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旁邊,沈府老管家暗暗搖頭,柴玉山如此氣勢,秦陽估計不堪一擊!

秦陽神情淡漠地道:「你師尊這麼厲害,你自己這麼厲害,怎麼你不舉的毛病還沒有解決?」

柴玉山臉色猛地一變。

老管家眼中露出震驚之色,難道柴玉山真的不舉?那他這時候上門,提出娶沈雨靈就值得玩味了!

「你胡說!」柴玉山厲聲道。

秦陽似笑非笑地道:「我是不是胡說,你心裏有數!我奉勸你,還是別煉藥了,你神藏忌火,天天煉藥,簡直就是找死!」

「現在還只是不舉,再有一年半載的,你的小命都得搭上,到時不知道你三星煉藥師的師尊能不能起死回生?」

「不可能,不可能!」

柴玉山驚怒道,他最厲害的就是煉藥,最自豪的也是這方面,如果不能煉藥了,他都不知道該幹什麼。

秦陽淡淡地道:「每天煉藥之後,需要涼水泡一個時辰,沒錯吧?哪怕冬天也不例外!這能緩減一下,然而也只能緩減一下,你再煉藥下去,必然死路一條!」

柴玉山眼中滿是驚駭之色,這事情他誰也沒有告訴,甚至他師尊都不知道,秦陽居然一口就說了出來。

「不會的,不會的。」

柴玉山失魂落魄地離開,他這時候哪還有心思留在沈府,而且就算留下,迎娶沈雨靈估計也不可能了!

……

沈府很大,轉了好一會兒,秦陽才被老管家帶到了沈雨靈院子這邊。

看到秦陽,沈千山眼中露出失望之色,秦陽看上去很普通,這樣的人,他實在不相信可以治好沈雨靈。

——哪怕秦陽說跑了柴玉山!

「年輕人,開出那樣的條件,你有信心治好雨靈?」

沈千山沉聲道,他商海沉浮三十年,再加上還是凝氣境界的強者,一股上位者的氣息壓向了秦陽。

在這樣上位者氣息的影響下,一般少年,說話都會困難,更不用說說謊了!

「沈家主,你這不是待客之道。」

「先是讓人測試我,如今還玩這一套。」

秦陽淡淡地道,頓時,沈千山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上位者氣息。

這股氣息,比他在帝都一些大人物身上感覺到的上位者氣息還要恐怖!

沈千山臉色猛地一變,那上位者氣息忽地又消失不見,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沈千山心頭驚駭無比,如此強的上位者氣息,而且收放自如,面前的這一個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

「貴客說的是,沈某失禮了。」沈千山彎腰行了一禮。

「罷了。」

秦陽擺了擺手道,「沈雨靈在什麼地方,治好她,我還有別的事情!對了,我的兩個條件,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完全沒有問題。」沈千山連忙道。

沈千山如今心中興奮,或許秦陽真的可以治好沈雨靈?

「貴客請移步室內。」

沈千山將秦陽帶到了房間中,沈雨靈盈盈地施了一禮,她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秦陽,秦陽似乎年齡和她差不多大,穿的也一般,她父親怎麼對秦陽如此客氣?

秦陽同樣打量着沈雨靈,他滿意地點了點頭,沈雨靈的形象不錯,挺漂亮,更重要的是看上去知書達禮。

若覺醒武魂,做他的侍女勉強夠資格。

「貴客,需要準備什麼嗎?」沈千山詢問道。

「不需要,坐下,手給我。」

秦陽說著坐了下來,沈雨靈在旁邊坐下,小手伸向了秦陽,秦陽伸出手,手指搭在了沈雨靈脈門之上。

號脈,普通的煉藥師也會,但能看出來的東西極少,但秦陽可以從一個人的脈相中看出很多東西!

