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2章 輕輕一推二十米遠在線免費閱讀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2章 輕輕一推二十米遠在線免費閱讀(2)

觀屬九大宗門之一,所以秦昭落才會來渝州聽學。他也說了,下個地方就去湘潭。

「挺好的。」姜雲清又在擔心什麼。

因着兩人撇得有點遠,秦昭落差點忘記了自己本該說什麼,他回到最初的話題——

「前輩剛才說假形對罷?」

姜雲清抬了眼,難不成這孩子知道點什麼?

秦昭落還真知道一點不小的東西。

「若只是簡單的失蹤也就罷了,偏偏會有冒充的。這讓我想起了上個月的仙客門。」

也是修士,也是假形,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動靜鬧得太大,只怕是八九不離十了。

不過唯一不同的,據秦昭落所知,雁城假形目標明確,出事的只有仙客門內部,而在渝州,似乎是落單了就會遇害,無論什麼背景。

秦昭落想說,他可能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作祟了。

然而話音才剛落,門口就爆出一聲巨響,連人帶門直接踢到了櫃檯。正在擦拭茶壺的掌柜都看懵了。

起碼得有二十米!

樓下的客人驚叫着躲之不及,數不清那位仁兄究竟撞壞了多少桌椅,反正一陣接着一陣的,姜雲清光是聽着都嫌疼。

他正好看到那人摔在牆上,發出一聲可怕的悶響後就倒在地上不動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不過能飛出這麼遠的距離,不管是踢者還是被踢者,他都覺得非常牛逼。

「這是來追債的??」秦昭落拍桌而起。

和他同樣疑惑的人不少,此刻都十分有默契地看向門口。

但沒有想像中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那門外僅僅站着一位手持長劍的青衣少年,來者衣袂飄飄、器宇軒昂,若非親眼所見,很難相信剛才就是他踹的人。

和門。

秦昭落的眼睛一到關鍵時刻就失靈,他掀起兜帽的一角,使勁眯眼,終於辨認出少年衣服上的紋路是何物了。

他又低頭看看自己腰間的青鸞玉佩。

好的,果然是三清觀的人。

再準確些,還是他們唐家的直系子弟。

秦昭落放下兜帽,剛想與姜雲清說,卻只看到對方跑過去的背影。

「前輩……」他當然要跟上去了,結果走到一半想起東西沒拿,又折回來捎上劍盒,急忙招手喊道:「前輩等等我啊!」

似是有種預感,唐沂進門前瞥了眼二樓,剛好捕捉到一閃而過的骨縹色。他收回長劍,掀起衣擺跨過門檻,只聽刷的一聲,眾人都十分識趣地給他讓了條道。

他停下腳步,視線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被少年這麼一盯,加上他那逼人的氣場,明明什麼都沒做卻莫名感到緊張,便也沒人敢多管閑事了。

唐沂手負霜序劍,像是在審訊自家弟子般繞着眾人走了一圈,嘴上說道:「近日城內有妖祟出沒,諸位多加小心。若需要幫助,通報三清觀即可。」

多麼貼心的提醒,但是,場面不對。

這樣的架勢,即便他是在關心,也估計只會讓人感到惶恐吧。

唐沂簡單囑咐完,快步趕到那人倒地的角落,正好姜雲清也早已守着了。

「方才就覺得熟悉,一看果然是前輩。」唐沂說話一如既往的沒有人情味。

唐宗主敢言姜前輩一代宗師,實則叛逆得很,從來不遵守三清觀門規。

如今渝州不安寧,還敢一個人出來瞎逛。

姜雲清回了頭,他嗯了一聲,其實不用猜,他都知道唐沂接下來要說什麼——

修真界哪位門客不穿本宗的校服,所以姜雲清真的很容易認。

但當下的情況沒必要再說這些,那個被唐沂從門外踹進門裡的人,此刻就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

姜雲清蹲下戳了戳這個人。

沒有反應。

有反應那才怪了,就這一踹,非死即殘啊。

「女的。」姜雲清不說話了,讓唐沂自己細品,他下手沒輕沒重的。

唐沂收回目光,淡然道:「只要害人,女的我也弄。」

「……好罷。」

「借過,借過……」

兩人同時回頭,見秦昭落一手挽着劍盒,另一手還要謹防旁人擠掉頭上的兜帽。等他看到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忍不住發出感嘆:「哇,能飛這麼遠,好生厲害啊!」

姜雲清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看向當事人,讓唐沂繼續細品。

但唐沂懶得廢話,他準備上前拎人回去,卻發現她的身子在發抖。

「走!」唐沂橫劍擋在二人面前,話音才剛落,那姑娘就張開嘴,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她體內瘋狂衝撞,竟是不同於常人的呼吸,隨後她極其僵硬地翻了個身,歪着腦袋就從地上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