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這時,身後傳來喊聲,姜妍轉身看去,剛才盯着她看的兩個女人走了過來,她們臉上都帶着笑應該沒有惡意。

姜沫看了過去,她也不認識陸家人,正疑惑這倆人是誰。

林美香便帶着張婉心快步走了過來,知道姜妍不認識自己,她趕忙自我介紹。

「妍妍,我是雲升的媽媽林美香,這是雲升的大嫂張婉心,沒想到咱們在這碰上了。」

「林阿姨,張姐姐。」

伸手不打笑臉人,姜妍乖巧禮貌地打招呼。

她這乖乖女的模樣,林美香滿意得不行,旁邊被叫姐姐的張婉心也美得冒泡,莫名覺得自己年輕了有沒有,雖然她兒子都十五六歲了。

看了眼姜妍手裡的東西,林美香問道:「妍妍,買這麼多東西是打算帶去雲升那裡嗎?」

姜妍也沒有藏着掖着,實話實說,「聽說那邊條件艱苦,我擔心這些東西不好買,所以想買點帶過去。」

林美香連連點頭,從兜里摸出一個小布包塞到姜妍手裡,拉着她的手拍了拍。

「你的考慮是對的,雖然咱是去隨軍,但也不能苦了自己,該吃吃該喝喝。

雲升的爸爸前不久調去京市了,今天我們和他大哥也得離開,你們新婚,媽媽也沒幫上什麼忙,這些錢票你拿着,千萬不要委屈自己。

要是有什麼東西買不到,可以給我們寫信,我們想辦法買了給你們寄過去。」

姜妍捏了捏手裡的布包,還挺紮實,想着不要白不要,看向林美香笑得愈發乖巧,「謝謝阿姨,我會照顧好雲升的。」

「好好好。」

見姜妍沒有跟着叫媽媽,林美香心裏一懸,擔心姜妍是被姜家逼的,但聽她後半句話又鬆了一口氣。

是自己心急了,哪有一見面就讓人改口的,還沒結婚的小姑娘麵皮可薄呢。

見婆婆這瞬息萬變的表情,一旁的張婉心默默偷笑,她這婆婆什麼都好,就是藏不住心思,不過也正因如此,她和婆婆才能相處如此融洽。

姜妍也有些意外,這個未來婆婆挺特別的,旁邊的大嫂好像也不是那麼難相處。

而旁邊的姜沫對林美香兩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她覺得這兩人好傲慢,她這麼個大活人杵在這看不到嗎?

官大了不起啊!

還好她沒嫁過去,不然以後不知道要吃多少苦。

這樣想着,她默默在心裏幸災樂禍,再熱情有屁用,還不是不能生兒子。

她媽說了,守一輩子活寡,錢再多又有什麼用。

實際上,林美香是故意不理姜沫的,剛才在供銷社裡,姜沫那些嘲諷的話她可聽見了。

張婉心也覺得姜沫有些咄咄逼人,不過她這個弟妹很聰明。

面對他人攻擊會努力回擊,在婆婆面前又變得乖乖巧巧,她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麼好欺負,應該不會吃虧。

就是不知道眼前這嬌嬌俏俏的弟妹,能不能融化她們家那座大冰山。

看了看腕上的手錶,張婉心小聲提醒,「媽,咱們該走了,雲庭該等着急了。」

本來她們早就該走,但為了跟姜妍見一面,說兩句話,又多等了半個小時。

林美香也知道,不能讓大家等她們兩個人,接過張婉心手裡的網兜遞給姜妍。

「妍妍,媽媽和你嫂子確實趕時間,等過年雲升帶你回家,媽帶你去京市的百貨大樓,那裡的東西可好了,媽都給你買。」

「謝謝阿姨,您放心,我會好好跟雲升過日子的。」

這未來婆婆也太可愛了,姜妍笑着接過林美香遞來的網兜。

聽到姜妍的承諾,林美香高興得不行,恨不得拉着姜妍的手好好說說話。

張婉心抱歉地看向姜妍,拉着林美香走了。

「妍妍,缺什麼記得給家裡寫信,雲升知道地址……」

笑着揮手送走兩人,姜妍收回視線,姜沫正扒拉林美香送的東西,故意挑刺兒。

「三袋大白兔奶糖,一大包水果糖,還有各種點心和餅乾,為了不能生的兒子,這老太太可真大方。」

聞言,姜妍皺起眉頭,一把將網兜搶過來,藏在身後不讓姜沫看,然後冷聲道:「你一個黃花大閨女,開口閉口都是男人的**,就不怕未來婆家聽到嫌你作風不正嗎?」

「你說什麼?」

姜沫瞬間就慫了,強撐着色厲內荏道:「我說的是事實,他本來就不能,那什麼。喔,你是不是怕別人知道,不敢讓我說。」

「白痴。」

翻了個白眼,姜妍提着東西往前走去。

她不會因為不能生育就看不起陸雲升,更何況陸雲升是因公受傷,一個為國盡忠的軍人不該受到這樣的風言風語。

而且見過林美香之後,姜妍挺喜歡這位真誠,藏不住情緒的小老太太。

有這樣的母親,陸雲升應該沒有傳言中的那麼不堪,說他動手打人這事有待商榷。

而且陸家權勢不小,怎麼會任由小兒子被人這樣糟踐,其中怕是有什麼隱情。

不過這不是她能管的事,還是過好自己的日子吧。

「姜妍,你等等我,走那麼快乾什麼,趕着投胎呀。」

身後傳來姜沫氣急敗壞的聲音,姜妍絲毫不理會,繼續大步往前走。

……

家屬樓,姜家。

咣咣咣!

姜元敲響大門,但半天沒見人來開門又砰砰敲了兩下,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見丈夫情緒不好,葉春蘭皺起了眉,心裏責怪女兒不懂事,現在這個情況,怎麼不待在家裡看着姜妍。

可又擔心女兒被責罵,於是她低聲解釋道:「可能是姜妍的病反覆,沫沫帶她去醫院了,用鑰匙開吧。」

說著,葉春蘭從兜里掏出鑰匙咔噠一聲打開門,身邊有人的時候,姜元是從來不動手的。

進門後,姜元掃了眼屋內,見擺設都是原來的樣子,走到客廳沙發坐下,開口道:「你去姜妍卧室看看。」

「好,我馬上去。」

沒敢耽擱,葉春蘭立刻向姜妍卧室走去,結果沒多會兒,她的驚呼聲卻從夫妻倆自己的卧室傳了出來。

姜元心裏一震,難道姜妍偷家裡的錢票跑了?

緊接着,葉春蘭從卧室跑了出來,「她爸,咱們家的錢票被人翻過了,少了100塊錢,40斤糧票,15斤肉票,5斤油票,20尺布票,還有15張糖票和6張肥皂票。」

「什麼?」

姜元勃然大怒,但很快他反應過來,「這和咱們給姜妍的錢票差不多,你確定是這個數目嗎?」

葉春蘭也愣了一下,發現錢票被偷,她整個人都慌了,這會兒聽到丈夫提醒,才想起來這茬兒來。

她趕忙走過來,又清點了一下手裡的錢票,肯定道:「是這個數目沒錯,可姜妍怎麼知道我藏錢票的地方?」

難道是沫沫告訴她的?

這話葉春蘭不敢說出口,但很快她自己又否定了這個猜測,女兒那麼討厭姜妍,怎麼可能幫她偷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