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覺者第1章 底層的悲哀在線免費閱讀

靈覺者第2章 拾荒人在線免費閱讀

天元2037年,10月6日。

天夏國,西南安全區主城西陵市,此時雖然夜色已深,但卻正是新時代夜生活的高峰期。

西城區藍天酒店,寬大的門廳外是酒店的噴泉廣場,此時一輛昂貴的d7轎車停在了門廳口,接着後排車門打開,一名中年男子摟着一個嬌艷女子走了下來,然後大步走進了酒店,駕駛位的司機駕車往車庫駛去。

25層是酒店的娛樂區之一,6號包房內的窗檯邊站着一名身穿服務生衣服的少年,他看着下方廣場上來往的成功人士心緒複雜,不多時嘆了口氣,這才轉身提着酒水框離開了包房。

把空酒瓶和酒杯放到清洗房後,葉君月回到了吧台前,台後的吧員拿出兩瓶昂貴的葡萄酒放在石台上。

「來的正好,9號房又點了兩瓶。」

「哦!」葉君月點了點頭,把酒放在托盤上後端着離開了吧台。

快步走到9號包房門前按下了門燈,等到門框上亮起了路燈後這才推門走了進去。

裏面空間不小,寬大的液晶顯示器正播放着歡快的歌曲,天花板的燈帶緩慢的變換着色彩,正廳的大沙發上坐着三男三女,幾人看着也就20出頭,很是年輕,此時正聚在一起玩小遊戲。

靠近門廊的沙發上坐着三個年齡各異的男子,中間的一人稍顯年輕,拿着手機默默看着,兩側的兩人年齡略大,神情麻木的坐在那裡,和那邊正在玩樂的六人顯得格格不入。

葉君月走到右側的茶几前躬身放下了酒水,然後抬頭對着最近的一對男女道:「您好,幾位的酒已到齊,請慢……」當他看清對面女孩的臉時,突然愣在了原地。

正和男生歡聲笑語的女孩也看清了葉君月,歡笑聲戛然而止。

「好的,去…」柳一晟抬手正準備讓葉君月離開,話說到一半時才注意到兩人的異常,他來回看了看兩人的神色後眯了眯眼,從神色上判斷兩人明顯認識,而且關係不一般。

柳一晟伸手搭着林琪的肩膀道:「怎麼,你朋友?」

林琪這才回過神來,神色躲閃地道:「額…不是。」

那表情是個人都看得出來在撒謊。

「嗯,看來確實是朋友。」柳一晟從表情上判斷兩人多半是前任關係,心中莫名有些不爽,倒不是吃起了飛醋,而是他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有牽扯不清的關係,哪怕是前任,雖然他自己經常性的換伴侶。

「既然認識那就是朋友了,來,一起喝一杯!」柳一晟拿起一杯酒向葉君月遞了過去。

葉君月這才低頭道:「不好意思,我在工作中。」在這種情況下遇到前女友簡直不要太尷尬。

柳一晟站起來舉着酒杯道:「沒事兒,耽誤不了多久,來來。」

「不好意思,幾位慢用。」葉君月說完就準備離開。

柳一晟卻一把搭住葉君月的肩膀道:「這可太不給面子了,來,坐下聊一聊。」他非得弄清兩人的關係和履歷才罷休。

葉君月也大概知道對方什麼意思了,於是回道:「不好意思,我拒絕!」

「哦?」柳一晟眉毛一挑,他身為西南區的富家子弟,為人倒也不是傳說中的那種驕橫跋扈的二世祖,但是卻不允許一個小小的服務生來駁了面子,他舉起酒杯瞪着葉君月道:「喝了它!」

