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軍婚隨軍後她風靡家屬院時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陸衛國的速度很快,當天晚上回去就打了結婚報告。

第二天一早向組織上交了報告,跟結婚報告一起的,還有家屬院的申請書。

短短一個上午的時間,營區的領導就都知道了。

一個個看稀奇似地到陸衛國面前轉悠,嚇得訓練場上的兵都緊了皮地訓練。

實在是今天的領導扎堆地出現,他們看着緊張。

一天的訓練結束,陸衛國受到了領導的召見。

團長辦公室。

宋團長今年四十了,臉上的表情很嚴肅,看到陸衛國進門才稍稍緩和。

陸衛國一眼就看到了他辦公桌上放着的結婚報告。

宋團長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說,「坐。」

陸衛國朝對方敬了個軍禮,腰背挺直地坐下了。

拿起桌子上的結婚報告,宋團長問:「你想好了?這時家的情況你應該知道一些的。」

「是,我已經考慮過了。」

宋團長嘆氣,陸衛國是他手下能力最出眾的兵,要是平時知道他相親成功,只要背景沒問題,他立馬就能夠讓人把他的結婚報告給過了,可為什麼偏偏是時家?

「時家並不是個好的結親對象。」宋團長直白得說。

陸衛國垂下眼帘,語氣聽不出喜怒:「我知道。」

宋團長看他這樣有些生氣,「你知道?你知道個屁!你知道我馬上就要往上進了嗎?你知道我這個位置是屬意你來坐的嗎?」

「你如今給我整這一出,我屁股底下的椅子你還要不要了?」

陸衛國的手指忍不住動了下,最後被他壓了下去,「宋團,現在的我不適合再進。」

宋團長皺眉,到底沒有再繼續朝他發火。

陸衛國見他不吱聲,便道:「現在特殊時期,我軍功高,再往前進一步的話,太打眼。」

他打算這兩年韜光養晦,現在上面已經有清算小四組的風聲了,等這些過去,他再進也不遲。

宋團長一臉狐疑,「你小子之所以要跟時家結親,不會就是為了這次不晉陞吧?」

陸衛國嘴角一抽,「我沒那麼閑,人合適而已。」

話已至此,宋團長便也不再為難他了。

陸衛國起身想要告辭,宋團長卻壓低聲音道:「既然你要和時家結親,有些話我給你透個底。」

「您說。」陸衛國同樣壓低了聲音。

關於時家的消息,還是不要被人知道的好。

宋團長神色認真。

「時家的舉報材料現在都還在咱們軍長那裡,他很欣賞時家夫妻倆的才幹,所以把舉報材料給壓下了。」

陸衛國瞭然,他就覺得奇怪,明明聽說時家人被舉報了,卻還能按部就班的工作,也沒人上門查證,十分不合理。

原來是被壓下來了。

宋團長嘆息一聲,「可估計也壓不了多久了。多則一個月,少則兩周,紅委會那邊就要出動了。」

「那就麻煩團長幫我催一下,結婚申請早點下來。」陸衛國算了下時間,他一定要在兩周內跟時聽雨把婚結了。

宋團長想拍拍他的肩膀,可對方個子太高,他只能縮回手拍了拍他的胳膊,「你放心,我會的,時教授他們對我們這些軍人都是有恩,沒有他改良的那些槍械,咱們任務重還不知道要損傷多少人。」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軍長想要把人保下的原因。

陸衛國認真地表示了感謝,見沒什麼其他的事情就先回去了。

時家這邊,聽到陸衛國帶來的消息,時父時母有些坐不住了,他們必須在兩周內把所有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

