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媽,你說什麼呢,我哪兒不好看了。」

聽葉春蘭說自己不好看,姜沫被戳了痛處,不依不饒起來。葉春蘭給了她一個眼神,姜沫氣得瞥向一邊。

葉春蘭看向姜妍繼續道:

「你現在沒有工作,按政策是要下鄉的,爸爸是革委會工作人員,不好公然徇私。當然,如果你實在不願意嫁給陸雲升,媽媽可以讓爸爸給你準備下鄉。」

「可下鄉的話,就只有隨機分配了。」

「萬一去了大西北或更苦寒的黑省,不僅要下地幹活,還要餓肚子,你從小身體就不好,媽媽擔心你受不住啊。」

這話明裡暗裡都是威脅,姜妍也認真思考起來。

按照接收的記憶來看,現在正好是72年3月,她對這個時代不是很了解,但後世人的普遍印象是餓肚子。

而記憶里,姜家的日子也確實過得緊巴巴的。

雖然不會餓肚子,但也富足不到哪裡去,所有生活物資都相當緊缺。

連革委會的官員都是這樣,可想而知普通老百姓的日子有多難。

自己現在又生着病,原主在姜家生活了這麼久,卻連一點姜家的把柄都沒有,她想反抗都沒有辦法。

擺在面前就兩條路。

嫁給陸雲升,雖然他可能有暴力傾向,但最起碼生活有保障。而且作為軍官,只要他還想往上爬,名聲肯定是要顧及的。

這樣以後就算過不好,拼着不要臉不要皮,她也能想辦法離婚。

可如果拒絕嫁人,就只能下鄉了,按姜家的尿性,肯定不會給她分到什麼好地方。

真要是去到窮鄉僻壤,出村都要走幾十里山路的地方,那就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這個時代大部分人沒有受過教育,農村這樣的地方更多還是村裡自治,亂得很。

去到鄉下,不僅要辛苦下地幹活,還得防着村裡那些心懷不軌的光棍們,不死也得脫層皮。

而且78年改開,現在才72年,她至少得在鄉下熬6年時間,這期間不可預估的風險實在太大了。

略一思索,姜妍便有了決定,她看向葉春蘭說道:

「想要我嫁也可以,200塊錢外加100斤全國糧票,100斤肉票,50斤油票還有50尺布票。」

「什麼?」

「你獅子大開口啊,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聽到姜妍的要求,葉春蘭直接炸了。

她們家雙職工,一個月也就不到兩斤肉,一斤油的配給,布票每人每年就那麼幾尺。

姜妍一開口就要了她們家幾年的工資,就算姜元再想升職,也不可能答應,而且家裡也沒有那麼多票。

姜妍聳了聳肩,「你們看着辦咯,沒有保障,我是不可能去隨軍的。」

聞言,葉春蘭眉頭緊蹙,不知道在想什麼。

姜沫看了看姜妍,見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拉了拉葉春蘭的衣袖,「媽,答應她吧,最多咱們少給點。」

他爸是鐵了心要搭上陸家,如果姜妍嫁不了,很有可能會讓她嫁,她才不要嫁給陸雲升守活寡呢。

葉春蘭自然知道姜元對此事的勢在必得,她也不想自己的寶貝閨女嫁得那麼遠。

猶豫了一下,葉春蘭肉痛道:「你的要求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達不到,但我可以給你100塊錢,50斤糧票,15斤肉票,5斤油票以及20尺布票。」

