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3章 你是不是耳背在線免費閱讀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4章 瞧我扔得準不準在線免費閱讀

試問:一個人如何能夠做到在全身上下多處骨折的情況下,左手繞着身子一圈,右腿彎曲,然後扭成麻花一樣從地上站起來?

很簡單,只要不是人就可以。

秦昭落今兒算是見識到了,原來一個活人的骨頭還可以軟成這樣啊……

咔嚓咔嚓——

那人先是用臉貼地扭了半圈,身姿極其扭曲。許是被唐沂那一踹後隨時都會散架,她張嘴發出怪叫,甚至還能聽到骨頭摩擦的聲音,無法用言語表達的詭異,簡直令人頭皮發麻。

眼看這怪物朝他們越扭越近,秦昭落都驚呆了。

「卧槽這什麼東西啊!!它…它剛剛是不是還變大了一點?!」

「…………」姜雲清看了看蹦到他身上來的秦昭落,最終選擇了沉默。

「前輩!!」秦昭落抱住姜雲清就是一聲尖叫。

姜雲清好想嘆氣,唐沂還在這裡呢,有什麼好怕的。

不是秦昭落出現了幻覺,這妖物確實比剛才要大了一倍。等它站在三人面前時,已經比他們高過了半個腦袋,甚至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繼續增長着。

妖物咧開大嘴,露出兩排陰森森的尖牙,兩顆眼珠接連從眼眶處脫落,好比一團摻了水的黑泥,不斷褪去一些屬於人的東西,直到完全現出原形了才停止那噁心的蠕動。

唐沂已經拔劍,下一息,通體漆黑的妖物朝他們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像是暴風襲來,致使整座茶樓都抖了一抖。

妖物不由分說便朝他們撲來,誰知姜雲清抬腳就是一踹,比唐沂還要快,這是秦昭落沒能想到的。

緊接着,一道白光在它臉上留下了猙獰的黑痕,最後叮的一聲插在了牆上。

唐沂抬手召回霜序,手腕輕轉,將霜序立於身後。妖物臉上的痕迹正在癒合,但被剛才那一劍徹底惹怒,撲過來準備先吃了他。

「你們先走,我……」唐沂話都來不及說完,身後的兩人就已經不見了。

廢話,保命這種事還需要別人說?

唐沂抿唇,似乎有些無語。

身為三清觀唐家弟子,他的雙目天生能識別妖鬼,面前這人就是為甲鬼所化,可他沒有想到這東西能恢復得這麼快。

眾人拚命朝門外奔走,但滿屋子的混亂只會讓妖物更加興奮,為了不波及更多人,唐沂得儘快捕獲它。

茶樓當然不止他在,其他幾位修士已經陸續趕到,紛紛亮劍擺陣,只是礙於唐沂在場,總要先請示他的。

「唐二公子,城中假形可與這妖祟有關?」

修真界沒有哪座宗門比三清觀更要了解妖鬼之輩,他們都親眼見過這隻妖原本的模樣,簡直與普通人無甚區別,可不就是「假形」嗎?所以修士失蹤,定和此妖逃不了干係。

面對氣勢洶洶的甲鬼,唐沂只曲指彈了彈霜序,簡潔道:「大概率是。」

此話一出,在場人都瞬間有了主意,若能成功解決渝州假形一事,能為自家宗門賺取多少功德!

唐沂心中知曉,不過敢和他在本場搶人頭的,那得看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而在另一邊,姜雲清倒也沒有真的走。秦昭落跟着他遛到櫃檯後,打算等風頭過了再出去,但不曾想到膽小怕事的掌柜也在這躲着,和他們撞上面又被嚇了一激靈。

除此之外,角落裡還坐着一個穿黑斗篷的人。

不認識。

姜雲清掃過一眼,果斷選擇坐下。

「前輩,如果讓這妖跑到街上該怎麼辦?我們還能不能跑啊?」秦昭落抱着劍盒縮在他身邊,很沒有骨氣地問了這麼一句。

「跑?誰能跑?」姜雲清盤腿坐着,他不明白了,有唐沂在,還有幾位熱心道友的協助,這妖能跑?

此時半邊建築都已被甲鬼撞毀,唐沂以長劍隔空畫符,企圖平息甲鬼的怒氣,加上那些修士的干擾,茶樓剩下的人竟全身而退,毫髮無傷。

護送眾人離開後,唐沂重新看向邪妖,樓中僅剩的幾根柱子還在苦苦支撐着,可憐巴巴得似乎也要斷了。甲鬼每次一躍,都是用足了力氣的,但他不甘示弱,避開墜物的同時一手揮舞霜序,另一手迅速在空中畫符,用來鎮壓妖物。

「唐二公子!這妖不太對勁!」

是不對勁。

電光火石間,這一人一妖的速度快到幾乎看不見影,茶樓因此可遭了殃,搖搖欲墜,危在旦夕。

砰——

有人險些被甲鬼一掌拍中,僥倖逃脫後迎來的又是更加猛烈的攻擊,危機當頭是唐沂挑起符紙替他抵擋,這才逃過了一劫。

「多謝唐二公子!」

「不必。」唐沂平靜回著,似乎想起了什麼,又折過身來甩出幾張三清符,說是可以防身的。

「裝什麼呢……」此話不大不小,卻正好落在甲鬼平息的空隙,因此格外引人注目。

和趙智勝同門的修士反應過來,趕緊低聲警告:「這妖難敵眾人,當下正是收網的最佳時機,別功虧一簣!」

甲鬼掙脫了束縛,自然沒有時間再管某人的忿忿不平。趙智勝嗤笑一聲,把唐沂給他的三清符撕成齏粉。

他看不慣唐二公子的作風,覺得甚是虛偽,同門對唐沂的態度也讓他感到厭惡。唐沂是誰啊,真要這麼厲害,還需要他們幫忙?

