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水寒之何謂龍吟第一章 蒼龍之眼在線免費閱讀

謫仙島地處方外之地,空氣中呼嘯着猛烈的海風,天空中常年飄着一層厚重的積雲,雷光閃爍,坐在吟風崖看着海的那邊,水浪旋轉,擰成一個漩渦的海眼,在遠處昏濁的海水中竟然這般刺眼。

細密的水珠落在臉上,這樣綿綿的冷雨,在謫仙島是最常見不過的天氣了。

海風如刀是謫仙島,陰雨綿綿是謫仙島,電閃雷鳴也是謫仙島。

「何謂龍吟?」謫仙島中的石坪,穿這黑色大氅的龍吟弟子們,有的扛着一人高的重劍,有的手持風雅修長的長劍,平日里在這聽雨坪上或切磋,或琢磨劍招,或向前輩請教,卻極少如今日這般,圍作一團,靜看場中這一男一女的比試。

只見一手持長劍的女子,披着龍吟弟子的大氅,劍上的白裘被細密的水珠浸濕,身形看起來還是巍然不動,持劍的右手輕輕抬起,青銅劍鍔吐出的雪色在陰雨綿綿的謫仙島就像天邊雷霆一樣奪目,她的一頭黑白參半的長髮紮成了高高的馬尾,順着謫仙島的海風飄起,一對利落的劍眉,凌厲的目光好像要穿透風雨。

另一邊的男子,面容俊朗,看似年輕,卻已經生了一頭灰白的長髮,着裝要不尋常龍吟弟子的衣服要繁複些許,多了些暗色的繁複紋路,同樣一手持劍,卻是謫仙島主趙思青。

謫仙島是碎夢刀法和龍吟劍法兩大武學的聖地,島主趙思青本人更是身懷古老劍術的傳承,也是龍吟武學的宗師人物。

「知寒,今夜風雨,正適龍吟。」趙思青修長的手指拂過劍脊。

「出劍。」

風雨好像就在此刻猛然一頓,一抹奪目的金色劍光刺痛了其他弟子的眼睛。霎時間,風起雲湧,金色的雷蛇擊破了**,天空中常年的積雲好像要被震徹九霄的龍吟聲粉碎。

金色的雷電捲起空氣中的水珠,划出劍氣的弧光,眨眼間便在趙思青眼中綻放光華。

「吼——」青色神龍的身軀擰出一個有力的弧度,怒吼着衝天而起,那是屬於趙思青的青龍怒。青龍在趙思青一定翻騰,一對龍目怒視着女子的方向,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龍吟。

「空——」金色的雷霆從天而降,一柄修長的幾近透明的雷電長劍插在地面,金色的雷光產生陣陣波動。

金色的神龍盤旋而上,體型雖然比起青色神龍要小一些,但凜然不懼的直面着青龍的震怒,並發出更加霸道的龍吟聲。

兩個身影同時閃爍而出,青色和金色兩條龍影吞吐着雷霆交纏在一起,不斷撕咬對方的身軀。兩人的身形在眨眼間已交擊數百劍,青色和金色的雷電發齣劇烈的轟鳴,圍觀的眾人已經遠離了整個聽雨坪,生怕被暴烈的雷電之力波及。

兩人的劍氣不斷傾軋,整個謫仙島天空中的積雲都被攪弄到一起,在天空中形成了一個中空的巨大的氣旋,其中的雷電之力竟然已經被兩條巨龍吞吃的乾乾淨淨。

突然間,天地一靜。

天空中落下的雨水逐漸遲緩,好像是被一層看不見薄冰凝結在虛空中一般。

天空中的巨龍彷彿是要做最後的衝鋒,俯衝下來。

空氣中被划出一道道劍痕,金色和青色的九道殘影出現在虛空之中,一道道熾烈細長的劍痕好像擊破了這凝結的空氣一般,組成了一個凌厲的六角星,下一刻,這層凝固的薄冰破碎。

雷霆,蒼龍,一切都偃旗息鼓,天空中的氣旋散去,破碎的水珠落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剛剛那是……神龍九現?」

一個驚疑的猜測,卻好像掀起了驚天動地的浪潮,眾弟子們眼中敬仰崇拜之情不亞於剛才出現的巨龍,好像要把眼前這兩人燒灼乾淨一般。

大部分龍吟弟子的劍術,要麼劍招中只聞一兩聲龍吟,卻難見蒼龍現世,要麼只有分毫雷霆之力傍身,而像這兩人一般引得天威赫赫,雙龍爭霸,根本無人做到。

這也難怪,眼前這二人,一人是謫仙島主趙思青,另一人則是前任老島主養女,被稱作龍吟劍聖的趙知寒。

神龍九現乃是龍吟劍法的鎮派絕技,使用時如同時空凝滯,揮出九道劍痕,好似破碎虛空,有蒼龍怒哮,威力強大無匹,單在如今謫仙島弟子名錄之中,掌握這門武學之人,滿打滿算也不過十指之數。

而在這幾人當中,尤以現任連雲寨大當家戚少商最為出名,更是以此絕技,闖下了「九現神龍」的名頭。

尋常龍吟弟子一見真龍便已經難得,更妄論得見這神龍九現之絕技,可見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這次切磋將被津津樂道許久。

「無愧劍聖之名,我敗了。」趙思青欣慰的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袖口的幾道被切開的劍痕,不禁苦笑。

「兄長莫要取笑我了。劍聖之名本就是好事之人杜撰風傳,我龍吟何時有過劍聖的虛名?」趙知寒擺了擺手,嘴角含笑,只是這幾許風情便勝過剛才的金色蒼龍,讓無數男弟子目瞪口呆。

「且若據有這劍聖之名,豈不背了我龍吟三訓?趙島主可莫要自誤。」趙知寒納劍入鞘,親昵地拍了拍趙思青的肩膀。

「得了便宜還賣乖,喏。」趙思青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頭的惆悵之情也消解了許多,便從自己的腰間取下了那一枚月色龍紋玉。

「多謝兄長。」趙知寒接過龍紋玉,感受這手中溫膩微涼的手感,頗有些喜悅。

「既要取劍,那便一往無前,可別在那把劍面前弱了勢。」趙思青看着趙知寒,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

「龍吟之劍雖無爭強好勝之心,卻從未失去鋒芒。」趙知寒將額前微微濕潤的頭髮撩起,端的是英姿颯爽。

「兄長無需擔憂,且待我凱旋便是。」

謫仙島的巨大海眼靜謐而危險的旋轉着,趙知寒沒有再讓船夫繼續靠近了。

「陳伯,風浪將起,早些回去罷。」趙知寒回頭看向戴着斗笠,衣衫襤褸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