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陽兒,這一位姑娘——」

重新到院中,謝燕望着沈雨靈有些疑惑地開口,沈雨靈連忙上前幾步行禮道:「雨靈拜見老夫人,老夫人我是少爺的侍女。」

謝燕眼中的疑惑之色更盛了。

以謝燕的眼力,她可以清楚地看出來沈雨靈應該是大家閨秀,而且應該還是條件很好的那一種。

「媽——」

秦陽正欲向謝燕解釋,外面有人用力地砸着院門,同時粗暴的聲音傳了進來:「謝燕,開門開門!欠錢不還,信不信我們將你抓到窯子里去!」

另一個人怪笑道:「大哥,謝燕雖然年齡大了一點,但別說還真是風韻猶存,如果進窯子,我一定照顧她的生意!」

謝燕臉色大變。

秦陽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秦陽想起了一些事情,當年他這時候沒有回來,等他回來的時候,他母親謝燕被逼得幾乎發瘋。

謝燕工作的地方,老闆叫梁源,梁源有錢,資產數百萬兩銀子,有一回他看到謝燕,頓時就看中了謝燕!

謝燕心中念念不忘秦陽父親,認為他肯定還活着,又豈會嫁給梁源這又老又丑五六十歲的糟老頭?

梁源的狗頭軍師曹安就給他出了一個主意,用一個本就破碎的名貴古董讓謝燕碰到,然後要求謝燕賠償一千兩銀子。

這麼大的一筆錢謝燕哪裡賠得出來,梁源就強逼着謝燕簽下了一份借款千兩銀子的字據,利息很高。

當年秦陽回來的時候,一千兩銀子的欠款加上利息已經高達一萬兩!

梁源的人天天上門威脅逼迫。

最後是蕭君婉知道消息,她幫着還了五千兩銀子才了結了,蕭君婉還幫着他們母子換了住的地方。

「謝燕,聽說你兒子回來了,還帶回了一個漂亮姑娘,快開門讓我們瞅瞅。」

「趕緊的,不然大爺立刻踹開這破門。」

門外的兩人叫囂着,謝燕心中着急,秦陽眼中寒光閃爍道:「雨靈,開門讓他們進來!」

「是,少爺。」

沈雨靈立刻過去開門,看到沈雨靈,門外的兩人眼睛大亮,其中一人的色手頓時摸向了沈雨靈的臉蛋。

沈雨靈腳尖輕點,頓時她退到了秦陽身邊。

雖然沈雨靈知書達禮,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她可也不是弱女子,各種靈藥吃了許多,她有聚氣五層的修為!

「喲,小姑娘還是練家子。」

「這樣的小姑娘,大爺更喜歡!」

兩個男子怪笑着進入了院子,秦陽抬了抬眼皮冷漠地道:「叫你們身後的人都過來,想找麻煩,你們兩個還不夠份量!」

其中一個男子拿起旁邊的一個東西就狠狠砸到了地上罵道:「小崽子,大了你的狗膽,敢和黑爺這麼說話!黑爺在這一片橫行的時候,你還穿開檔褲呢,去雷火劍宗三年,就把自己當一個人物了?」

「以為黑爺不知道,你在雷火劍宗三年,屁都沒有學到,如今也只是一個廢物?」

「趕緊還錢,連本帶利abc兩銀子,少一兩都不行!」

謝燕憤怒地道:「你們不要太過分了!東西本就是破的以為我不知道?還有這麼短的時間一千兩銀子居然到了abc兩。」

那自稱黑爺的男子怪笑道:「謝燕,不服啊,不服你去找梁老闆理論啊,我們只負責要錢!」

秦陽淡聲道:「前面帶路,我就見見這梁老闆何方神聖!」

「陽兒,不行。」謝燕連忙道。

黑爺哈哈大笑:「想見梁老闆?那行,我們就帶你們過去,你們三個都得過去一個都不許跑!」

黑爺他們臉上露出怪笑,謝燕梁老闆想討了做老婆,他們不敢打謝燕的主意,但沈雨靈長得很漂亮,而且還是嫩嫩的小姑娘,他們更加喜歡啊!

如果梁老闆到時將沈雨靈賞給他們玩玩,想想都美滋滋!

「夫人,不會有事的。」

謝燕還是擔心,沈雨靈小聲道。

「帶路!」

秦陽冷漠地道。

「跟緊點!」

黑爺他們前面帶路。

出了院子,不少人看到了秦陽他們,許多人低聲議論紛紛,不過秦陽根本不在乎他們說啥。

謝燕以後不可能再住這裡。

「秦少,您要用車嗎?」

很快,楊忠趕着馬車到了秦陽他們旁邊,秦陽停下,沈雨靈扶着秦陽母親謝燕上了馬車,秦陽同樣進入了馬車中。

「租了個車子來嚇唬人?黑爺可不是嚇大的,梁老闆更加不是。」

那兩個男子冷笑道,他們有些疑惑,不過打死他們也不相信秦陽他們母子有什麼大的來頭!

「帶路!」

秦陽冷漠的聲音從馬車中傳了出來,兩個男子加快了腳步,十來分鐘之後,秦陽他們到了一幢豪華的宅子面前。

「秦少我陪你們進去。」楊忠恭敬地道。

「不必。」

秦陽淡淡地道,楊忠有凝氣境界的修為,很厲害,但對付梁源,秦陽想自己親自動手,這樣才解氣!

黑爺哈哈大笑道:「裝,再給黑爺裝,哈哈!不過別說裝的還挺像,哪天黑爺需要裝逼也找你們車行!」

楊忠一臉冷漠,若非秦陽沒有說話,黑爺他們這樣的,他一隻手就可以將他們輕鬆拍死!

很快秦陽他們進入了房子,進入了一個大廳中。

梁源不在,大廳中這會兒只有梁源的狗頭軍師曹安。

「謝燕,你這是想通了,這小姑娘是給梁爺做通房丫頭的?」曹安色眯眯地打量着沈雨靈道,沈雨靈這麼水靈,如果謝燕同意,再加上這麼一個水靈靈的通房丫頭,想來老闆梁源會非常滿意。

「媽,坐!」

秦陽招呼着謝燕坐了下來,秦陽自己也坐下了,沈雨靈並沒有坐站在了秦陽旁邊。

曹安笑眯眯地道:「這就對了嘛,把這裡把自己家!只要梁老闆高興了,你們母子的好日子不就來了?」

「謝燕你看,如果你之前聽話一些,也不至於鬧到現在這樣是不是?」

秦陽冷漠地道:「趕緊讓那什麼梁老闆滾過來,如何欺壓我媽的,他給我跪着,說得明明白白!」

曹安的臉色猛地一變。

「小雜種,你是過來搗亂的?」

「你也不看看這裡什麼地方,敢到這裡來放肆,誰給你的狗膽!」

曹安厲聲道,他的身上傳出強大氣息,曹安是梁源的狗頭軍師,自身也有聚氣六層的修為!

秦陽眼中精光閃爍,曹安身上有殺氣,而且還不低,這傢伙殺過不止一個人。

「曹安,不得無禮。」

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梁源走進了大廳,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護衛,這兩個護衛都聚氣十層的修為!

「謝燕,考慮得怎麼樣了?」

梁源微笑着道,「你如果嫁給我,咱們一家人,你打碎的古董就不算什麼了,欠債一筆勾銷。」

「如果你不同意,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如今你的欠款已經達到了abc兩!」

「這麼大的一筆錢你們只怕拿不出來,到時候告到官府,估計你得坐牢,到時候你兒子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