有什麼了不起的。

趙智勝靠近櫃檯,他剛才的話秦昭落可是聽得清清楚楚,也親眼目睹他不接受唐沂的好意,氣得錘了一道牆壁——

「什麼人啊這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姜雲清正靜心冥想,聽到這句話便抬了眼。秦昭落見他不為所動,急道:「前輩你怎麼不罵啊?」

「罵…什麼?」姜雲清露出疑惑的表情,剛起的惡欲未能及時消除,腿上掐着的手指已經紅了。

秦昭落:「………」

隔了片刻,他又問:「前輩耳朵不好?」

這沒道理啊,修仙之人耳聽八方,怎得他就如此淡定?

姜雲清不曾回答,依舊是打坐的姿勢,但不知是走神了還是真的沒有聽見。

外面一陣噼里啪啦的,甲鬼的怒吼讓掌柜更加害怕,秦昭落偶爾伸出腦袋,等他重新坐好,身邊的掌柜已經抖得不行了,顫聲問他:「外…外面怎麼樣了啊?」

秦昭落誠實回答:「還好罷,起碼你家茶樓還剩一半。」

「…………」

掌柜無語了一陣,忍不住問:「你確定不去幫忙?」

好歹還背着一把劍盒呢!

秦昭落察覺到對方的目光,急忙抱住自己的劍盒,特別寶貝地說:「我還沒到能用得上這把劍的時候。」

掌柜眯眼,似乎發現了什麼,「你該不會是……不會用劍罷?」

修仙之人不會用劍,這說出去都唯恐讓人笑話。

秦昭落臉頰一紅,反駁道:「才沒有別亂說!少來激將法!」

他自我安慰道:「而且唐思津這麼厲害,肯定不需要我們,去了也是幫倒忙。」

姜雲清停止冥想,捏着耳垂回道:「是罷,我也覺得。」

「…………」掌柜分外無語地看着眼前兩尊大佛,心裏已經急得不行了。什麼叫做不需要啊?很需要的好嗎!!求你們別這麼淡定好不好?不幫忙也總該想辦法跑啊!

除了這兩尊佛以外,角落那位黑斗篷也全程背對着他們一動不動的,該不會是睡著了吧?

其實掌柜是想趁亂跑出茶樓的,誰知道這個人突然衝出來拉着他一塊躲在櫃檯後,還說什麼這裡很安全。

安全個屁啊,樓都要塌了好吧!

掌柜在心中為自己默默合十,他想,此事過後一定要在茶樓大廳掛個「要打出去打」的牌匾。

「通體全黑,無目無眼,對聲音極其敏感,是甲鬼沒錯。」姜雲清在三清觀的這些年,早已耳濡目染,他說這東西可以變成人的樣子。

只是,渝州怎會出現甲鬼呢?

其實秦昭落早就想說了:「哎呀,前輩你忘了嗎,雁城是最先發生假形的!」

所以甲鬼是從雁城傳過來的?但還是說不通,姜雲清感到不解:「渝州距離雁城多遠,目標如此明確?」

三清觀可是排名第一的除妖世家,這真的很奇怪。

「總不會是針對九大宗門的罷?」姜雲清只能這樣想,從仙客門再到三清觀,下一個又是誰?

秦昭落搖頭,「不太可能,如果真是這樣,為何最近的湘潭沒有動靜?」

雁城、湘潭,姜雲清忽然覺得,今天就不應該出門。

這回角落裡的人總算出了聲,輕笑着說:「誰敢來湘潭啊。」

掌柜還遭他嚇了一激靈,什麼啊,原來沒睡着?

那他幹嘛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

秦昭落看過去,「湘潭人。」

姜雲清也點頭。

黑斗篷連笑了好幾聲,莫名帶點不正經,似乎能夠想像到他在底下挑眉,「有那麼明顯?」

這口音,妥妥的湘潭人啊。

黑斗篷挪到他們身邊,伸出一隻骨節分明、戴着指環的手,二指間還夾着一張符紙,輕輕抖了抖。寬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臉,聲音有些低沉,明顯是故意壓低了:

「這張鎮魂符是從甲鬼身上掉下來的。連小二公子的符咒都壓不住,多少是有人在背後操縱了。」

「你也認識唐思津?」秦昭落說完又覺得不對,修真界誰不知道唐二公子呢?

但是稱呼「小二公子」的,百家中只有一位。

秦昭落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心裏一陣惡寒,「你該不會是……」

黑斗篷豎起食指,示意他噤聲,嘴裏露出尖尖的虎牙,戲謔道:「你我一樣的裝扮,就沒必要戳穿身份了罷?」

「………」

這確實是,他們都不想被人認出來。

可秦昭落不服啊,明明都捂着臉,憑什麼對方看起來比他有魅力一點?

黑斗篷察覺到情況,他說:「來了。」

幾人用來藏身的櫃檯竟然憑空升起,原是甲鬼舉着櫃檯朝那些修士扔去,同時,也露出了躲在後面的四人。

再次與甲鬼近距離對視,那股濃烈的腥味令人作嘔,彷彿下一息就能把人的腦袋撕咬下來。秦昭落知道是一回事,但看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遭此嚇得連連倒退,怛然失色道:「前輩!!」

掌柜見此情形,雙眼一翻、兩腿一蹬,竟是直接昏過去了。

姜雲清已經習慣秦昭落在他耳邊大呼小叫了,剛想告訴幾人千萬不要惹怒它,身旁的黑斗篷卻嘿了一聲,隨手就撿起地上的茶杯,砸在了甲鬼的腦門上。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他也相當乾脆,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

骨碌骨碌——

那是茶杯在地上滾動的聲音。

好像有那麼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安靜了。