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言蹊拿到了想要的就想離開,沒想到她剛轉身就聽到吳媽輕蔑的「嗬」了一聲,隨即言蹊見她從江雪見的行李中翻出了一瓶價值不菲的香水。

吳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得意朝言蹊邀功說:「小姐,這香水是不是您的?」

言蹊回頭一臉懵:「……」

吳媽突然很生氣說:「雖說這位言小姐是家裡的客人,小姐您也不必替她掩飾,先生還說什麼生意上朋友的女兒,我早看出來了,就她行李袋裡的這一堆爛貨能用得起這麼貴的香水?我一進門聞到這味兒就覺得不對勁!」

這香水雖然不是言蹊的,不過她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迪奧真我珍藏版香水,小萬的價格對江家小姐來說實在算不上貴,但對此時還沒成為江家女兒的江雪見來說無疑是天價了。

簡而言之,現在的江雪見絕對買不起。

江雪見的臉色慘白,上前一把奪下吳媽手裡的香水,咬着嘴唇說:「這是我的!我沒有偷東西!你們不要隨便冤枉人!」

「你的?那這些也是你的?」吳媽又從下面翻出了一堆口紅。

每一支都是國際大牌,雖然一支口紅值不了幾個錢,可是一堆口紅就不是江雪見這種人能負擔得起的了。

江雪見簡直快原地爆炸了,邊哭邊說:「你……你快還給我!」

「給你就給你。」吳媽不客氣地一把將口紅灑在了地板上。

江雪見驚叫着撲過去撿,這些可都是她千辛萬苦收集起來的,還有好幾隻都是限量版呢,誰動她的口紅簡直像是要她的命!

吳媽無視江雪見心痛的表情,她繼續翻找着,可翻到底也沒有別的更能令人爆炸的東西了,這讓吳媽有點失望。

於是她氣憤地站起來說:「小姐您別擔心,等我把這件事告訴先生和太太,他們一定會為你做主的!看這個小偷還有什麼臉面住在我們江家!」

正說著,樓下傳來車子抵達的聲音。

「是先生和太太來了!」吳媽扭動着肥肥的身軀就走了出去。

江雪見正把一堆口紅抱在懷裡,她整個人顫了顫,雖然她和江紀新夫婦都幾乎能肯定她就是江家抱錯的女兒,可她現在還沒正式被他們認回去呢。

幾年前她就在新聞上見到過夫妻認回了丟失的親生女兒後,捨不得懂事的養女,又再次養在身邊的例子,甚至會更偏袒從小在身邊養大的養女。

最重要的是,那個江蹊看起來很優秀!

不,絕對不可以!

懷裡的口紅「嘩啦」掉在地上,江雪見爬起來就沖了出去。

言蹊像看好戲似的看着這一切。

她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啊,她差點忘了還有這一出呢。

那她就陪她玩玩又如何?

……

吳媽在門口就開始告狀了,義正言辭說:「先生、太太,那位雪見小姐也太不像話了,小姐好心好意帶她在家裡參觀,她居然趁小姐不注意偷小姐的東西!」

江紀新夫婦吃了一驚。

楚琳琳忙說:「這……不會吧?」

「怎麼不會?」吳媽激動得唾沫橫飛,「是我親眼看見的,她把價格昂貴的香水、口紅全都藏在她的行李袋裡,簡直是人贓並獲啊!哦呦,太太,您是沒瞧見,她被我抓包時的表情,簡直是做賊心虛呢!」

楚琳琳吃驚朝江紀新對視一眼,那神情分明快信了,畢竟那個就算是親生女兒也到底不是他們一手帶大的。

「不,不是的叔叔阿姨!」江雪見從樓上衝下來,飛奔到他們面前,委屈地哭着說,「我沒有偷東西,那些東西都是我自己的。」

吳媽打量着她,冷笑說:「你當我這十幾年在江家是白乾的嗎?和我家先生太太來往的都是什麼身份的人,是你能比的嗎?你身上穿的是什麼便宜貨,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就你這……能買得起那些?」

江雪見簡直被說得無地自容,尤其是發現面前的江紀新夫婦也對自己持懷疑態度就哭得更傷心了。

最後,是江紀新皺眉問:「這到底怎麼回事?」

江雪見哭得雙肩一抽一抽,說:「這些都是……是朋友送的,我……我沒告訴你們是因為那個男生喜歡我,可是我絕對沒有早戀,我一直拒絕他,但是他非要給我,最後我沒辦法了這才……才收下的。」

江紀新夫婦明顯鬆了口氣。

楚琳琳心疼抱住她,輕哄說:「沒事沒事,我們雪見長得這麼好看,花一般的年紀有人追求那是再正常不過了,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追我的人都排起了長隊呢!」

江雪見趁勢說:「那我跟阿姨很像啊。」

這話直接說到了楚琳琳的心坎里,眼前這個和自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女孩,當然得遺傳她的美貌了!

吳媽不甘心說:「太太,您不能這麼就相信她啊。」

江紀新冷冷說:「既然你說雪見偷了蹊蹊的東西,那問問蹊蹊有沒有少東西不就知道了?」他的目光看向別墅內的言蹊,「蹊蹊,你說。」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言蹊看去,尤其是江雪見,死死咬着嘴唇,一臉緊張看着言蹊。

言蹊淡漠看着哭得梨花帶雨的女孩,他們都不知道江雪見那一堆東西哪裡來的,她卻知道。

從小生活在窮苦家庭的江雪見卻生了一顆想與人攀比的心,為了買那些東西,她各種網貸、高利貸,並且金額越來越大,就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要不是衣服包包之類穿出來會被鄉下父母發現,恐怕她會更加肆無忌憚吧?

言蹊也是之前在樓上,吳媽從江雪見的行李袋裡翻出那些東西時才想起來的,前世東窗事發,那些高利貸債主來找江雪見時,江雪見卻把她騙到了晨曦酒店的套房,還讓那些人……玷污了她!

後來她想報警,但調出的監控發現她是自願進去的,江紀新嫌她丟光了他的臉,根本不信她說的話,甚至把她打了一頓關在房間里,不許她出門也不許她回自己的家!

今天是二十七號了,算算時間還有五天,就在親子鑒定報告出來的第二天。

原本急着要回家去的言蹊突然就不急了。

「蹊蹊!」江紀新不耐煩地吼了一聲,「問你話呢!」

言蹊假裝嚇得縮了縮脖子,低下頭小聲說:「那些東西不是我的。」

江紀新對這個答案很滿意,他的女兒怎麼可能偷東西呢?不存在的!

吳媽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楚琳琳劈頭蓋臉就把她臭罵了一頓,隨即拉着哭哭啼啼的江雪見上樓去安慰了,江紀新也跟了上去。

吳媽咬牙切齒道:「連我都看出來了,先生、太太明顯在偏袒那個言雪見!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小姐您受委屈了,我知道您是因為先生和太太才沒有說實話的。」

言蹊看着吳媽不免想笑,用不了多久,你也會和江紀新夫婦一樣的。

不過這一次,她什麼都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