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覺者第1章 底層的悲哀在線免費閱讀

靈覺者第1章 底層的悲哀在線免費閱讀(2)

翻滾兩圈才停下來,蜷縮在地無法動彈,頭上的傷口開始緩緩流血。

柳一晟走過去伸手抓着葉君月的頭髮拖拽到茶几前,按着他的頭壓在茶几玻璃上,然後抬起右腳澄亮的皮鞋踩在他的臉上。

「這就是你挑釁本少爺的後果!嗯!」

林琪雙手捂着嘴一臉驚恐地坐在沙發上說不出話。

葉君月癱軟地趴在茶几上,痛苦又無力,感覺人格遭到了踐踏,接着他就感覺腦仁開始陣痛起來。

外傷加內傷令他身體開始顫抖起來,面部扭曲漲紫,雙眼一陣發黑,他沒想到頭疼的毛病居然在這個點複發。

正享受勝利者快感的柳一晟也看到了腳下葉君月的情況,他皺了皺眉,抬頭看着林琪道:「他有癲癇病?」

「沒…沒有。」林琪說完後又趕緊改口道:「不…不知道。」

保鏢男看着顫抖的葉君月皺了皺眉,隱約感覺哪裡不對,卻又說不出來。

柳一晟又低頭看着葉君月陷入了沉思,打人他可以隨便虐,但是不能出人命,那樣會很麻煩,想了想後這才收回了腳,碎道:「瑪德,真晦氣。」

然後看着其餘人道:「走吧,上半場算是毀了,咱們換個地方。」說完就往門外走去。

三名保鏢率先出門等候,剩下的兩名男生看着地上的葉君月嘖嘖兩聲,拉着各自的女伴離開了包房。

嚇傻了的林琪這才回過神來,不忍地看了眼葉君月,最後還是追了出去。

意識模糊的葉君月趴在地上繼續承受着痛苦,房間內的歌聲依舊,卻已經沒了剛才的熱鬧。

半小時後,葉君月的痛苦消減大半,他扶着茶几顫巍巍站了起來,接着腳步虛晃着走進了衛生間。

他雙手撐在洗漱台上,鏡子里的人滿臉污跡,兩條血跡從頭頂分流而下。

看着鏡子里狼狽不堪的自己,心情沉重,頭上的傷口不算深,這時凝結的血塊已經堵住了傷口,使得不再流血,他打開水龍頭衝掉了頭上的血跡和臉上的污漬,只是身上的腳印沒法清洗。

洗完後他這才走出了包房,路過吧台時,酒水員喊道:「喂,葉君月,你跑哪裡去了,剛剛經理找你不到呢,你等着扣工資吧。」

葉君月一言不發,兩眼無神繼續往前,在他人奇怪的神色里離開了酒店。

秋末的夜裡有些許的冷意,他看着奔流不息的大街陷入了茫然,這件事對他的傷害一般,主要還是心理上的。

他沒有報警,因為沒什麼結果,對方頂多就是賠點湯藥費而已,連一句道歉都不會有,這就是現實,底層人的悲哀。

思緒縈繞間他又想起了半年前的那個上午,養父對他說的話。

「你已經18歲了,可以自己生活了,你也知道,我不是你的父親,把你養大已經仁至義盡了,以後就自立根生吧。」

失魂落魄的葉君月往西走去。

在這個社會裡,要想活的體面,就得有權或有錢,再或者有關係,要是以上都沒有,普通人還有最後一個機會,那就是成為一名「靈覺者」。

葉君月又想起了高一時那位阿姨的講課解說。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飄渺無形的東西,叫做靈氣,他布滿在世界的每一處地方,每個人體內也會有它,只是多與少的區別。

當你發覺到它的存在時,說明你已經或者即將成為一名靈覺者,成為靈覺者後,你將擁有強大的個人實力,可以用來保護自己或者家人,可以去荒野外獵殺異獸,可以加入特殊組織……

說一千道一萬,就是成為靈覺者後,好處太多,是普羅大眾上升階級的唯一路途,也是最便捷有效的方法。

然而人人都想成為靈覺者,卻不是人人都能成為靈覺者,最後還得看天賦。

天賦大概分為7個等級,總計一百分,1—19分為差等,20—39分為劣等,40—49分為次等,50—59分為中等,60—79分為良等,80—89為優等,90以上為天才。

差等天賦屬於這輩子不要想成為靈覺者的天賦,劣等有一點機會成為靈覺者,但是就是成為靈覺者後境界等級也會很有限,這輩子基本都是在最基本的狀態里。

次等有一定機會成為靈覺者,天賦很一般,成就也有限,中等天賦有過半的概率成為靈覺者,會有一定成就。

良等有大概率成為靈覺者,等級成就也會很不錯,優等天賦的基本99%都會成為靈覺者,而且靈覺後等級成就很高,至於90以上的天才,各方面幾乎都是最好最強的。

那次講解結束後,整個高中年級都進行了天賦測試,葉君月也不例外,然後結果只有37分,屬於劣等,高二測試時38分,高三最後一次測試時39分,全都是劣等。

而靈覺的最佳年齡是在15—19歲,過了這些年齡靈覺的,要麼無法靈覺,要麼成就非常有限。

葉君月已經18了,不知道明年天賦會不會提升到40,而且就算到了40也是中小概率的次等。

最後一次測試後沒多久,林琪就和葉君月提出了分手,他沒有問原因,她也沒說。

接着就是養父的劃線,18年來,養父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冷不熱,沒有多餘的教育和溫暖,只是把他養大了。

葉君月也從沒有怪他,至少,他把自己養大了,此乃有恩,只是從心理上來說,感激之情並不濃烈,畢竟兩人之間沒有感情。

凌晨的西陵市燈火通明,葉君月落寞的走在大街上,他做了個決定,一個決定他命運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