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彤兒 牧惟奕》 第8章

《卓彤兒 牧惟奕》 第6章

她急得眼淚都出來了,一邊掙扎一邊喊道:「秦管家,你別這樣,是王爺讓我過來領衣服的,你若敢對我無禮,王爺不會放過你的!」…《卓彤兒牧惟奕》第8章免費試讀侯府的庫房是由秦管家打理。府中大小事務開銷都需經過秦管家的同意。丫鬟們每年可以領兩套應季的衣服,再多領便要自己另外掏五十文銅板。卓彤兒身上的衣服已經很陳舊了,是哥哥入府時秦管家發放的,後面兩年卓彤兒去領了一次,秦管家仗着卓彤兒在府中無依無靠,便中飽私囊,非要她額外付五十文銅板才給她發放衣服。不僅如此,秦管家還總是趁着沒人摸她的手,掐她的腰,喜歡親昵的喊她雙雙。外人面前,秦管家和藹可親,私底下卻是個衣冠禽獸。卓彤兒很討厭秦管家,每次看見他都躲得遠遠的,更捨不得自己的錢,後面便再也沒去領過衣服。想起明日要隨牧惟奕出府,卓彤兒就犯難。她不能穿得太寒酸,不然就是丟了侯府的臉面。最終,卓彤兒從床板下翻出木匣子,取了五十文銅錢,還是決定往庫房跑一趟。秦管家一看見卓彤兒就兩眼放光。打從第一次見到卓彤兒,秦管家就覺得這人長得水靈,雖是個男兒身,可那清麗的容貌絲毫不輸女子。秦管家三十幾歲的人了,一直也沒娶妻,久而久之,他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色心,一看見卓彤兒就忍不住想要調戲調戲。「秦管家,我來領兩套衣服。」卓彤兒把銅錢攤在秦管家面前,自己往後站得遠遠的。「五十文銅錢,你數數。」秦管家一雙厲眼直勾勾地盯着她。他發現,許久不見,卓彤兒的模樣長得更好看了,目光溜到她平坦的胸部,秦管家心中覺得惋惜。只是可惜,怎就是個男兒身。秦管家一邊數着桌上的銅錢,一邊饒有意味地看着卓彤兒。卓彤兒被他的眼神盯得寒毛直豎,她只想趕緊領了衣服離開這裡。秦管家卻將面前的銅錢往前推了推。「雙雙啊,這錢不夠啊。」卓彤兒沒想到秦管家會坐地起價,當即急道:「怎麼不夠了?今年我還沒領過衣服呢,你額外收我五十文錢也就罷了,怎如今還漲價了?」秦主管笑道:「雙雙啊,不瞞你說,現在布料漲價了,侯府的丫鬟奴才也多了,我身為侯府管家,就得為侯府縮減開支啊。」「你……」卓彤兒氣極,卻也無可奈何。秦主管是侯府主母親自提拔上來的人,說起來,還是主母外戚的連襟,卓彤兒得罪不起。當初她也給趙嬤嬤反映過,可趙嬤嬤只勸她息事寧人,莫要得罪他。卓彤兒本就無依無靠,每每受了委屈,她都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咽。見卓彤兒無可奈何,秦管家心中得意。一個小小的小廝還不是任他拿捏。見院中無人,秦主管壓低了聲音,說道:「不如這樣,你隨我去庫房裏面,咱們做個交易如何?」卓彤兒警惕說道:「什麼交易?」秦管家笑得一臉猥瑣:「你可聽過,歷朝歷代,也有很多君王有龍陽之好?」卓彤兒被嚇得後退了幾步,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不……不了,我還有事,想先回去了。」卓彤兒預感不妙,轉身就逃。秦管家咽了咽口水,當即上前拽住卓彤兒的手臂,將她往庫房裏面拖。「雙雙啊,我喜歡你很久了,也想嘗嘗那種滋味,不如,咱們試試吧?」卓彤兒拚命掙扎,卻敵不過秦管家力氣大。她急得眼淚都出來了,一邊掙扎一邊喊道:「秦管家,你別這樣,是王爺讓我過來領衣服的,你若敢對我無禮,王爺不會放過你的!」秦管家笑得更加得意:「你一個洒掃院子的,王爺怎麼可能會在乎你,你老老實實的聽我的話,往後每季的衣服,管家都給你最好的。」「不,我不要衣服了,你放開我!」眼看着就要被他拉入庫房,卓彤兒一時情急,一口咬在秦管家手臂。秦管家吃痛,當即鬆開了她。卓彤兒如獲大赦,轉身就往外跑。秦管家在後面罵罵咧咧,揚言抓到她要讓她付出慘痛的代價。卓彤兒害怕極了,一轉身,忽然撞到一堵肉牆。熟悉的冷檀香撲面而來,卓彤兒一抬眸,就看見一雙清冷的眸子,正定定地盯着她。不知怎的,卓彤兒覺得有些委屈,一時沒忍住,眼淚瞬間涌了上來。「王爺……」牧惟奕垂眸看着莽莽撞撞闖入他懷裡,此刻正撅着嘴,要哭不哭的人兒,一股異樣的情愫在心口瀰漫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