這個酒的味道!

葉天當兵出身。

更是特種兵中的特種兵。

所執⾏的任務,也全部都是永遠都不會被公開的任務。

正因如此,葉天也知道許多不被世⼈所知曉的事物。

就⽐如慕容凰⼿中的酒。

這杯酒,其中就被加了一種國外的迷藥。

喝下之後,當事人不會有任何的不良感覺,卻會不由自主的聽從別人的吩咐。

這種葯被嚴令禁止在國內流通。

雖然他不知道曲穎是從什麼地方搞到的這種葯,但顯然是打算對慕容凰不利!

就在慕容凰馬上就要喝下那杯酒的時候,葉天伸出手,直接從慕容凰的手中搶下了那杯酒,「我家小凰還得開車,這杯酒我替她喝。」

說著話,葉天直接就喝了一大口。

葉天根本就不在意其中的迷藥。

當初在部隊的時候,他們一群戰友,沒少用這種迷藥當作糖水喝,身體早就已經產生了抗性。

「你!」

曲穎臉色微變,沒想到慕容凰馬上就要喝下這杯酒了,卻被葉天給搶了過去!

慕容凰也是怒視着葉天。

曲穎不知道,她怎麼可能不知道葉天也會開車?

用這種話來當借口,葉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尤其是剛才葉天從她手裡搶奪那杯酒的時候,還有些許酒水濺到了她的臉上。

葉天抬起頭,對着慕容凰咧嘴一笑,「渴了。」

慕容凰被氣得不行,隨即站起身,「我先去補個妝。」

「我跟你一起!」

曲穎連忙站起身。

兩女走出了包房。

葉天則是快速的拿過了曲穎的杯子聞了聞。

果然。

曲穎的杯子裏面並沒有那種迷藥。

葉天想了一下,當即將兩人的杯子調換了一下,隨即坐在那裡,安靜的等着。

不多時。

慕容凰和曲穎重新回到了包房。

不知道曲穎對慕容凰說了什麼,反正慕容凰看待葉天的眼神已經是難看無比。

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商討着怎麼幫慕容凰澄清這件事。

「唉呀,說的我都渴了。」

曲穎故意說道:「小凰,咱們兩個還沒喝呢!」

她端起杯來。

慕容凰則是看着葉天剩下的那半杯酒,猶豫了一下,「我讓服務生重新拿個杯子過來。」

「小凰,你不是吧!」

曲穎故作誇張的看着慕容凰,「他不是你未婚夫嗎?你連他的杯子都不願意用?」

慕容凰本就打算這件事的真相不告訴任何人。

聽到了曲穎的話,她咬了咬牙,一想到自己和葉天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過了。

用同一個杯子喝酒又算得上什麼?

她當即拿起了桌上的被子,與曲穎碰了一下。

曲穎眼睜睜的看着慕容凰將酒全都喝下,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怎麼不喝?」

葉天提醒曲穎。

「不用你跟我說。」

曲穎瞪了葉天一眼,隨即也將杯中酒喝下。

又過了幾分鐘,葉天盤算着時間差不多了,當即看着慕容凰,「小凰,咱們走吧。」

「走?去哪?」

曲穎瞪着眼睛,「這才剛來多久?」

「我有點事,得先走了。」

葉天淡淡的說道。

曲穎不依不饒,「你有事,你就走,帶我們小凰一起走什麼意思?」

慕容凰也是眉頭緊皺的看着葉天。

她此次過來,是有求於人。

可葉天卻兩次三番的不給曲穎面子!

葉天眼見說不通,也是直接將慕容凰給拉了起來,「走!跟我走!」

慕容凰被葉天強拽着向外面走去。

曲穎想要追上去,卻雙腿一軟,沒有能夠站起來。

慕容凰還在掙扎。

葉天見狀,也是直接就將慕容凰給攔腰抱起。

慕容凰發出了一聲驚呼。

葉天不顧慕容凰的掙扎,就這麼抱着慕容凰離開了此地。

走出了飯店,葉天終於是將慕容凰給放了下來。

啪!

慕容凰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葉天的臉上。

「葉天!你瘋了是不是!」

慕容凰怒視着葉天,「你不知道這件事對我多重要嗎?你為什麼要搗亂?」

葉天緩緩轉過頭來,看着慕容凰,「所以,在你眼裡,什麼都比不過澄清這件事?」

「你就不擔心,會有更大的黑料出現在你的身上?」

「呵……」

慕容凰直接就被氣笑了,「葉天,你是不是有病?你真當你是我未婚夫了?」

「我慕容凰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指手畫腳了?」

「行。」

葉天咧嘴一笑,笑容之中滿是蒼涼。

慕容凰還在氣頭上,冷冷的看着葉天,「你給我滾!滾啊!以後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你只要做好你分內的事情就行!」

「嗯,我知道了。」

葉天緩緩點頭。

慕容凰見狀,便打算重新回到餐廳裏面。

卻被葉天攔下。

「你幹什麼!」

慕容凰憤怒的開口。

「回到你自己的家裡去。」

葉天面無表情,「我不會讓你進去的。」

「不信你可以試試。」

慕容凰嘗試了幾次之後,見到葉天果真是不想讓她回去,也是憤怒無比。

「葉天!你行!」

慕容凰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回到了車裡,開車揚長而去。

葉天看着車子離去的方向,微微搖了搖頭。

好言難勸該死的鬼。

自己已經仁至義盡。

如果慕容凰還是一意孤行,與他也沒有任何關係。

他緩緩轉頭,看向了身後的飯店。

他還沒有忘記曲穎暗中想要搞的小動作。

他對着不遠處的迎賓服務生勾了勾手指。

那服務生不認識葉天,卻知道葉天是跟着慕容凰一起來的。

「給你一個機會。」

葉天淡淡的說道:「剛才慕容總裁的包房裏面,有一個女人,聽憑你們的擺布,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那服務生也是驚愕的看着葉天。

葉天則是又神秘兮兮的說道:「那女人得罪了她不該得罪的人,這是對她的懲罰。」

見到那服務生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樣。

葉天抬起手,拍了拍那服務生的肩膀,隨即轉身離開。

話他是說清楚了。

至於那服務生能不能有這個艷福,那就看他自己的選擇了。

返回了自己的出租屋,葉天直接就盤坐在床上,開始吐納氣息。

爺爺留下來的這本古籍十分神奇。

本應該讓葉天修養幾十天的傷勢。

通過這本古籍,短短三天,竟然就已經近乎痊癒!

甚至就連自己的不治之症,都感覺舒服了一些。

葉天整整練習了一整晚。

一直到第二天一早,他才被手機鈴聲給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