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閃婚七零軍官,好孕軍嫂一胎三寶第7章 姜妍:我惡毒?不覺得在線免費閱讀

閃婚七零軍官,好孕軍嫂一胎三寶第8章 那可不得落井下石在線免費閱讀

姜妍明明笑着,姜沫卻覺得她這話說的無比認真,不是在開玩笑。

她是真的恨姜家,也是真的想跟姜家劃清界限。

「你真的變了,變了好多。」姜沫探究地看着姜妍,「以前你從來不敢跟我大聲說話,現在不僅擠兌我,違逆媽媽,甚至還和爸爸對着干。」

姜妍心裏有些慌,怕被人識破穿越者的身份,但很快又鎮定下來,腦子飛速運轉,「寄人籬下可不得聽話點,不然我怕是早就被嫁給某個老頭子了。」

「一個不聽話的工具,還是早點脫手為好。」

「你說呢?」

姜妍直直盯着姜沫,姜沫莫名有一種危險的感覺,不自在地咽了咽口水,下意識想後退一步又覺得這樣很丟臉。

她神情複雜地看着姜妍,最終只吐出一句。

「你好可怕。」

矇混過關,姜妍聳了聳肩,低頭繼續整理衣服,其實也沒什麼需要整理的東西。

這個年代大家都窮,原主在家裡的地位又不高,衣服總共就那麼一兩套,一個大點的布包就能全部裝下。

「吃飯了。」

東西收拾的差不多,屋外傳來姜元的聲音。

這聲音非常近,感覺就在門後,姜妍不知道姜元有沒有聽到她和姜沫的談話。

但她已經不在乎了。

隨軍後,她和姜家隔了十萬八千里,說不定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姜元能聽進去最好,不然又是一堆麻煩事。

飯桌上,葉春蘭不停給姜妍夾菜,一副慈愛母親的姿態,這讓姜妍很不適應。

姜元將兩人的動作和反應盡收眼底,但什麼都沒說,只是悶頭吃飯,好像周圍人都不存在。

姜沫看着兩人慾言又止,想提醒母親,她現在這麼做毫無意義大,可看了眼對面的父親,又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這一刻,姜沫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心累。

「妍妍,來,吃這個,這是媽媽今天特意買的。」

「這個好,這個是海邊來的乾貨,爸爸花了好大代價才弄來這麼一點點。」

「你趕緊吃。」

……

葉春蘭不停給姜妍夾菜,姜妍都一一接受,這些年原主從來沒吃過這些好東西。

桌上的飯菜就算有肉,她只敢吃素菜。

若是家裡來了客人,她連桌都不能上,只能等大家吃完之後吃點涼了的剩菜剩飯。

想到這裡,姜妍心裏愈發委屈不痛快,原主吃了那麼多苦,最後還病死了,可她對姜家卻沒什麼怨言。

明知自己過得很苦,可想到姜家讓她讀書,又覺得自己到頭來還是欠了姜家。

這就是讀書的後遺症,善良的人永遠被人欺負。

而這種情緒也影響了姜妍,所以她要做一個了斷。

原主的命抵消姜家收養的活命之恩,她嫁給陸雲升替原主還了姜家供養原主念書的恩情。

而她也還了使用原主身體的恩情,無論以後人生好壞,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

湛川軍區,海軍陸戰隊。

「兒子,媽給你相看了一個對象,叫姜妍,長得可漂亮了,你肯定喜歡。」

穿着軍裝,腰背挺直的陸雲升皺起了眉頭,「媽,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不是害了人家姑娘嘛。」

「怎麼就害了?媽媽早就打聽過了,妍妍是姜家養女,她在姜家的境況可不好。」

「再說她嫁過來以後,爸爸媽媽還有你哥哥嫂嫂們肯定會對她好的,你也要對人家好,知道不?」

「我今天見過妍妍了,乖巧又禮貌,以後肯定會好好跟你過日子的。」

陸雲升打斷母親的話,聲音習慣性的嚴肅又冰冷。

「退了吧,我不結婚,免得禍害人家。」

一聽陸雲升說這話,林美香心裏那個難過啊!

