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姜沫的動作很快,姜妍剛吃完面,她就拿着錢票出來了,一把拍在圓桌上,「100塊錢,50斤糧票,15斤肉票,5斤油票以及20尺布票。」

慢條斯理吃完碗里最後一點麵條,姜妍拿起桌上的錢票仔細清點起來。

清點完,姜妍眼角餘光瞥了眼姜沫,抬頭看向她問道:「家裡有糖票和肥皂票嗎?我突然想起那邊那麼艱苦,怕是買不到這些東西,你幫我拿點唄。」

「你瘋啦。」

姜沫開口就怒懟,「要是發現家裡票少了,媽還不揍死我,你自己想辦法。」

姜妍不慌不忙數出五塊錢,這意思很明顯,不給拿票她就不給這五塊錢。

看着那五塊錢,姜沫還是猶豫了一下,說道:「你拿其他票換,不然我不會幫你的。」

「行。」

姜妍從一堆票據里,抽出一共可購買五斤的糧票遞給姜沫,然後說道:「要等重量的糖票和肥皂票。」

「知道了。」

一把奪過糧票,姜沫不爽地回應一句,然後再次走進卧室,沒多會兒,她就拿着幾張票據再次走了出來。

姜妍一一擺開數了數,一共15張糖票,6張肥皂票。

「你糊弄誰呢?十斤糧票就換了這麼些玩意兒。」

姜沫不屑地白了她一眼,解釋道:「那你想要多少,麥乳精五張糖票,二兩紅糖一張糖票,肥皂也只要一張票。」

「糖票比糧票金貴,就這些還是看在五塊錢的份上,晚上媽肯定要罵我了。」

姜妍可不信這話,姜沫肯定吃了她的回扣,但畢竟是她有求於人,少就少吧。

雖然這麼說,姜妍還是有些肉痛,這可是她用後半輩子的幸福換來的啊!

「行吧。」

將答應的五塊錢遞給姜沫,姜妍繼續說道:「趕緊去供銷社,晚就買不到了。」

美滋滋的接過五塊錢,姜沫不屑道:「自己起這麼晚,怪誰?」

將碗拿進廚房洗乾淨,放在木架子上,又吃了一包昨天醫生開的葯,然後姜妍帶着姜沫出門買東西了。

雖然已經半晌午,但供銷社的人依然很多。

兩人趕忙走過去,跟在隊伍末尾,身後還有人不停趕來,將隊伍越拉越長。

排了大概十來分鐘,兩人終於踏進供銷社大門,結果裏面還有一長截彎彎繞繞的隊伍,姜妍則趁着這個時候,好奇打量店裡的一切。

供銷社看起來更像一個大型雜貨鋪,貨架上擺滿了各種商品什麼都有。

香煙蠟燭。

毛巾針線。

糖果麵粉。

……

日常生活中的需要一切,這裡都有。

人們就在寬敞的大廳里像彎曲的貪吃蛇,對面是一個倒扣的U字形玻璃櫃檯。

櫃檯後是兩三排更大的木頭貨架,高度都快到天花板了,不時有工作人員在一個個貨架之間來回。

前面的櫃檯里也放着木頭的貨架,一共三層,分別放着不同的商品,種類非常多。

姜沫覺得排隊無聊,時不時抱怨一句,姜妍卻津津有味,一副怎麼都看不夠的樣子,漂亮的大眼睛裏滿是好奇。

兩人的反應也被不遠處五十來歲,氣質溫婉大氣的中年婦女看在眼裡。

女人的目光主要集中在更漂亮的姜妍身上,身邊更年輕一些的少婦循着視線看去,驚艷道:「媽,那就是小叔的媳婦嗎?長得可真漂亮。」

女人就是陸雲升的母親林美香,聽到大兒媳的誇獎,她得意一笑。

「那可不,這可是我精心挑選的兒媳婦,高中文化不說,性格還懂事乖巧,而且姜家說妍妍不嫌棄,是真的願意嫁給咱們家雲升。」

少婦點了點頭,「小叔也算苦盡甘來了,只要他們好好的,咱們也能放心了。」

女人想到了什麼,急忙問道:「婉心,你帶了多少錢票,妍妍他們來這,肯定是採購物資要帶去雲升那兒,也不知道她的錢票夠不夠。」

少婦張婉心將自己兜里的錢票都掏出來,勸道:「媽,這麼多東西,弟妹也拿不走,還是讓她多帶些錢票吧。」

想想也是,林美香接受了大兒媳的建議,緊接着又聽張婉心說道:「媽,咱們今晚就離開省城了,要不要和弟妹見一面,給她留個好印象,以後她也能和小叔好好過日子。」

「行,待會兒看妍妍他們買些什麼,咱們買點她沒有買的送,她肯定很高興。」

「好。」

張婉心笑着點頭。

……

這邊。

姜妍也注意到了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林美香婆媳倆,但她不認識這兩個人便裝作沒發現。

很快便輪到姜妍了。

她詢問了一下價格,麥乳精一罐3塊錢,紅糖一斤7毛,肥皂一塊5毛錢。

想着這些東西也不貴,姜妍就買了兩罐麥乳精,一斤紅糖以及六塊肥皂,花費9塊7毛錢。

至此,姜妍的糖票和肥皂票全部用完,剩下的就是糧票、肉票、油票以及布票。

但糧食她太重搬不動,肉不能久放不能買。

她瞅了一圈也沒看到自己喜歡的布料樣式,想着這些東西都是日常生活里最常見,再偏僻的地方應該都有貨便沒買。

見貨架上還有這個年代的特有化妝品,友誼雪花膏和萬紫千紅潤膚脂,這個不要票。

萬紫千紅主要是防凍瘡,南方天氣不像北方,冬天溫度都在零上,不太會生凍瘡。

姜妍就買了三盒雪花膏,花費2塊4毛錢。

見姜妍不買糧食不買肉,就買了一堆「奢侈品」,姜沫羨慕不已,忍不住吐槽道:「你就使勁兒買吧,陸雲升看到不得被你氣死,你可以提前當寡婦了。」

其實姜妍也是一通亂買,她沒有過苦日子的經驗。

原主從小生活在城裡,這輩子就沒離開過這座城市,日常生活也是家、學校、菜市場三點一線,鄉下什麼樣,她其實是不太了解的,都是聽別人說。

但姜沫這話明顯有攻擊性,姜妍自然不會讓她佔便宜,將東西收進網兜放好,她聲音淡定道:「不會說話可以不說,沒人把你當啞巴。」

知道自己說不過姜妍,姜沫冷哼一聲不再開口。

姜妍也轉身從一側人群相對稀少的地方擠出供銷社,姜沫不情不願地跟在她身後。

從供銷社出來,手裡提着一大包東西,總共花費12塊1毛,身上還剩將近就是85塊9毛錢。

姜妍在心裏感慨,這個年代的錢是真經花呀。

「妍妍。」

這時,身後傳來一道喊聲,姜妍轉身看去,剛才盯着她看的兩個女人走了過來,倆人臉上都帶着笑,應該沒有惡意吧。

供銷社發票

供銷社單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