除了給大兒子寄了五百塊錢應急,把家裡剩下的全轉到了時聽雨的手中。

並不是時父時母太過偏心,而是大兒子那邊每個月都有工資拿不說,大筆的錢放在他那裡,會被調查。

誰讓他是時父時母的兒子呢,還是沒結婚分家的那種。

時家三個打工人一個月的總工資是642塊錢,四年下來三萬八百多,除去日常開銷,存摺上是兩萬八千五百多,還有各種各樣的票券一大堆。

時聽雨把三百多給父母隨身放好,她不敢給他們太多,怕萬一被發現,不僅保不住錢,還會招禍。

又拿出兩百多以及個別要過期的票放在家裡。

剩下將近兩萬元全部放進空間。

至於放在家裡的兩百多,也是為了堵紅委會那幫人的嘴。

要是他們來搜查,一點好處沒得到,指不定怎麼氣不順地磋磨人。

軍區那邊的動作很快,陸衛國的結婚申請和家屬房申請一起於一周后下來了。

結婚申請通過後,陸衛國讓人幫忙把家屬院打掃出來,然後就請了假,帶着資料就跟時聽雨去領證。

時父時母焦急地在家等着,沒有看到結婚證的那一刻,他們說什麼都不能安心,生怕出什麼變故。

上午十點半,時聽雨和陸衛國的身影出現在了家屬院。

時聽雨把手中的結婚證給父母看了看,兩老瞬間紅了眼眶。

「好,好,這樣我們就放心了。」

時父望着陸衛國,語氣帶着些小心翼翼道:「衛國啊,我這女兒從小嬌生慣養,如果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好好跟她說,她是個講道理的,肯定會聽,千萬不能動手知道嗎?」

陸衛國點點頭,「您放心,我會跟時同志好好過日子的。」

時父別過頭,隱蔽地擦了擦眼角。

時母啞着聲音道:「婚禮你們看着辦,按照我們的意思,還是不要張揚,到時候對你們不利。」

陸衛國有些遲疑,他倒是無所謂,只是怕委屈了時聽雨。

迎上陸衛國的目光,時聽雨朝他點點頭,「領證就好了,其他的不重要。」

這天中午,一家人一起吃了飯。

飯菜仍然是時聽雨做的,陸衛國跟着打下手。

他人高馬大往那一杵,頗有壓迫感。

他做飯不行,但是處理食材這些卻不在話下。

時母也是想讓陸衛國嘗嘗女兒的手藝,讓女兒展現一下優點。

想到這,時母就忍不住有些心酸,要不是他們拖累,憑着她女兒的人品外貌,想找個什麼樣的沒有,哪用像現在這樣努力表現自己。

時聽雨今天做了四菜一湯,糖醋排骨,油燜茄子,辣子雞,麻婆豆腐,外加一個西紅柿蛋湯。

都是些家常菜,糖醋排骨酸甜可口一咬脫骨,油燜茄子事先燜炸過,茄子里軟嫩的很,拌上米飯,恨不得能把舌頭吞下去。

辣子雞色澤棕紅油亮,質地酥軟,麻辣味濃,咸鮮醇香,略帶回甜,吃得很是過癮。

麻婆豆腐更是質地酥軟,麻辣味濃,入味得很。

按照陸衛國的想法,這飯菜做得可比國營飯店的大廚好多了。

他吃得比平時更多些。

這飯量讓時家夫妻瞠目不已。

心道,這飯量擱一般家庭還真不一定養得起。

時聽雨就淡定多了,陸衛國的體格在那裡,又常年訓練,飯量自然比一般人要大。

吃過午飯,時父時母就回去上班了,他們只請了半天的假。

時聽雨看着陸衛國道:「要看看我的房間嗎?」

陸衛國抬眸看着她。

此刻他坐着,她站着,她卻沒比他高多少。

他的眼神很專註,這是領證以來,陸衛國頭一次這麼近距離認真地注視她。

她的皮膚光滑潔白,像上好的白玉,眉眼彎彎,月牙兒一般,嘴角的梨渦淺淺,仿若含了蜜糖。

在時聽雨詢問的目光中,他聽到自己說,「好。」

然後他就跟着時聽雨進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