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夫人,捂好你的小馬甲第二次見面在線免費閱讀

陸夫人,捂好你的小馬甲終於找到你在線免費閱讀

沈枳卿走進嵐舫。來到大廳。徑直走向吧台。

「您好,小姐,請問需要什麼?」

「一杯白溪蘭」謝謝。

沈枳卿坐在凳子上。看着手機上喬瀾發過來的沈家這些年的發展。

在她不在的這四年里,沈家過得還挺好。

秋姨,你到底去哪兒了啊?

沈枳卿拿起服務員遞過來的酒,仰頭,一飲而盡。

「再來一杯」,沈枳卿對着服務員說道。

就這樣一杯續一杯。

在連續續了五杯後,服務員看她這麼一個女孩子單獨出來喝酒,忍不住開口:「小姐,這酒度數挺高的,你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要不說出來,我幫您一起分擔?」

沈枳卿趴在桌子上,聽見他的話,抬頭,看着他,忽的一笑。這一笑讓看着她的服務員臉一紅,心裏「咯噔」一下,他直直盯着沈枳卿。

剛剛沒仔細看,現在才注意到在他面前的這位,該怎樣形容她的美呢?方爍此刻腦海里只剩下這麼一句話: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沈枳卿沒回答,而是看着他身上的衣服,「你是京大的。」是肯定句。

「是啊,今年考上的,大一新生,你也是這個學校的嗎?」方爍一臉希冀望着她。

沈枳卿搖了搖頭「不是」。她看見男孩聽見她的話後明顯黯淡了的眼睛。

「不過,我倒是認識一個你們京大的人,沈淋,認識嗎?」

提到她,方爍明顯的露出了一股厭惡,不過,很快隱藏起來。「認……認識啊,你和她關係很好嗎?」

沈枳卿沒錯過他表情的變化,「不熟,親戚,一個老家的,怎麼,看你這樣子,好像和她有什麼淵源似的。」

「她在追我,一直都以我女朋友的身份自居,我和她說了好幾次,她還是這樣不要臉,有一次,一個女生給我送禮物,我接了,她就把那個女生拖到小樹林裏面去威脅她離我遠一點,還拍了她的私密照,如果她告狀的話,就把她的照片發在學校貼吧上,我知道後,找人把她打了一頓,鼻青臉腫起的。結國她把我告了,學校讓我聽課一周,爸媽讓我出來自生自滅。」說完,他低下了腦袋。

沈枳卿沒想到對方這麼實誠,問什麼他還真說 ,不禁笑了起來。

方爍:果然,真誠是必殺技。

「我覺得,你做的沒錯,有些人就是欠揍,不然,給她點顏色,她就要開染坊。」沈枳卿看着他。

方爍沒想到她會站在她這一邊,聽到她的話後,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真的嘛!他們都是我做錯了,可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樣做。」

沈枳卿就是喜歡他這樣的性格,她向他伸出手,「正式認識一下吧!我叫沈枳卿」

方爍在身上的圍裙上擦了又擦才握住她的手「我……我叫方爍,很高興認識你!沈枳卿。」

這時,又來了一些人。方爍去招待他們了。

沈枳卿又喝了兩杯。這酒的後勁挺大,沈枳卿看東西都出現重影了。

陸槿淵坐在車上。

剛剛沈南山那個老東西一直跟着陸槿淵後面轉,還有她那個女兒,一身紫色抹胸裙,身前呼之欲出,還一直蠢蠢欲動,妄想貼在陸槿淵身上。

前兩次陸槿淵都只是瞪了她一眼,第三次終於忍不住了「沈小姐,你身上是不是有蟲子,一直在那裡扭來扭去的,需要陸某給你買殺蟲劑嗎?」

周圍的人都聽見了,說話聲小了起來,一個個都是人精,豎起耳朵聽着這邊的動靜

沈淋當場愣在那裡,被陸槿淵說的面紅耳赤,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看向她的父親。

沈南山礙於權威,狠狠瞪了她一眼,「來人,把小姐帶下去。」

又笑着向陸槿淵賠罪「陸總,不好意思啊,小女不懂事,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切莫和小女計較。」

陸槿淵順便借故有事,離開了宴會。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白光羽的電話。

「喂,陸哥,出來喝酒啊,哥幾個都在這等你呢!老地方,廊坊。」

陸槿淵正心煩,聽見他的話,對許嵩說道,「去嵐舫」。便掛了電話。

一進酒吧,陸槿淵就看見吧台上趴着一個女孩,還在喝酒。

陸槿淵「嗤」了一聲,都醉成這樣了還喝。

他抬腳向888包間走去,這個包間是城市風的,就像坐在萬丈高樓上,一覽平川,整個城市的夜景都在上面,向上看還有滿天星辰。

突然,陸槿淵的腦海里浮現出那一道身影,會是她嗎?算了,陸槿淵搖了搖頭,四年了,只見過那一面,找了那麼久,都沒找到,說明他們緣盡於此。

都怪他當時嘴賤,非要說第二次見面才追她,他當時就應該主動出擊,現在好了,人都不知道哪兒去了。這樣想着,陸槿淵更煩了,他鬆了松領帶,一開門,白光羽他們一伙人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