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姜妍明明笑着,姜沫卻覺得她這話說的無比認真,不是在開玩笑。

她恨姜家,想徹底跟姜家劃清界限。

「你變了,變了好多。」

姜沫探究地看着姜妍,好似完全不認識,「以前你從來不敢跟我大聲說話,現在不僅擠兌我,違逆媽媽,甚至還和爸爸對着干。」

見姜沫那懷疑的眼神,姜妍腦子飛速運轉,「寄人籬下可不得聽話點,否則我怕是早就被嫁給某個老頭子了。」

「一個不聽話的工具,還是早點變現為好。」

「你說呢?」

姜妍直直盯着姜沫,姜沫莫名有一種危險的感覺,不自在地咽了咽口水,下意識想後退一步又覺得這樣很丟臉。

她神情複雜地看着姜妍,最終只吐出一句。

「你好可怕。」

矇混過關,姜妍聳了聳肩,低頭繼續整理衣服,其實也沒什麼需要整理的東西。

這年代大家都窮,原主在家裡的地位又不高,衣服總共就那麼兩三套,一個大點的布包就能全部裝下。

「吃飯了。」

東西收拾的差不多,屋外傳來姜元的聲音。

這聲音非常近,感覺就在門後,姜妍不知道姜元有沒有聽到她和姜沫的談話。

但她已經不在乎了。

隨軍後,她和姜家隔了十萬八千里,說不定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

姜元能聽進去最好,不然又是一堆麻煩事。

她沒那麼偉大。

如果以後有機會,同時也有能力,她會幫原主報仇,但現在她沒這個能力,只能努力保全自己。

飯桌上。

葉春蘭不停給姜妍夾菜,一副慈愛母親的姿態,這讓姜妍很不適應。

姜元將兩人的動作和反應盡收眼底,但什麼都沒說,只是悶頭吃飯,好像周圍人都不存在。

姜沫看着兩人慾言又止,想提醒母親,她這麼做毫無意義大,可看了眼對面的父親,又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這一刻,姜沫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心累。

「妍妍,來,吃這個,這是媽媽今天特意買的。」

「這個好,這個是海邊來的乾貨,爸爸花了好大代價才弄來這麼一點點。」

「你趕緊吃。」

……

葉春蘭不停給姜妍夾菜,姜妍都一一接受,有好東西不吃白不吃,她正缺營養呢。

……

湛川軍區,海軍陸戰隊。

「兒子,媽給你相看了一個對象,叫姜妍,長得可漂亮了,你肯定喜歡。」

穿着軍裝,腰背挺直的陸雲升皺起了眉頭,「媽,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不是害了人家姑娘嘛。」

「怎麼就害了?媽媽早就打聽過了,妍妍是姜家養女,她在姜家的境況可不好。」

「再說她嫁過來以後,爸爸媽媽還有你哥哥嫂嫂們肯定會對她好的,你也要對人家好,知道不?」

「我今天見過妍妍了,乖巧又禮貌,以後肯定會好好跟你過日子的。」

陸雲升打斷母親的話,聲音習慣性的嚴肅又冰冷。

「退了吧,我不結婚,免得禍害人家。」

一聽陸雲升說這話,林美香心裏那個難過啊!

「兒子,咱雖然不能生,但是婚還是要結的,以後老了一個人孤零零的,多可憐啊!」

「媽,我在部隊里,就算老了也有干休所,不會孤零零的,更不會可憐。」

「我不管,你必須結婚,妍妍明早七點的火車,你過兩天記得去接她,不準欺負她,她是我和你爸爸認可的兒媳婦。」

「就這樣,掛了。」

林美香啪的一聲掛斷電話,旁邊沙發上,氣質儒雅又透着鋒利的中年男人看了過來。

「你這樣行嗎?孩子不想結婚非逼他。」

林美香白了丈夫一眼,走過來坐到他身邊,「你懂什麼?你兒子哪是不想結婚,他是怕耽誤人家姑娘,他要真不想結婚,我早就不張羅了。」

「反正姜妍我很滿意,婉心對她也滿意,等過年讓雲升帶她回來,你肯定會喜歡她,這樣的好姑娘多難得,我不想兒子錯過這樣的姑娘。」

陸遠山說不過妻子,只得無奈擺手道:「隨你隨你。」

被母親強硬掛斷電話,陸雲升也嘆了口氣。

這都什麼事兒啊。

……

砰砰砰!