曾經秦陽的武魂吞天帝王樹吞噬了無數的強者,吞天帝王樹有一定幾率獲得被吞噬強者的記憶,武技,神通等等。

輪迴前不久,吞天帝王樹還吞噬了一個黑心煉藥師,獲得了不少記憶,還獲得了一些厲害的技能。

那一個黑心煉藥師修為可是達到了半步主宰級別,他雖然黑心,但煉藥師方面的能力登峰造極。

兩分鐘,秦陽收手了。

沈千山心中苦笑,這麼短的時間只怕沒有看出什麼。

秦陽淡淡地道:「沈雨靈的問題很簡單,她將要覺醒武魂,可是要覺醒的武魂十分強大,她靈魂承受不住。」

「如今她只是偶爾十分痛苦,等她的武魂覺醒,她很快就會死亡!」

沈千山心頭震驚,秦陽這說的比其餘煉藥師仔細啊,其餘煉藥師並沒有說沈雨靈要覺醒強大武魂,只是看出來她靈魂有問題。

「貴客,不知道雨靈的問題,能不能解決?」沈千山恭敬地道。

秦陽淡聲道:「解決的方法倒也簡單,你們應該聽說過主僕契約,沈靈雨和我定下主僕契約,她的壓力便會轉移到我這裡,她的問題也就不存在了!」

沈千山和沈雨靈臉色都變了,主僕契約,這可是相當霸道的契約,主死仆也得死,而且,主人可以依靠契約的力量直接殺死僕人!

「貴客,就沒有別的手段了么?」沈千山沉聲道。

作為一個父親,沈千山自然不希望沈雨靈簽下主僕契約!

秦陽淡淡地道:「沈家主,沈雨靈能與我簽下主僕契約,那是她的榮幸!若非她將要覺醒的武魂很不錯,只憑她現在的身份,她根本就不夠資格與我契下主僕契約!」

「別的方法我也有,但你們沒有可能辦到!整個沈家賣了,也未必能買得起能讓沈雨靈靈魂支撐武魂的寶物!」

「你們可以考慮考慮,我給你們十息時間!對了,我可以告訴你們,沈雨靈武魂覺醒也就十天半個月的事情了。」

就在這時,沈雨靈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她的身體開始輕微地抽搐。

沈千山臉色猛地一變,沈雨靈這種情況,這是又發作了。

很快,這還只是開始,很快沈雨靈的情況就會變得極為嚴重。

「貴客,不知道能否知道你的身份?」沈千山急促地道。

秦陽淡淡地道:「我也是青雲城的人,一個普通人罷了。」

「爹爹,好痛。」

沈雨靈痛苦地道,秦陽伸手瞬間在沈雨靈的身上點了兩下,頓時沈雨靈痛苦減輕了許多。

「貴客,我同意了。」沈千山深吸了一口氣道。

以秦陽之前展現出來的上位者氣息,沈千山估計着沈雨靈如果跟着秦陽,應該也不至於太委屈。

更主要的是,如果不同意,沈雨靈很快就得死亡!

「天地為契,靈魂為約,主僕契約,成!」

秦陽嘴裏念道,他說著咬破手指,一指點向了沈雨靈的額頭,沈雨靈的額頭沾染了鮮血,鮮血漸漸浸入了沈雨靈的腦袋裏面。

很快,秦陽手指移開,沈雨靈剛剛可怕的痛苦完全消失不見。

「這就結束了?」

沈千山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曾經見過厲害的強者施展主僕契約,十分麻煩,整套流程下來大半天,不管是主方還是仆方,大半天折騰下來都累得不輕。

「你以為有多難呢?」秦陽淡淡地道。

主僕契約對於一般人來說確實很難,但對於秦陽來說,很容易!只是,哪怕秦陽,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地簽主僕契約!

僕人如果垃圾,對於秦陽也會有不利的影響!

「爹爹,我感覺主僕契約已經成了,而且,我感覺已經沒有任何壓力了。」沈雨靈道。

秦陽淡聲道:「沈雨靈,你以後叫我少爺就可以了。」

「是,少爺。」

沈雨靈乖巧地道。

沈千山神情有些複雜,他道:「還不知道貴客的姓名。」

秦陽淡淡地道:「我姓秦。」

「秦少,雨靈這孩子從小沒有吃過太多的苦,還望秦少能善待她一些,沈某感激不盡。」沈千山深施了一禮道。

秦陽淡笑道:「沈家主你放心,沈雨靈跟着我,那是她的造化!她跟着我是做我的侍女,主僕契約的事情,僅限我們三人知道。」

沈千山暗暗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那還好些。

「多謝秦少。」

秦陽淡淡地道:「準備銀票吧,沈雨靈你換身衣服,你這樣子可不像侍女。」

「好的。」

「是,少爺。」

沈千山和沈雨靈都答應了,沒過多久時間,銀票到了秦陽的手中,沈雨靈也換好了衣服,只是她的容貌氣質在那裡,哪怕穿的是侍女裝,也比一般千金小姐出眾許多。

「沈家主,銀票的數量不對啊,這裡可是兩百萬兩銀票。」秦陽道。

沈千山微笑道:「秦少,雨靈跟着你,還得勞你照應一下,一點小意思,秦少你不要嫌少。以後有什麼用得着我們沈家的地方,秦少你吩咐雨靈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