葉君月神色漠然地看着對方不說話,他是服務行業,不是奴隸行業。

柳一晟見狀撇嘴一笑,舉高杯子把酒水倒在了葉君月的頭上。

葉君月皺着眉頭不為所動。

這時旁邊的兩男兩女也注意到了這邊的異常,紛紛停下遊戲看了過來。

柳一晟轉身放下空酒杯後又拿起了一杯裝了酒的杯子,接着回身看了葉君月一眼,然後舉起酒杯準備再來一次。

葉君月不再忍耐,揮手打飛了對方的酒杯,飛灑的酒水把柳一晟的上衣打**大半,酒杯掉落在瓷磚地板上摔了個粉碎。

這時坐在另一邊的三名男子也注意到了這邊,紛紛站了起來,不過卻沒有下一步動作。

柳大少爺火氣開始上涌,揮起右拳打了過去,卻被早有準備的葉君月躬身躲開。

一拳打空的柳一晟越發火大,抬腳再次踹了過去。

葉君月抬手抓住他的腳,接着一個掃腿踢在他右腳上,沒了支撐後柳一晟直接摔倒在地,並且拉到了腿上的韌帶。

鮮少運動的柳大少爺頓時感覺雙腿根部撕裂的痛。

「啊!!!嘈尼瑪,」

葉君月扔下柳一晟的左腿轉身就想離開。

柳一晟捂着雙腿吼道:「給勞資攔住他!」

門口那邊之前玩手機的年輕男子一個跨步擋在了房門前。

葉君月雙眉緊皺,他知道今天些事不好收場了,索性一個飛踹踹了過去。

攔門的男子一個側身就輕鬆躲過,然後一個迴旋踢踹在了葉君月腹部,他被這一腳踢得到飛而回,在半空飛躍了兩三米後才摔倒在地。

好快!居然在半空就截擊了自己,對方絕對不是普通人,至少受過專業訓練,甚至是「靈覺者」。

葉君月只感覺腹中一陣痙攣陣痛無比,卻還是捂着肚子掙扎着準備起身。

柳一晟見狀抄起一個酒瓶上去狠狠地掄在了葉君月頭上。

「砰!」玻璃瓶碎成了四五塊,其中一塊划過他的頭皮,帶起一道兩厘米的傷口。

葉君月捂着頭躬身跪地。

柳一晟又一腳踹在他側腹。

葉君月被踹得翻滾兩圈才停下來,蜷縮在地無法動彈,頭上的傷口開始緩緩流血。

柳一晟走過去伸手抓着葉君月的頭髮拖拽到茶几前,按着他的頭壓在茶几玻璃上,然後抬起右腳澄亮的皮鞋踩在他的臉上。

「這就是你挑釁本少爺的後果!嗯!」

林琪雙手捂着嘴一臉驚恐地坐在沙發上說不出話。

葉君月癱軟地趴在茶几上,痛苦又無力,感覺人格遭到了踐踏,接着他就感覺腦仁開始陣痛起來。

外傷加內傷令他身體開始顫抖起來,面部扭曲漲紫,雙眼一陣發黑,他沒想到頭疼的毛病居然在這個點複發。

正享受勝利者快感的柳一晟也看到了腳下葉君月的情況,他皺了皺眉,抬頭看着林琪道:「他有癲癇病?」

「沒…沒有。」林琪說完後又趕緊改口道:「不…不知道。」

保鏢男看着顫抖的葉君月皺了皺眉,隱約感覺哪裡不對,卻又說不出來。

柳一晟又低頭看着葉君月陷入了沉思,打人他可以隨便虐,但是不能出人命,那樣會很麻煩,想了想後這才收回了腳,碎道:「瑪德,真晦氣。」

然後看着其餘人道:「走吧,上半場算是毀了,咱們換個地方。」說完就往門外走去。

三名保鏢率先出門等候,剩下的兩名男生看着地上的葉君月嘖嘖兩聲,拉着各自的女伴離開了包房。

嚇傻了的林琪這才回過神來,不忍地看了眼葉君月,最後還是追了出去。

意識模糊的葉君月趴在地上繼續承受着痛苦,房間內的歌聲依舊,卻已經沒了剛才的熱鬧。

半小時後,葉君月的痛苦消減大半,他扶着茶几顫巍巍站了起來,接着腳步虛晃着走進了衛生間。

他雙手撐在洗漱台上,鏡子里的人滿臉污跡,兩條血跡從頭頂分流而下。

看着鏡子里狼狽不堪的自己,心情沉重,頭上的傷口不算深,這時凝結的血塊已經堵住了傷口,使得不再流血,他打開水龍頭衝掉了頭上的血跡和臉上的污漬,只是身上的腳印沒法清洗。