姜妍正睡得香,屋內忽然響起一陣敲門聲,門外傳來姜沫的喊聲。

「姜妍趕緊起床,你今天七點的火車,別錯過了,車票可貴了,原來你這麼懶。」

聽到火車七點,姜妍一下睜開眼睛,在床上坐了一會兒待理智慢慢回歸,這才看向門外回了一句。

「知道了。」

看了看窗外,天空漆黑一片,月亮高高懸掛,周圍只有幾顆星星點綴。

這也太早了!

嘆了口氣,姜妍快速從床上起來,檢查了一下昨晚收拾好的蛇皮袋,將床單被套收進袋子,然後開門走了出去。

快速洗漱完,吃了碗稀飯,一個窩窩頭,一個白面饅頭,便被姜元父女倆催促着趕往火車站。

葉春蘭已經去上班了,姜沫主動跟了過來。

走到門口,姜元剛準備鎖門,姜妍忽然開口,「等等,我東西忘了。」

姜元不耐煩道:「你怎麼這麼多事?」

反正都要走了,姜妍也不怕得罪人,懟道:「這點時間都等不了?姜元,你這素質不行啊,白當這麼多年官了。」

姜元忍下心裏的怒氣,「趕緊去。」

姜妍不慌不忙走進屋,但她沒有進自己的屋子,而是去了姜元夫妻倆的卧室。

昨天姜沫拿錢票的時候,她跟着瞅了一眼,知道葉春蘭的錢票都放在哪,有空間戒指這麼好的東西,怎麼能兩手空空的離開呢。

姜妍在卧室里翻找,姜元也在門口跟姜沫叮囑。

「火車站人多眼雜,你記得盯着點姜妍,別讓她耍花招,無論如何,今天必須讓她上火車。」

「知道了。」

姜沫點頭,她這兩天連學校都沒去,不就是為了看住姜妍嘛。

卧室里,姜妍從床鋪下面翻出不少東西,還在床底下發現一個暗格,裏面有一個紅漆的木盒子。

打開盒子一看,竟然是兩根金燦燦的小黃魚,姜妍趕忙將小黃魚連同找出來的錢票全收進空間。

門外,姜元等得不耐煩,看向屋內喊道:「姜妍你快點,什麼東西找這麼久?」

他給姜沫使了個眼神,讓她進去看看,姜沫剛想進屋姜妍就出來了,沒好氣道:「催催催,催命啊!」

「趕緊走吧。」

見人出來了,姜元轉身向樓下走去,姜妍卻叫住了他,讓他給自己提東西,自己則快步走到最前面。

姜沫見狀也一溜煙跑了。

姜元額頭青筋暴起,但還是提着袋子跟了上來。

三人到達站台的時候,天都還沒亮。

姜妍睏倦的打了個哈欠,姜沫卻忽然開口道:「姜妍,姜家畢竟養了你這麼多年,以後能不能手下留情?」

姜妍這兩天的表現讓姜沫很恐慌,她太聰明,太會隱忍了,嫁給陸雲升,有了陸家做依靠,她必定更厲害。

如果她真想對付姜家,她爸能是對手嗎?

姜沫覺得答案是否定的,就憑他爸這麼多年都沒識破姜妍的真面目,輸得概率就很大。

姜妍笑了,「刀子落到頭上才知道着急?」

「以前的事我跟你道歉,但我覺得你也有責任。如果你不裝的那麼軟弱和不反抗,我不會有恃無恐的欺負你。」

姜沫想了一夜,始終覺得這不單單是自己的問題,姜妍本身也有責任。

誰讓她那麼會裝,活該被人欺負。

姜妍不想計較誰對誰錯,看着姜沫警告道:

「還是那句話,姜妍不再欠姜家,如果你們夠安分,不給我添麻煩,或許還能活的久一點。」

「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你爸屁股底下肯定不幹凈,到時候我有陸家撐腰,要搞死你們應該不難吧。」

「你……夠狠。」

甩出一句狠話,姜沫轉頭看向拿着車票走來的姜元。

看着姜元那張精明狡猾的老臉,姜妍眼珠子一轉,走到姜沫身邊低聲道:

「對咱倆來說,你爸就是個定時炸彈,他可以利用我,自然也可以利用你,不想像我一樣,你最好抓些他的把柄在手裡。萬一以後真遇到事,你還可以舉報他。」

姜沫張大了嘴巴,震驚地看着姜妍,「你好惡毒。」

她竟然明目張胆地挑唆自己和父母作對,還讓自己舉報父親。

「有嗎?不覺得。」姜妍神色平靜,低喃道:「我只是提前預防而已,只要你們安分,我說的就是屁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