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軍婚隨軍後她風靡家屬院時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馮偉內心也為自己的老搭檔犯愁。

陸衛國作為他們軍區最年輕的營長,那真是要軍功有軍功,要身材有身材,要人品有人品,可壞就壞在那張臉上。

陸衛國之前一直在前線,身上殺氣重,再加上天生的冷臉,本就讓人害怕,後來因為受傷,右眼角到顴骨下方留了一道疤,就顯得更匪氣了。

這樣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的長相本就不是端正那掛,眼睛卻生的比一般人要狹長些,不是那種小小的狹長眯眯眼,而是一種說不出的邪氣的眼型。

看是絕對不難看,甚至還有點好看,可就是感覺哪裡不對勁兒,他微眯着眼睛看你的時候,讓人感覺涼颼颼的。

拖拉機的外貌,戰鬥機的氣質,說的就是他。

陸衛國想着自己兩個巴掌都數不過來的相親經歷,表示已經看淡了。

「一個人挺好,找個女人也煩,打嗝放屁都不能大聲。」

馮偉:……

瞧瞧這說的是人話嗎!

他又想到了飯店中的那對兄妹,真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他可是見到那小姑娘長相的,真叫一個漂亮。

就這樣還有人爽約不來,這不是暴殄天物是什麼。

不過,他總覺得那對兄妹好像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

時聽雨他們並不知道一個簡單的相親,還成為了別人催婚的導火索。

吃過午飯後,時沐寒把時聽雨送了回去,轉身就去沈自明的姑姑家找人。

沈姑姑一臉錯愕地看着時沐寒,「小寒,你是不是記錯了?自明一直就沒來過啊。」

沒有找到人,時沐寒給部隊打了電話,得到的消息是沈自明也沒有在部隊。

時沐寒抓着電話的手緊了緊,對對面的接線員道:「那沈旅長在嗎?」

他有種預感,沈旅長應該知道沈自明在哪兒。

「沈旅長在,我去找他,你過個十分鐘再打過來。」

電話掛斷了,時沐寒的情緒有些喪。

只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樣。

時家。

時聽雨把身上裙子換了下來,歪在了沙發上。

腦海中不斷想着沈自明沒來的原因。

其實他們家被舉報這事,在軍區高層中應該不是什麼秘密。

她記得沈自明的父親是時沐寒他們軍區的旅長,想來應該知道一些。

那沈自明這次失約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家即將被查的事被知道了,不想要趟這渾水。

其實他們家也並沒有隱瞞沈自明,時沐寒來之前跟沈自明說過的。

他要是不樂意,大可以直接拒絕。

何必先答應又爽約呢。

她想,或許他有什麼苦衷。

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再有苦衷,沈自明在她這裡也不在考慮範圍內了。

如果男方不能堅定毫無芥蒂地接納她,那就沒有必要談以後了,因為以後遇到的麻煩可能會更多。

人各有志,不可強求。

把今天被人放鴿子的不愉快消化掉,時聽雨見家裡沒人就開始探索起了自己的空間。

家裡陽台上養了些花草綠植 ,她挑了顆打蔫掉花苞的茉莉,給它澆了點稀釋的靈泉水。

原本蔫吧的小茉莉,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支楞了起來,肉眼可見地煥發生機。

陽台上的花花草草都是原主在照料,時父時母也沒有那麼細的心來觀察家裡的花草。

時聽雨把那盆茉莉搬到了自己房間的窗前,那裡陽光很好,方便觀察。

就在這時,茉莉花盆的土裡鑽出了一條蚯蚓。

那蚯蚓水滑得很,朝着茉莉花浸着靈泉水的枝幹處蠕動。

時聽雨是分不清蚯蚓哪裡是頭哪裡是尾的,卻沒想到有生之年,居然看到了蚯蚓喝水。

喝過靈泉水後的蚯蚓更加光亮了,一眼看得見的油光水滑。

確定靈泉水不會對植物和昆蟲造成傷害,時聽雨放心了。

昆蟲類本身體積就小,人類常用的蚊香都能要它們的命,既然靈泉水沒有殺死蚯蚓,那隻能說明靈泉水無毒。

忍者噁心,時聽雨把那蚯蚓夾到一個紙殼子上送到了樓下的土裡。

是喝過靈泉水的交情了,時聽雨決定放它一條生路。

時沐寒是在一個小時後回來的。

他臉色並不好,時聽雨見此大概心中有數了。

「哥,沈自明那邊怎麼說?」

時沐寒猶豫了下,還是據實以告。

「自明他……他家裡不同意。」

事實上,通過沈旅長的話,以及沈自明的性格,他大抵猜出個七七八八了。

沈旅長接電話的時候並沒有遮掩對於他們一家的看法。

他說他敬佩他的父母,也很欣賞他的才幹,但是他們家只有沈自明一個兒子,眼看着要到提乾的時候了,他要為兒子的前程考慮。

當時時沐寒就問了一句,「沈自明怎麼說?」

沈旅長道:「我不否認自明挺喜歡你妹妹,但是跟父母比起來,他更看重的是我們。」

時沐寒當時就懂了。

沈自明這次是被父母阻止了。

可就像沈旅長說的那樣,在沈自明的心中,他的父母比小雨這個相處不多的曖昧對象重要得多。

時沐寒失望是有,但也不能指責沈自明不對。

易地而處,他也會選擇父母,只是現在他有些心疼妹妹。

怕妹妹傷心,時沐寒強調,「他們沈家不同意是他們的損失,你別灰心,哥單身的戰友多得是,下次給你挑個更好的。」

知道對方擔心,時聽雨就順着他的話道,「好,那下次給我找個帥的。」

她的語氣是輕鬆的,一點看不出相親失敗的頹喪和傷心,時沐寒暫時放下心來。

晚上回來後,時父時母聽說沈自明沒來,很是氣憤。

你不來倒是說一聲啊,他們家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家,還能硬扒着他們不放不成?

聽不見父母的心聲,光是看父母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內心的憤怒。

兄妹倆互看一眼,好一通安慰才讓父母安靜了下來。

「沈自明不願意,明天我去問問營區的其他人。」時父道。

他就不信,他女兒樣樣出色還找不到個好人了。

這一晚,時家的氣氛異常的沉悶。

第二天,時沐寒就被時父時母攆回部隊了,時聽雨攔都攔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