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蒲建國自然是不敢對宋茵陳肚子動手的,這畢竟是他第一個孩子。

鄉下人結婚的早,他家窮,一直拖到二十三才結婚,這個年齡算晚婚了。

還是因為宋茵陳她爸,為了報他對宋茵陳妹妹的救命之恩,才把宋茵陳嫁給了他。

因此,他對宋茵陳肚子里的孩子很是在意。

「宋茵陳,你自己好好冷靜一下,再別說那些亂七八糟的話,否則……」

宋茵陳聽出了他的威脅:「否則,你是不是想說,我一天天胡思亂想,得了瘋病?」

前世,她發現蒲建國跟趙玉梅私下來往時,跟他大吵大鬧。

他就跟人說,她一天天沒事幹瞎琢磨,自己鑽牛角尖瘋掉了。

要不是她把兩人捉姦在床,逼着蒲建國離了婚,估計還真有可能被他逼進瘋人院。

蒲建國躲着躥出門去:「宋茵陳,就你這臭脾氣,難怪你爸媽、你大哥和妹妹都不喜歡你。

也就我這個丈夫對你好,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別仗着我對你好,一天天作妖沒完沒了。」

蒲建國丟下這句話,一溜煙跑了。

宋茵陳靠着門框,肚子一抽一抽的疼,冷汗順着額角往下落。

她這會兒沒力氣去追蒲建國,人生能夠重來,她有的是法子對付那對賤人。

前世那麼難,她都能逆風翻盤,這輩子還怕起不來?

宋茵陳歇了一陣,才緩緩起身,進屋關上門。

這一間茅草屋帶着一個灶房,和後頭一個木頭圍起來的豬圈,是她和蒲建國結婚後自己蓋的。

至於老宅那邊的房子,要留着給蒲家老三老四結婚用。

屋裡一張架子床,靠牆那條床腿還是用磚頭頂着的。

一旁的書桌上頭,擺着兩個寫着光榮的大搪瓷缸子,牆上貼着各種各樣的獎狀,都是蒲建國這些年的榮譽。

床頭角落,擺着幾口大缸和鋤頭、鐮刀等農具,最裏面放着兩口掉漆大木箱,那是當初外婆給她的嫁妝。

雨後屋裡潮濕,箱子上幾隻潮蟲正在緩慢蠕動。

宋茵陳拿掃把掃開蟲子,打開箱子,從幾件舊衣服下面,翻出個小布包,珍而重之的慢慢打開,裏面包裹着一隻瑩潤翠綠的翡翠鐲子。

外婆祖上據說是官宦人家,頗有幾分家產。

只是年代動亂,好些東西都丟失了。

這隻鐲子就是她媽都不曉得,是外婆偷偷給她的。

「你媽她偏心,總覺得你跟她不親,你是我一手帶大的,她不心疼你,我心疼,這東西寶貝的很,你可一定要收好!」

前世妹妹和趙玉梅都在找這隻鐲子,後來被她送給了兒媳婦。

想想婚禮上兒媳的態度,宋茵陳搖頭苦笑,可憐自己一輩子以為會看人,結果卻看錯了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

「大嫂?大嫂你在家嗎?」外頭傳來蒲建國小妹蒲建瓊的喊聲。

宋茵陳急忙將鐲子給收起來,慌亂中,手不小心蹭到了一旁的鐮刀上,手指割出了一道血口子。

一滴血悄無聲息落進了翠綠的手鐲之中,霎時發出一道綠瑩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