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軍婚隨軍後她風靡家屬院時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陸衛國的情況說明白了,時聽雨開始說起了自己的事情。

「我叫時聽雨,今年二十二歲,家中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哥哥,哥哥在外當兵,現在是個連長。」

這些情況陸衛國都知道,聽她說起也是點點頭表示了解。

忽而,時聽雨面色一正,對陸衛國道:「我下面說的話,非常重要,可能會影響你的判斷。」

時父時母一臉擔心地看着她。

時聽雨看着陸衛國那雙狹長的厲眸,聲音不大,卻十分認真地道:「我們家有留洋背景,四年前被接回國,因為這個事情,我們前段時間被舉報了,我爸媽隨時都可能會被下放。」

「到時候對你可能會有些影響。」

時聽雨不知道出嫁女的娘家被下放對夫家的影響有多大,所以只能說可能會有些影響。

陸衛國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

他的聲音依舊低沉,「沒關係,這些我不在意。」

對方能夠據實以告,他很開心。

以他的軍功,即便時家夫妻倆被下放,他也不會受多大影響的。

他十八歲參軍,十九歲上了抗米援越戰場,直到前年八月才徹底撤回華國,中間也有回來過,只是時間都不長,可以說,他參軍的八年幾乎都是在援越戰場上度過的。

所以他才能夠以二十八歲的年紀升到營長的位置。

到如今,他的軍旅生涯已經十年有餘,如今的他不是隨便什麼事情都能夠牽連的。

時父看着女兒,又看了看陸衛國,剛剛的一番話,他也感受到了這個年輕人的真誠。

為了不讓女兒進門就矮一頭,時父道:「真到了下放那天,你們就登報跟我們斷絕關係,絕對不能影響你們。」

聽了這話,陸衛國有些觸動,只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

「不用,到不了那一步。」

馮偉附和着陸衛國,「是啊時教授,現在還沒到那一步呢,即便真到了那一步,出嫁的女兒也不會被波及的。」

自古以來都說禍不及出嫁女,現在也是如此。

時間在雙方的交談中過去。

眼看着服務員已經對他們這些「釘子戶」怒目而視了,時聽雨率先站了起來,「我們回去吧,時間長了,服務員該趕人了。」

眾人從善如流的起身離開。

出了國營飯店的門,陸衛國表示要送時聽雨他們回去。

時父時母並沒有拒絕。

一行五人坐上了陸衛國開來的吉普車。

上車後,雙方的氣氛還不錯,主要是時父時母和馮偉在說話。

時聽雨和父母坐在後面,她的位置正好能夠看到開車的陸衛國的側臉。

夜晚漆黑,路上又沒有什麼路燈,時聽雨只能看到他隱約的下頜線,稜角分明,幾分嚴謹,幾分收斂,還有幾分粗糙的凌厲。

陸衛國感覺到了后座傳來的打量視線,身體有些緊繃,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變得更加的冷肅。

眼看着快到家屬院了,陸衛國忍不住問:「叔叔阿姨,還有……時同志,你們覺得我怎麼樣?時時同志要跟我繼續發展嗎?」

馮偉:……

一般這活兒,不應該由他這個保媒拉縴的遊走在雙方之間代為傳話的嗎?

時父時母也是這麼以為的。

長久的沉默,讓陸衛國意識到自己可能太心急了。

他想了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如果後面我和時同志能夠繼續發展,我這邊就得先打報告,審批也需要時間。」

後面的事情即便陸衛國不說,時父時母也明白。

他們等不了了。

陸衛國知道他們這麼急着相看,也是想為時聽雨找一條好的出路。

再加上他對時聽雨的印象很好,所以才會問出那句有些唐突的話。

時母的手悄悄地握住了時聽雨的。

時聽雨回握了一下她,而後對陸衛國道:「我覺得你人挺不錯的。」

她對自己看人的眼光有信心。

雖然只是一面,心機深沉者可以偽裝,但是一個人的眼神卻是騙不了人的。

細微處可以見人品。

馮偉一聽,眼睛都亮了,現在的小姑娘都矜持,能夠說出你人挺不錯的已經十分難得了。

他高興地說了幾個好。

「回去我就讓老陸打報告,到時候報告進度我給他盯着,一定催着儘快審核完。」

時父時母雖然心中還有些不確定,但事到如今,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再猶豫了。

「那就有勞馮同志了。」

陸衛國想着接下來營區的事情,說道:「今天回去我先寫結婚報告,等流程的這段時間,你們若是有什麼其他想法都可以跟我說。」

「對。」馮偉幫腔,「你們要找人的話可以直接來營區找他。」

陸衛國轉了下頭,目光在黑暗中精準地鎖定了時聽雨的方向。

「時同志,營區可能不會有太多時間能夠隨便請假,所以接下來幾天可能見面不方便,希望你見諒。」

「沒關係,我能理解。」

營區又不是商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紀律就是命令,她知道。

事情都說開了,眾人均是鬆了口氣。

到了研究所家屬院,陸衛國他們沒有進去。

道別後,時家三口回家立即召開了小型的家庭會議。

主要問時聽雨的想法。

「小雨,我們就問你一句話,是不是真的覺得小陸不錯?心中沒有勉強?」

時聽雨笑了,她道:「我挺喜歡他的長相和性格,這樣的人不容易招惹爛桃花,我很滿意。」

得到了女兒肯定的回答,時父便也不再多問了,而是起身去敲了研究所一位老同志的門。

李教授在這邊的研究所已經幹了十多年了,再加上兒子在在金陵軍區當連長,似乎還就是一營的,問陸衛國的事情,他最知道。

果然,時父出去一趟,便把陸衛國的情況打聽了個七七八八。

對於他們這些研究員來說,只要不透露研究成果,說點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並沒有什麼。

在李教授的話中,陸營長是個英雄式的人物,可因為長相問題,十次相親有九次被嫌棄,還有一次女方直接被嚇哭。

要說人品,那真的是沒話說,至少在他手下的兵眼裡,他是個有能力有擔當的人。

家裡情況似乎也不錯,李教授的兒子就經常見到陸家給他們營長寄東西。

不論東西價值幾何,卻是時常能夠收到的。

幾番綜合下來,時父徹底放心了。

時父回到家,想要跟女兒念叨念叨,好安女兒的心,可等他回來卻發現女兒已經睡著了。

時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