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真是炸彈啊!」人群中有人驚叫着說。

剛剛還忙着八卦和道德綁架的賓客們全部驚慌失措往外跑去,連進來想要抓言蹊的保安們也全都跑了。

一瞬間就只剩下江家三口和尹徹在場了。

言蹊依舊一步步走上前,她一字一句說:「是你們害死我爸爸!是你們沒讓我見到我媽媽最後一面!你們讓我們家破人亡,像你們這樣的人根本不配活着!」

這下連江紀新也有點慌了:「你幹什麼?我警告你,你快把炸彈放下!否則——」

楚琳琳更是嚇得癱在了地上。

「否則什麼?你以為事到如今我還怕你嗎?」言蹊打斷了他的話,卻是將目光落在尹徹身上,嗤聲說,「還真看不出你對她那麼情深義重,想和她一起死呢。」

尹徹其實已經嚇得不行,聽言蹊這麼說就想逃。

江雪見一把拉住他說:「阿徹,你別聽她胡說,她怎麼可能有炸彈?一個剛從監獄裏出來的人能去哪裡買炸彈?」

江紀新回過神來了,忙附和說:「雪見說的對!江蹊,你少在這裡嚇唬人!識相點,哪裡來的滾哪裡去!」

被他們這麼一說,楚琳琳總算鬆了口氣。

言蹊冷笑說:「這麼簡單的東西需要買嗎?高中化學就教過,哦,當然,像江雪見你這樣的學渣又怎麼可能知道!」

她的話音剛落,尹徹臉色灰白推開了江雪見的手就往外跑。

江雪見不可置信看着那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男人的背影失望大叫:「阿徹!阿徹你回來!」

尹徹甚至連頭也不回,腳下更像是踩了風火輪。

江雪見想要追去,卻被言蹊抓住了手臂用力推回去,江雪見因為扭傷了腳,很容易就被攔住了。

言蹊朝她冷笑說:「呵,那不是口口聲聲說最愛你的男人嗎?他就是這樣把你放在心尖兒上愛的?」

江雪見面如死灰,似乎還不敢相信關鍵時刻尹徹就這樣離她而去了。

言蹊望着江紀新說:「順便告訴你,當年你們把我送進監獄時說我戴着的只是一塊破手錶就當送給我了,對,我就是賣了那塊手錶才買的這些材料,也就是說,你們江家人自己花錢找死呢。」

「你這個瘋子!」江紀新臉色鐵青衝過來想奪下言蹊手裡的炸彈。

言蹊用力將江雪見推到江紀新身上,她甩手直接將炸彈在江雪見的生日蛋糕上掠過,蠟燭很快點燃引線。

江雪見終於裝不下去了,驚叫道:「你瘋了!這樣你也會死的!」

言蹊的唇角揚起一個絕美的弧度,單手一拋,將炸彈丟向那一家。

她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死是她最不怕的一件事了。

但她就算是死,也要給爸媽報仇!

她就算是死,也不會讓這麼無恥的一家平平安安活在世上!

短暫的幾秒鐘後,一聲巨響炸開了桐城的半邊天!

爸媽,女兒來贖罪了……

……

…………

「滴滴滴——」

隨着一陣刺耳的汽車喇叭聲響起,言蹊整個身體因為急剎車的慣性往前撲去,額頭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疼痛瞬間令她清醒了過來。

「小姐您沒事吧?」前面傳來司機老楊道歉的話,「對不起,剛才那輛車突然變道我沒有看到。」

「沒事。」言蹊捂住了被撞疼的額角,重新靠回身後舒適的真皮椅背,目光看向車子顯示屏上顯示的時間——2020年7月25日,高二的那個暑假。

是的,她把江家三口連同瑞雪酒店一起炸了後,她又重新活過來了。

回到了五年前,一切都還沒有發生的時候。

當時她醒來時正在距離桐城三百公里外的魔都海市,彼時她正在參加尹徹二十歲的生日晚會。

她是很不屑去的,只是江紀新夫婦要撮合她和尹徹的想法由來已久,楚琳琳還親自給她定製了昂貴的晚禮服,非要送她去。

尹徹二十歲的生日會辦得尤其浩大,雖然桐城已經是一線大城市,但魔都海市畢竟是超一線的國際化大都市,Z國的經濟中心,各種水準都不是桐城可比擬的。

尹徹大手筆地在海市最豪華的七星級大酒店柏斯豪擲上百萬,就為了請幾個朋友去吃飯。

言蹊一點也不喜歡那種燈紅酒綠,牛皮滿天飛的場面,獨自端着酒杯在角落裡的沙發上刷新聞,刷着刷着就睡著了。

之後,一通急促的電話把她叫醒。

她睜開眼看着周圍的一切還以為是在做夢,直到尹徹像記憶中的那樣踢翻了兩隻酒瓶搖搖晃晃過來要提醒她來電話,記憶中他還沒開口就「哇」地吐在了她身上。

言蹊見尹徹一臉醉態走向她,她幾乎本能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緊接着,尹徹「哇」的一聲就吐在了言蹊剛剛躺着的沙發上。

「哎呀,尹徹你沒事吧?」

一群討好恆遠建設太子爺的人一窩蜂湧上去要給他收拾,只有言蹊獃獃站在一側,整個人都清醒了。

這不是夢,她回來了!

熟悉的手機鈴聲依舊在瘋狂地響,一遍一遍。

要是沒記錯的話,電話是江家傭人吳媽打來的。

言蹊快速接了起來,很快,那邊傳來吳媽熟悉的聲音:「大小姐不好了……」

……

車窗外不時傳來喇叭聲,言蹊扭頭看着外面車水馬龍又無比熟悉的街道,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吳媽在電話里說楚琳琳昨天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來,磕破了頭,流了好多血,叫她馬上從海市回來。

一切都和記憶中的事分毫不差。

言蹊還記得當初接到這通電話時她急得不行,因為柏斯大酒店的電梯遲遲不上來,她推開安全出口的門就從28樓一路跑下去,還崴了腳,整整腫了半個月,最後等待她的卻是江紀新狠狠甩在她臉上的,那份證明她不是江家孩子的親子鑒定書!

老楊見后座的人時不時又看一眼手錶,忙安慰說:「小姐別著急,太太一定會沒事的。」

言蹊快笑了,她像着急的樣子嗎?

哦,不對,她的確是急着想要見到那些害她家破人亡的仇人!

前世的她並不知道,她後來所有的痛苦都是從這一刻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