「兒子,咱雖然不能生,但是婚還是要結的,以後老了一個人孤零零的,多可憐啊!」

「媽,我在部隊里,就算老了也有干休所,不會孤零零的,更不會可憐。」

「我不管,你必須結婚,妍妍明早七點的火車,你過兩天記得去接她,不準欺負她,她是我和你爸爸認可的兒媳婦。」

「就這樣,掛了。」

林美香啪的一聲掛斷電話,旁邊沙發上,氣質儒雅又透着鋒利的中年男人看了過來。

「你這樣行嗎?孩子不想結婚非逼他。」

林美香白了丈夫一眼,走過來坐到他身邊,「你懂什麼?你兒子哪是不想結婚,他是怕耽誤人家姑娘,他要真不想結婚,我早就不張羅了。」

「反正姜妍我很滿意,婉心對她也滿意,等過年讓雲升帶她回來,你肯定會喜歡她,這樣的好姑娘多難得,我不想兒子錯過這樣的姑娘。」

陸遠山說不過妻子,只得無奈擺手道:「隨你隨你。」

被母親強硬掛斷電話,陸雲升也嘆了口氣。

這都什麼事兒啊。

……

呯呯呯!

姜妍正睡得香,屋內忽然響起一陣敲門聲,門外傳來姜沫的聲音。

「姜妍,趕緊起床,你今天七點的火車呢,別錯過了,車票可貴了,原來你這麼懶。」

聽到火車七點,姜妍嗖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在床上坐了一會兒,理智慢慢回歸,看向門外回了一句。

「知道了。」

看了眼窗外,天空還是漆黑一片,只有幾顆星星點綴着。

這也太早了!

嘆了口氣,姜妍快速從床上爬起來,看了眼收拾好的唯一一個蛇皮袋,開門走了出去。

快速洗漱完,吃了碗稀飯,一個窩窩頭,一個白面饅頭,便被姜元催促着趕往火車站。

葉春蘭要上班沒來,姜沫卻主動跟了過來。

站台上。

姜沫拉着姜妍,第一次低聲下氣的請求,「姜妍,姜家畢竟養了你這麼多年,如果,以後能不能手下留情?」

這兩天姜妍的表現讓姜沫很恐慌,她太聰明,太會隱忍了,嫁給陸雲升,有了陸家做依靠,她必定更厲害。

若她真想對付陸家,她爸能是對手嗎?

姜沫覺得答案是否定的,就憑他爸這麼多年都沒識破姜妍的真面目,輸得概率就很大。

姜妍笑了笑,「你倒是讓我有些意外,還真是刀子落到頭上才知道着急,要換成以前,你肯定將我的錢票都搶走。」

「以前的事情我跟你道歉,但我覺得你也有責任,如果不是你裝的那麼軟弱,讓我一點威脅感都沒有,我不會那麼有恃無恐的欺負你。」

姜沫想了一夜,始終覺得這不單單是自己的問題,姜妍本身也有責任。

誰讓她裝的那麼軟弱,活該被人欺負?

姜妍不想計較誰對誰錯,看着姜沫警告道:「我說過,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以後我們就是陌生人。如果你們再主動找麻煩,別怪我不留情面。」

「你……夠狠。」

甩出一句狠話,姜沫看向身後拿着車票走來的姜元,姜妍忽然明白了什麼。

她低聲道:「對咱倆來說,你爸就是個定時炸彈,他可以利用我,自然也可以利用你,不想像我一樣,你最好抓些他的把柄在手裡。萬一以後真遇到事,你還可以舉報他。」

「你好惡毒。」

姜沫張大了嘴巴,震驚地看着姜妍,她竟然明目張胆地挑唆自己和父母作對。

「有嗎?不覺得。」姜妍神色平靜,低喃道:「我只是提前預防而已,只要你們安分,那我說的就是屁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