「就這麼多。你答應就答應,不答應就算了,到時候讓姜元和你說吧,不過他可沒我們這麼客氣。」

姜妍眉頭緊蹙。

這姜家一家三口,就數姜元最不是東西,折磨人的手段層出不窮,連葉春蘭和姜沫都有些怕他。

沒怎麼猶豫,姜妍就同意了。

嫁就嫁吧。

總比去鄉下餓肚子,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強。

而且她畢竟不是原主,待時間久了難免露出破綻,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最好。

見姜妍點頭,葉春蘭和姜沫忍不住面上一喜。

姜妍也趁機提出去醫院看病的要求,她的燒還沒退,要是不趕緊吃藥,說不得就要下去陪原主了。

姜妍已經答應嫁人,葉春蘭自然不會拒絕這個要求,當即決定親自陪姜妍去看病,同時讓姜沫將消息給姜元送去。

這事已經拖很久了,以免夜長夢多,得趕緊將姜妍送上火車,這樣丈夫也能儘快升職。

最近的醫院離家屬樓不遠,走路也就十幾分鐘。

兩人很快就來到醫院,醫生給開了退燒針,又抓了兩副葯,就讓她們回去了。

回到家的時候,姜元父女倆也回來了。

剛進門,姜妍就聽到姜元在誇姜沫聽話懂事,一副父慈女孝的場景。

聽到門外的動靜,姜沫回頭得意地看了姜妍一眼,一副「我有父愛你沒有」的樣子很是欠揍。

但姜妍又不是原主,對此毫無感覺。

姜元也看了過來,第一次對養女露出滿意的表情。

「還算懂事,既然病了就去屋裡歇着吧,飯就不用做了,錢票我會讓你媽準備好,上火車的時候一併給你。」

他擔心姜妍耍詐,留了一手,沒有立刻給錢票,而是等姜妍上火車之後再給。

這個年代出門要介紹信,介紹信填哪裡就必須去哪裡,其他地方的票是買不了的。

而且一切收歸國營,地址不對你連招待所都住不了,只能露宿街頭,成為盲流,那下場可比下鄉還慘。

姜妍自然知道姜元此舉的用意,但她不想硬碰硬。

這裡是省城,省革委會主任相當於後世的書記+省長,權力大的一批。

以此類推。

市革委會主任就相當於後世的市委書記+市長:縣革委會主任就相當於後世的縣委書記+縣長。

姜元競爭副主任,那就是頭部的幾個大領導。

就算不是省級幹部,那也是市級幹部,她一個無權無勢的孤女,怎麼可能斗得過狡詐多端又手握大權的老狐狸。

點了點頭,姜妍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她現在暈得厲害,只想好好睡一覺。

回卧室前,她走到客廳嶄新的紅木櫃前,打開櫃門從裏面取出一包點心。

「這包點心我拿了,就不吃飯了。」

「你……」

那點心很貴的,他們都捨不得吃,姜妍竟然全部拿走了。

姜沫很生氣,剛想開口就阻止了。

葉春蘭拉着女兒的手,搖了搖頭,低聲道:「大頭都給出去了,沒必要因為這個鬧起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她坐上去南方的火車。」

姜妍知道不會有人反對,拿完點心,又將暖水瓶和水杯拿進屋。

吃了大半點心,肚裏有了飽腹感,姜妍這才上床睡覺。

她的身體本就虛弱,又拖着病體一番折騰,很快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

姜妍被餓醒了。

從床上坐起來,舒服地伸了個懶腰,摸摸額頭,高燒已經退了,她現在的狀態非常好,可以吃下一頭牛。

起床給自己倒杯熱水,又拆開包裝的油紙,點心散發的油脂香味令人食指大動,姜妍就着熱水,慢慢吃着將昨晚剩下的點心。

原主的身體一直不好。

天天洗衣服、做飯、打掃衛生不說,還要伺候一家三口,稍微多吃兩口,葉春蘭就不滿意,總會各種挑刺和找麻煩。

比起在鄉下過苦日子,原主的日子也沒好多少。

唯一的好處就是讀書讀到高中畢業。

但這也不是姜家好心,而是作為革委會公職人員,姜元不讓女兒上學說不過去,怕落人口實才讓原主讀的。

而且這老混蛋也是想利用原主的美貌。

姜妍大口大口吃着油滋滋的點心,這點心葉春蘭都捨不得吃,她得全部吃完,不能便宜了這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