洗完後他這才走出了包房,路過吧台時,酒水員喊道:「喂,葉君月,你跑哪裡去了,剛剛經理找你不到呢,你等着扣工資吧。」

葉君月一言不發,兩眼無神繼續往前,在他人奇怪的神色里離開了酒店。

秋末的夜裡有些許的冷意,他看着奔流不息的大街陷入了茫然,這件事對他的傷害一般,主要還是心理上的。

他沒有報警,因為沒什麼結果,對方頂多就是賠點湯藥費而已,連一句道歉都不會有,這就是現實,底層人的悲哀。

思緒縈繞間他又想起了半年前的那個上午,養父對他說的話。

「你已經18歲了,可以自己生活了,你也知道,我不是你的父親,把你養大已經仁至義盡了,以後就自立根生吧。」

失魂落魄的葉君月往西走去。

在這個社會裡,要想活的體面,就得有權或有錢,再或者有關係,要是以上都沒有,普通人還有最後一個機會,那就是成為一名「靈覺者」。

葉君月又想起了高一時那位阿姨的講課解說。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飄渺無形的東西,叫做靈氣,他布滿在世界的每一處地方,每個人體內也會有它,只是多與少的區別。

當你發覺到它的存在時,說明你已經或者即將成為一名靈覺者,成為靈覺者後,你將擁有強大的個人實力,可以用來保護自己或者家人,可以去荒野外獵殺異獸,可以加入特殊組織……

說一千道一萬,就是成為靈覺者後,好處太多,是普羅大眾上升階級的唯一路途,也是最便捷有效的方法。

然而人人都想成為靈覺者,卻不是人人都能成為靈覺者,最後還得看天賦。

天賦大概分為7個等級,總計一百分,1—19分為差等,20—39分為劣等,40—49分為次等,50—59分為中等,60—79分為良等,80—89為優等,90以上為天才。

差等天賦屬於這輩子不要想成為靈覺者的天賦,劣等有一點機會成為靈覺者,但是就是成為靈覺者後境界等級也會很有限,這輩子基本都是在最基本的狀態里。

次等有一定機會成為靈覺者,天賦很一般,成就也有限,中等天賦有過半的概率成為靈覺者,會有一定成就。

良等有大概率成為靈覺者,等級成就也會很不錯,優等天賦的基本99%都會成為靈覺者,而且靈覺後等級成就很高,至於90以上的天才,各方面幾乎都是最好最強的。

那次講解結束後,整個高中年級都進行了天賦測試,葉君月也不例外,然後結果只有37分,屬於劣等,高二測試時38分,高三最後一次測試時39分,全都是劣等。

而靈覺的最佳年齡是在15—19歲,過了這些年齡靈覺的,要麼無法靈覺,要麼成就非常有限。

葉君月已經18了,不知道明年天賦會不會提升到40,而且就算到了40也是中小概率的次等。

最後一次測試後沒多久,林琪就和葉君月提出了分手,他沒有問原因,她也沒說。

接着就是養父的劃線,18年來,養父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冷不熱,沒有多餘的教育和溫暖,只是把他養大了。

葉君月也從沒有怪他,至少,他把自己養大了,此乃有恩,只是從心理上來說,感激之情並不濃烈,畢竟兩人之間沒有感情。

凌晨的西陵市燈火通明,葉君月落寞的走在大街上,他做了個決定,一個決定他命運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