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姜妍,你起來,別以為裝病就能躲過去。」

「姜家養你這麼多年,是你回報的時候了,陸雲升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爸爸說了,不嫁人就下鄉,姜家不養閑人。」

……

姜妍頭昏腦漲,身體還一陣陣發冷,正難受呢,耳邊傳來一道傲慢的聲音,還硬生生被人從被窩拉了起來。

一聽聲音,她就知道這人是誰,經常欺壓原主的便宜妹妹姜沫。

姜沫從小備受寵愛,原主則是可有可無的養女。

姜老爺子在的時候,原主的日子還好過點,但幾年前老爺子去世,原主徹底淪為姜家的邊緣人物。

連生病都沒人在乎,昨晚燒了一整夜,直接病死在床榻上,換成了現在的姜妍。

「我的話你聽到沒有,趕緊給我起來,裝出這副柔弱的樣子給誰看?」

見姜妍半天沒反應,姜沫愈發不滿起來。

姜妍皮膚白皙,容貌也十分出挑,發燒狀態下肌膚愈發紅潤,像剛剝殼的雞蛋,白裡透紅又帶着病中的嬌弱,讓人忍不住想抱在懷裡疼惜,真真是西子捧心,令人無限垂憐。

看着姜妍這嬌弱美人樣,姜沫嫉妒得不行,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更顯得扭曲了。

她伸手在姜妍的胳膊上狠狠一擰,惡毒道:「真是鄉下來的賤胚子,就知道勾引男人。」

姜沫只知道姜妍是爺爺從鄉下帶回來的,下意識認為她是個沒人要的孤兒。

想到姜妍的身世,姜沫忽然就平衡了。

自己是城裡人,父親在革委會工作,等姜妍嫁人就能晉陞革委會副主任,母親也在供銷社任職,而姜妍只是一個沒人要的鄉下土包子。

長得漂亮又怎麼樣,還不是要嫁給一個不能生的廢人。

想到這些,姜沫表情愈發得意,手裡的力道大了不少,姜妍疼得倒吸一口涼氣,昏昏沉沉的腦子瞬間清醒過來。

她可不是受委屈的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的一聲,響亮的耳光在屋內回蕩。

姜沫懵了。

她身後一直看戲的原主養母葉春蘭也懵了。

兩人怎麼都沒想到,姜妍逆來順受的性格會主動打人,打得還是姜家的寶貝女兒。

甩了甩酸痛的手,姜妍看向姜沫怒道:「你有病啊,掐我幹什麼?你說誰是賤胚呢,我看你才是天天發騷,腦子裡除了男人就裝不下其他東西了。」

姜妍這一巴掌沒留手,姜沫腦瓜子嗡嗡的,反應過來後氣得頭髮都立起來了。

「啊!」

「姜妍,你竟然敢打我,我今天跟你拼了。」

從小被她欺負的小賤人竟然敢反抗,還敢打她的臉,姜沫大叫着就要衝上來揍人。

姜妍反應也快,見自己要挨揍了,趕忙翻爬起身躲到床的另一邊,看向兩人警告道:

「想拿我換好處,你最好收起自己的脾氣,不然你爸的副主任怕是沒戲了。」

「你威脅我?」

姜沫腳步一頓,氣得不停大喘氣,卻也沒再上前,萬一真將姜妍打出個好歹,他爸肯定會收拾她。

葉春蘭也氣得不行。

姜妍的反抗是在挑釁她的威嚴,於是便沒阻止姜沫,想讓女兒好好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養女。

可聽到姜妍的話,她又反應過來,提醒道:「沫沫冷靜,不能壞了爸爸的大事。」

「媽,怎麼你也幫着她,咱們家供她吃供她穿,難道還讓她騎到頭上嗎?」

白白挨了一巴掌,母親也不站在自己這邊,姜沫氣死了,心裏更是恨毒了姜妍,恨不得將她生吃活剝。

「乖女別生氣,氣壞了身體吃虧的是自己。」

葉春蘭好聲安慰一句,陰冷地看了姜妍一眼,心裏怒罵,這死丫頭今天吃槍葯了。

姜妍嗤笑一聲。

這母女倆的反應,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刨了姜家祖墳呢,可實際上她才是最無辜的。

陸家權勢很盛,但最小的兒子陸雲升因公受傷不能生育,陸家上下愁白了頭髮,這幾年一直給他各種相親。

可人家姑娘家裡一打聽,陸雲升不能生,一個兩個都不願意嫁過去守活寡。

那些沒文化,想嫁過來享福的鄉下丫頭,陸家又看不上,一來二去陸雲升就拖到了25歲。

前不久,原主養父姜元和人競爭革委會副主任一職,不知從哪兒得到消息,上面看好另一個競爭對手,於是便有了姜家和陸家的這次相親。

說白了就是交易。

姜妍嫁給陸雲升,而陸家幫姜元拿到副主任一職。

而從頭到尾,原主都被這一家三口蒙在鼓裡。

兩天前,原主提前回家,聽到葉春蘭和姜元商量這事,當場就崩潰了,大鬧姜家。

在這個年代,不能生的男人比不能生育的女人也沒好多少,而且陸雲升在南方任職,條件艱苦得不行。

還有不知道哪兒來的傳言,說他脾氣暴躁,會動手打人。

他可是當兵的啊。

一拳打下去,普通人半條命就沒了,哪個小姑娘經得起他一頓揍。

不僅要守活寡,還有被打死的風險,原主當然不願意。她的反抗也激怒了姜元,被他鎖在屋子裡好好反省。

見姜妍笑得有恃無恐,絲毫不懼自己的樣子,葉春蘭皺起了眉頭,愈發不喜姜妍。

但為了丈夫的大事,她還是擠出一抹笑容,「妍妍,從小到大媽媽都沒要求過你什麼,這次你一定要幫幫爸爸。

陸雲升雖然年紀大了些,但他已經是營長了。

前途無量。

男人年紀大會疼人,你要是嫁過去,他肯定會好好對你,你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姜沫也出聲道:「姜妍,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有我們家做靠山,憑你也配嫁給陸雲升。」

小賤人嫁的這麼好,姜沫心裏很不痛快,憑什麼好事都讓她佔了。

「呵呵。」姜妍輕嗤一聲,反正已經撕破臉,她也不整什麼面子功夫了,強硬懟道:「陸雲升不能生這事,你們是一點不提啊,既然這麼好,你嫁給他好了。」

「你……」

姜沫氣得直喘氣,直接將臉瞥向一側,多看一眼,她都會被這個賤人氣死。

葉春蘭心裏有些驚訝。

死丫頭什麼時候這麼牙尖嘴利了,難道之前那老實巴交的模樣都是裝的,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春蘭後悔不已。

怎麼沒早點看清這小賤人的真實嘴臉,但姜妍還有用,她只得擠出一抹笑容,作慈母姿態打感情牌。

「妍妍,雖然你不是爸媽的親生女兒,但畢竟養了你這麼多年,在爸爸媽媽心裏你和沫沫是一樣的。」

「沫沫自然也可以嫁,但她年紀不夠,總不能讓陸家等上一年半載,而且沫沫沒有你好看,陸家怕是也瞧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