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閃婚七零軍官,好孕軍嫂一胎三寶第6章 狠辣絕情,瘋狂回擊在線免費閱讀

閃婚七零軍官,好孕軍嫂一胎三寶第7章 姜妍:我惡毒?不覺得在線免費閱讀

葉春蘭都猜得到,姜元怎麼可能想不到,只聽他猛捶桌面,厲聲爆喝道:「姜妍是不知道,但姜沫肯定知道,那死丫頭不知道聽姜妍說了什麼,竟然跟她同流合污。」

葉春蘭被嚇驚得一顫,趕忙柔聲安慰道:「事情不一定就是咱們想的這樣,既然沫沫沒給咱們來消息,應該就沒什麼問題,等她們回來再說吧。」

正說著,屋裡傳來開門的鎖扣摩擦聲,兩人朝門口看了過去,只見姜沫站在門口,話里滿滿都是嫌棄和不耐煩。

「你快點兒,磨磨蹭蹭的幹什麼,這麼點東西就叫苦叫累,我跟你說你別想跑,我時刻盯着你呢。」

一聽這話,姜元對女兒的怒氣立刻消了大半。

葉春蘭也呼出一口氣,懸着的心放下了,看見姜妍手裡滿滿當當的網兜,哪裡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心裏大罵道:死丫頭,竟然幫姜妍偷家裡的錢票。

眼角餘光瞄到父母的表情變化,姜沫也偷偷鬆了口氣。

在門口的時候,她就發現不對勁,知道葉春蘭兩人回來了,所以進門後故意說這幾句話,讓他們知道自己在幹事情,拿錢票是有原因的。

姜妍全程看戲。

這一家三口就跟搞地下情報似的,心眼子一個比一個多,隨時隨地都在鬥智斗勇。

姜妍拎着東西走進屋,姜沫緊隨其後,看到客廳里的父母,她裝作驚訝道:「爸媽,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見姜元怒氣還沒消,葉春蘭趕忙開頭,「這不是為了妍妍的婚事忙嘛,陸家那邊催得緊,只能委屈妍妍明天就啟程了,不過你放心,媽媽肯定會幫你把東西都收拾好的。」

「去了那邊,要是缺了少了什麼就給家裡寄信,爸媽肯定會想辦法盡量滿足你的。」

姜沫:「???」

姜妍:「……」

這話聽着咋這麼耳熟呢?

喔,對了,剛才陸雲升的媽媽說過,但人家那話多真誠,而葉春蘭這話聽着是不錯,可仔細一想全是坑。

想辦法盡量滿足,聽着是無論多難的要求,他們都盡全力辦到的意思。

可問題是難不難的標準掌握在他們手裡,而且一般人也不好意思一而再的難為人吧。

她要是真寫信回來,葉春蘭必定訴苦,說自己多難多難,讓她欠一個大人情。

到時候她和陸雲升結婚了,她欠的人情就是陸雲升欠的人情,是陸家欠的人情,陸家的人情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而且葉春蘭怎麼可能好心幫她收拾東西,不讓她走之前將屋裡打掃乾淨就不錯,之這麼做無非是想趁機檢查,看看她有沒有偷拿家裡的東西。

這一刻,姜妍有些慶幸自己即將離開這個家,這裡的生活實在是太窒息了。

原主受委屈了。

姜沫還驚訝她媽怎麼突然對姜妍這麼好了。

可仔細一想,上午姜妍的話竟然成真了,她媽還真要檢查姜妍的東西,還好自己沒上門女婿葉辰有多拿錢票。

姜妍的東西她媽都檢查過,那少了的錢票必然是她拿的。

想想那個被質問的場景,姜沫就覺得後背發涼。

看了葉春蘭一眼,姜妍根本不接茬,將兩隻網兜一隻手拎住,從兜里掏出一個布包。

「剛才在供銷社碰到陸雲升的媽媽了,這是她給的,在你檢查完之前,我就不進去了,免得你說我偷東西,到時候我不好跟陸家媽媽交代。」

葉春蘭:「???」

姜元:「……」

倆人都有些懵,沒想到姜妍會直白的戳穿他倆的小心思,葉春蘭一陣惱怒,但為了姜妍順利上火車,還是陪着笑臉。

「你這話說的,媽媽怎麼可能懷疑你呢,既然你不願意媽媽幫你收拾,那讓沫沫幫你吧。」

姜妍並沒有動,只是靜靜地看着葉春蘭。

這時,姜元開口道:「明天就要走了,早點收拾吧,別到時候手忙腳亂的,春蘭去做飯,沫沫幫你姐姐搭把手。」

姜元都開口了,葉春蘭自然不會違背,笑着囑姜沫別惹姐姐生氣便穿着圍裙走進廚房。

姜妍也提着東西回了自己的卧室,姜沫不想去,可接收到父親遞來的眼神,還是不情不願地跟了過去。

關上房門,姜沫看着正從破舊衣櫃取衣服的姜妍,雙手抱胸靠在門框邊。

「一朝飛上枝頭啊,現在連爸都對你這麼好了。」

「對我好?」姜妍疊衣服的動作一頓,看了姜沫一眼嘲諷道:「拿我換他升官發財的好處,是對我好?」

姜沫爭辯道:「怎麼不好?爸對你的態度多和藹,你婆婆出手還那麼大方。」

姜妍搖了搖頭,「那祝你以後也能嫁的這麼好。」

「我可不要。」

姜沫下意識拒絕,然後迎來姜妍戲謔的目光,她不自在的咂咂嘴,喃喃道:「你不過是我們姜家的養女,能嫁到這樣的人家不錯了。」

「嗯。」

姜妍淡淡應了一聲,繼續整理手邊的衣服。

姜沫驚詫不已,「你竟然沒反駁,這可不像你,你這兩天句句都在擠兌我。」

姜妍聲音平靜的說道:「比起在鄉下吃苦種地,一年到頭苦哈哈,還吃不飽,嫁給陸雲升確實是更好的選擇。」

姜妍並不完全否定姜家。

姜元確實利用了原主,但原主也確實因為姜家得到了受教育的機會並且還讀完了高中。

要知道在這個年代,鄉下很多女孩是沒有機會讀書的,一是經濟條件不好,二是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

雖然姜家對原主不好,把她當丫鬟使喚,但姜家給了原主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姜沫說的對,如果原主是一個鄉下姑娘,她不可能有機會接觸到陸家這樣的高職家庭。

姜沫滿意地點了點頭,「你這麼想是對的,我們姜家對你的恩情可是很大的。」

「呵呵。」

見姜沫那得意的樣子,姜妍呵呵一笑,「從小到大你是怎麼欺負我,你媽是怎麼把我當丫鬟使喚,我可都記得清清楚楚。」

「記得嗎?小時候無論你怎麼欺負我,你爸從來不吭聲,可有一次我差點被你毀容,你爸把你打了個半死。」

「那時候我就明白,你爸收養我,不是因為我可憐,也不是他心善,而是看中我這張臉,想用我換更好的東西。」

「你們姜家對我唯一的恩情就是讓我念書。」

「我嫁給陸雲升,姜元得到晉陞副主任的機會,陸家親家的身份還會持續帶來好處,所以姜家對我的恩情一筆勾銷。」

「從此以後,我不欠陸家絲毫,咱們橋歸橋路歸路。如果下次再算計到我頭上,我會瘋狂回擊,新賬舊賬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